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空姐卑微记

不是说我们的工作从来得不到快乐,不是每次卑微都心不甘情不愿,哪怕有时候感觉疲倦也不是不热爱这份工作,只是偶然看到这个视频,结合过往和一些空乘的经历有感而发。就不辞职,你打我啊!——致抬杠人

昨天看到这则视频:

很多网友表现出浓浓的羡慕之情,也有一位好友给我发来链接问:你们至于这么卑微么?

我说我们也不想——谁想啊?可目前的状况是我们在航班上对金卡级以上旅客就是要慎之又慎,这其中自然有航司违背常理的投诉机制在作祟,当然也跟诸多现实因素相关。

比如,很多空乘都有这样的经历,登机后,去跟头等公务舱旅客或坐在经济舱的白金卡旅客订餐,对方摆摆手说不吃不吃,可临近下降他们醒来,按呼唤铃说饿了,这时候我们的表情和内心都一定是丰富又恐慌的,因为面临的只有两个选择:

1.给他开餐。但一定会违反安全规定,因为时间真的不够,如果被检查员拍到上报,轻则扣分罚款,重则通报整改。

2.不给他开餐。并且跟他解释现在处于下降的关键阶段,请求得到他的原谅。如果这位白金卡通情达理,这事算过;如果他不理解并且投诉,那来自头等公务或白金卡旅客的投诉一定会让乘务长得到血泪一般的教训。

当然,这个投诉,不一定是落地后打电话投诉,有很多白金卡旅客跟航司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已经熟络,有时候他们之间在聊天的时候哪怕随口提一句:

“嗨,前几天坐你们公司航班,本来想睡会儿,半路饿醒了,想尝尝你们那个牛肉饭来着,结果你猜怎么着?没有了,我就没再吃。”

这一句话传到了公司那里就代表着:

乘务长没有及时了解旅客需求,没有对未发生的情况做好预案,没有灵活处置白金卡旅客的服务。

老规矩,轻则口头批评,重则扣分罚钱。

正是因为这种“横竖都是死”的教训太多,所以我们巴不得希望旅客像完成任务一般跟着我们走完整套流程:喝水、吃饭、喝水、收餐。这样虽然相对辛苦一点,但绝对要安全很多很多。

最起码,不会有意外,不会在飞完一个航班后担惊受怕:昨天那个旅客没吃饭会不会投诉?

你可能怀疑会有旅客这样吗?明明是你自己说不吃,后来没时间也又要吃,不能送了还要投诉人家?

这么说吧,一家公司里只要出现一次类似的案例,整个公司都会杯弓蛇影起来,大家都不希望这种麻烦出现在自己身上,所以只能卑微到底。

说到底,还是公司的投诉机制与后续处理总是一刀切,从未把“以人为本”放在心上,管理者大多想的是“以自己考核绩效为本”,当然,这不是今天要讨论的话题。

有空乘姑娘跟我聊,说:觉得乘务员上了飞机无时无刻都卑微,就像我昨天的航班上,第一是来自乘务长的压力,第二是航班上有跟机检查,来自检查员的压力,第三是随时可能面临的旅客突发情况,第四是随时面临的检查,第五是得把整个乘务关系处融洽,不能做自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面对旅客跟飞机上各种大咖,总之昨天的我是卑微,而且卑微一整天。

在目前航空公司以“投诉”论英雄的机制下,压力会一层层传导,且层层加码,最终的压力一定会落在一线地服和乘务员肩上,她们总会发现很多矛盾,且在这种矛盾下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比如:

1.严格落实安全规定,比如按时关闭洗手间、颠簸期间停止服务、严禁换座位等等,那么旅客就会反感,部分旅客就会从其他方面来寻找服务漏洞进行投诉。

2.以旅客满意为主,这却有很大几率违反相应的安全规定,不被检查或者不出事还好,但仍后患无穷。

这么想来,视频中的乘务员无比谨慎又客气的跟旅客说:我求求您了。便是无奈中的必然,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当然,乘务员都是这样想的吗?热情、热情、真诚的乘务员有吗?当然有,也有很多,甚至可以说,在我们刚飞的时候、刚开始带班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如此,只是在漫漫飞行路上,发现一味靠着真诚并不能保证独善其身,慢慢的,大家也就学聪明了。

说到这个视频,我其实不确定这位拍摄者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怎么看都是一个比较突兀的视频,但这不妨碍我们把深入思考这种现象。

曾经有空乘姑娘跟我提起,说她婚前最后一个航班,第二天要举行婚礼,本就内心忐忑担心航班飞出去回不来,结果那天还延误了,延误久了旅客心生不满,前面吵后面闹,她说自己恨不得给旅客下跪乞求他们的原谅,求求他们不要投诉,免得第二天参加完婚礼还要去公司跟领导谈话。

在很多时候,我们马上要晋升了、马上要放国际了、马上要休假了,在这种关键阶段谁也不想给自己招投诉,唯一的办法就是放低姿态,以无限卑微换取旅客的无限满意。

但是,每个白金卡旅客都会如此吗,当然也不是,我认识的大部分白金卡旅客,都属于充满善意的那一类,他们内心认同飞机属于交通工具一属,在航班上,饿了会吃,渴了会喝,但充分理解乘务员工作的难处,以及空中乘务员的职责。

我有几个金卡旅客群,不同公司的高端会员和不同公司的空乘一起,大家除了谈天说地,也会经常会对行业内的事进行讨论,目的是为了弄明白一件事:

1.这些金卡白金卡是怎么想的?

2.这些乘务员是怎样想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