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的一个变化:聚集

朋友圈看到一个朋友在卖房子,毕业后在深圳呆了几年回老家,在辽宁葫芦岛,现在已经结婚生子,准备把葫芦岛的房子卖了举家搬迁到沈阳,不过房子不好出手是个很大问题。

顺手查了下葫芦岛的人口,以下来自统计公报,这是户籍人口,很明显这几年在加速下滑

2014年280.7万人,2015年280.1万人;

2016年280.5万人,这一年户籍人口增加了4000人,全面二胎挽救了一下

2017年277万人,2018年276.4万人;

2019年275.8万人,,2020年272.4万人。

2016-2020年,葫芦岛的户籍人口在以平均每年2万人的速度不断下降,2020年一年就下降了3.4万人,速度加快了,除了2016年全面二胎那一年,其余年份都在下滑,说明开放二胎的作用非常有限。

又查了下作为其迁入地的沈阳市的户籍人口,

2012年724.8万人,2013年727.1万人;

2014年730.8万人,2015年730.4万人;

2016年734.4万人,2017年737万人;

2018年746万人,2019年756.4万人;

2020年762.2万人

以辽宁省为例,该省已经高度老龄化,总体人口是下降的,然而这个人口萎缩和老龄化问题首先影响的是辽宁的中小城市,沈阳市的人口反而是在不断增加的,看数据就知道,沈阳户籍人口虽然在增加,但是主要是来自人口净迁入,2019年沈阳市迁出人口3.5万人;迁入人口13.8万人,净迁入10.3万人,迁入人口来自本省的中小城市的最多。

要想年轻人在中小城市安居乐业,吸引人回家乡发展,可以选择不在大城市残酷竞争,前提是中小城市的人口和经济增长要保持较为稳定,而如果越来越多的中小城市人口走向快速萎缩,这不利于我国实现大城市+中小城市/城镇均衡发展的愿景。

中小城市人口如果快速萎缩意味着市场和劳动力萎缩,会极大影响企业投资意愿,工作机会减少,缺乏发展前景,作为居民最大资产的房价也会缩水。如果工作机会和资产都在缩水,那年轻人会加速外流向大城市集中,尤其是如果这个地方属于未富先老,则影响更大,因为如果是“富裕的老去”,这个地方对年轻人多少还是会有吸引力,如果是贫穷的老去,那更对年轻人没有吸引力了。

等七普数据出来,可以关注下这个人口流动问题,我国地区发展差异较大,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人均不过几千美元,但是却已经老龄化,这种不发达又无发展前景的地方,年轻人更加留不住,这会刺激年轻人更加往经济发达地区和大城市聚集。因此七普的数据出来,很可能会出现经济发达地区的实际人口比之前统计的更多,而经济落后地区的实际人口比之前统计的更少的情况,等到时候再看。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