你的数据属于谁?为什么特斯拉有“数据霸权”?

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事?

你能在微信和好友畅聊一切,但你的微信好友关系,不属于个人隐私。

女儿意外怀孕,竟然是超市比当爹的先知道。

爱车陪您走南闯北,但车况记录,不属于你的个人信息。

开车撞了,但能证明你超没超速的行车数据,卖车的可以不给你。

为什么?难道你的数据,到头来不是你的数据?那属于谁?

500

传统概念上,你的东西,当然就是你的东西,数据也应如此。但硬要在“数据”前再加上一个字(大),情况就不一样了。“大数据”下,你的数据通过存储、搜寻、开发、机器学习和算法处理,所产生的衍生数据,已经和你的个人信息产生了分离。

拿出手机什么都不做,你的数据还属于独立的个体,但只要点开购物软件,搜索引擎,上网冲浪,(特)这些行为产生的数据,就要牵扯到相关的企业。对他们而言,数据不只是数据,更像是资产,甚至是金矿。

前段时间的特斯拉事件,明面上是维权,本质上,是企业与个人的数据争夺战。

地方监管部门介入调解,特斯拉方拒绝提供数据,车主大闹车展、特斯拉则在监管与媒体舆论压力下,直接对外公布了数据。

根据《民法典》,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的各种信息。

因此,驾驶特斯拉产生的行车数据,理应属于个人信息。

那既然属于个人信息,特斯拉凭什么不给?

为此,我们采访了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天航律师,他表示:

从目前来看,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明确是说个人信息它的所有权就是属于自然人个人的,因为它包括一个个人信息的处理者。个人信息处理者包括收集、使用、存储、传输、共享等等。处理者对个人信息也有一定的权属。所以说个人信息它的权属并不像一些其他的自然物的所有权、房屋手机的所有权,包括所谓的商业秘密等等的一些所有权,因为这些具有排他性。个人信息的所有权并不完全具有一个排他性的概念。

也就是说,汽车型号、行车轨迹、车载摄像头画面、事发时汽车自身的性能,这些数据需要逐层分析,才能界定权属。

可惜,互联网领域三大基础法律,只有《网络安全法》开始生效,《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刚于上月底同步进入二审环节。

进一步讲,我们可以透过企业与个人的数据属权问题,看到企业与企业的未来权力争夺战。 

身边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哥们跟我透露,从你走进4s店的那一刻起,你就产生了数据:你的购车喜好,会被分享给销售,为你推荐你喜欢的车;而等你用上了车,你的开车习惯,比如日常驾驶速度, 也会被车企收集成数据,与保险公司共享,为你推荐更合适的保险套餐。 一环扣一环,你的每一脚油门、每一次刹车,牵动的,都是整个汽车行业的数字经济生态。所以不难理解,数字经济的时代,数据的独享权已经成了车企的命门。

难怪有学者已经指出,特斯拉天然拒绝分享自己的数据,因为这将稀释它所拥有的“权力” 。

从市场⻆度来看也是如此。去年特斯拉(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破了 13万量,在中国市场处于第一梯队。这个榜单上的每一家车企,都会将客户数据锁进自家最牢靠的保险箱里。互联网时代下孕育出的企业,对数据有生来的渴望,这也决定了如今大数据行业市场现状,以及竞争格局。

除了汽车行业,近年来互联网各个领域的大佬,为争数据吵得不可开交。

大部分案子里,企业认为可以从对方爬取用户数据,是因为用户在注册时已经授权;但被爬取数据的平台不干了,招呼都不打就掳走数据, 这不是违反“机器人协定”嘛。

换句话说,这些企业的争论核心在于,爬取数据,是用户说了算,还是平台说了算。其本质,和特斯拉事件是一样的。

要说特斯拉这家企业,CEO马斯克就一直以一种“我说了算”的姿态示人, 在美国,就没把监管机构放在眼里。 2018年在推特上随意披露公司业务,犯了上市公司大忌,被美国证监会盯上,结果马斯克说:

500

2020年接受采访,他又指责监管是在“温水煮蛙”:“在大多数情况下,美国政府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滚开。 ”

毕竟是要上火星的男人,地球上的糟心事儿,他不心烦。

500

4月17日晚上,美国得州发生的一起车撞树的事件中,官员得到该公司的第一次回应还是19日马斯克的推特,“早期数据 显示,自动驾驶系统没有启用”。但数据,还是没给。 

500

在美国这么任性,还能理解。但特斯拉到了中国,还能这么玩吗?

特斯拉最初被引入中国市场,是希望他发挥“鲶鱼效应”,激活国内新能源车企们的斗志,没让特斯拉做鲨鱼,树立坏榜样。

而就现在来看,国内所有的新能源⻋企数据库都架设在国内,特斯拉又成了例外。

特斯拉方去年6月表示将在中国设立数据中心,今年4月更新进展称第二季度会完工。但查询当地政府的项目审批名单,明确今年6月底前投产运营的名单里,没有特斯拉的身影。等于说时至今日,特斯拉数据想要本地储存,恐怕还得等一等。 

想象一下,中国消费者的数据,是储存在海外的服务器上,这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涉及到国家数据主权的问题了。数据之争可以由企业或个人进行,但承载的利益如果涉及国家,那数据权属问题,可以瞬间上升为国家安全问题。

在美国也是如此。常年放养下,脸书谷歌等科技巨头,这些公司的CEO们,不仅多次在国会传唤围攻下脱险, 而且还能冻结个人账号,权力过于强大。

500

因为美国科技巨头垄断了欧洲很大部分数据,因此隔岸观火的欧盟吸取教训,在2016年推出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以保证将欧盟公民的数据留在欧洲。

在发生特斯拉事件后,4月28日,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立刻就网联汽车采集数据安全标准,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提到,网联汽车采集的相关数据,不能出境。 

作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经济体,中国对行业进行监管,不光是在维护国家数据主权,更是促进行业内部良性发展。上个月国家重罚阿里巴巴182亿,责令34家企业自检自查,彻底整改,就是在释放一个信号:互联网企业要想在中国发展,还想不服监管?

500

500

在全球都无法回答“网联车数据权属问题”时,中国最先出手。5月1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起草《汽车数据安全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征求意见。我们来看看重点↓↓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