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学生过招:我大意了,没有躲

500

文|十三姐

公众号|格十三(GSSW13)

这些年,大大小小的采访我是经历了不少的。

但直到前两天,我才终于感受到,原来被小学生记者团采访才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

500

先不说别的,就这阵仗,我就问你看了是不是有点紧张?

一个个小朋友,对着你正襟危坐,深情凝望,一丝不苟,胸前鲜艳的红领巾和手上紧握着的本子和笔,仿佛正在对我说:阿姨,好好说话,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我哪见过这种大场面啊!

但我当时很有信心,不就几个小孩么,还能扼住命运的喉咙?毕竟我也是应付过资深老记者圈套式扒皮追问的人,还曾当仁不让地通过讲述“吃饭时宝宝坐在我腿上拉了一裤子热浪滚滚”的精彩故事令对面两个女记者再也没有碰一口桌上的热摩卡......区区几个小学生,哼哼。

但专家说过:“对孩子说过的每句话都有可能在他们内心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或留下一生的阴影”,我只记住了“一生的阴影”......所以难免有点紧张。

几位小记者是有备而来,一上来,没有任何预兆啊,还没等我尬聊“今天天气真好”和“你们吃饭了吗”,他们就怼上来了:

“请问!您和您的孩子意见有分歧的时候,您是怎么做的?!”

好家伙!年轻人果然不讲武德,跟大人很不一样啊,开头连个商业互捧都没有,直接硬上,一上来就掐住了我的七寸。我承认,当时我大意了啊,没有躲。

500

不得不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小学生的灵魂拷问面前,我发现大人们的很多表面文章都成了渣,哪怕是那些响当当的专业人士。

比如有一次《人物》记者采访时问我:“事业和家庭很难协调时,你怎么办?”

还有一次《文汇报》记者采访我:“婚姻中与另一半存在观念上的矛盾时,你怎么办?”

又有一次《腾讯新闻》记者问我:“当你遇到实际情况和初衷背离时,你怎么办?”

你看,人生有那么多的矛盾,那么多的不和谐,那么多的不平衡,那么多需要我来解决、平衡、处理的事儿,都等待着我们的答案,但那些问题都有答案,都能搞定,都可以漂亮地回答,反正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但你们看看小学生提的问题,直接问到了人生最难的一道题——父母和孩子之间的考题,才是人生最无解的一道题。他们直接把一场普通的采访上升到了哲学思辨高度。

“和孩子有分歧时怎么办”,它看似是一个小小的问题,其实它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大而磅礴,又小而细微,吓得我打开了大脑里所有的存储空间,紧锣密鼓地开始拼凑答案。

“大人爬过的烂泥坑比你们小孩走过的柏油路还多,大人吃过的消炎药比你吃过的巧克力还多,你问我怎么处理?我们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比不上你个小屁孩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吗?有分歧当然是听大人的了!”

500

以上腹稿打完之后,我看了看正拿着录音笔瞄准我的小朋友,平复了一下心情,微笑着说:

“大人虽然有很多经验,但不代表他一定是最正确的(但你的主意也好不到哪去)。我们要跟孩子推心置腹地谈一谈(浪费彼此的时间也是一种妥协),你的方法和我的方法哪一个更好(当然是大人的更好),大人也要摒弃陈腐的经验学(我就是客气客气),善于倾听小朋友的想法和新的点子(我也就是装装样子),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嘛(商量的结果还是听我的)!哈哈哈哈......”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小孩。

果然,小朋友听完后,尴尬地笑了笑,也许她之前也采访过什么其他很厉害的人物,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小记者,我的那点小心机对她来说已经属于幼稚的把戏。

虽然我从小不撒谎,但我知道凡是善意的谎言,一定是合适的,正能量的,安全的,不会出错的。

面对小朋友,大人虽然有点累但往往会获得很大满足感,那是因为我们可以抓住这些机会,趁我们面对的是不太有鉴别能力的小孩时,可以突然做一个大好人,完美的人,体面的人,童话般的人。

500

小学生的时间是宝贵的,他们为了省下时间 去上补习班 去体验人生,会尽可能挑最关键的、致命的、一针见血的问题来问。比如:

“您是怎么管理你的孩子的作业时间呢?”

“有没有被孩子气得火冒三丈的时候,那个时候您怎么处理?”

“您是通过哪些方式营造一个好的家庭氛围的?”

“您希望孩子将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又是如何照着这个目标做的?”

你看,总而言之小学生的采访原则就是一个字: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怎么管理孩子作业时间?当然是灵魂三问:“作业多吗?作业还有多少?作业还没做完?”

但当我拿起了麦克风,对着我面前的小记者时,我温柔地纠正了他:

“不不不,不能说管理,而是关注,我通常会关注和督促孩子提高效率,但绝不会硬性规定他做作业的时间的,哈哈哈哈哈!”

脑海中飘过了一幕幕我对着还没做完作业的儿子河东狮吼的壮美画卷,嘴里说的却是另一番恳切的语言,我为自己淡定从容和真善美的答案感到欣慰,既没有破坏大人在小朋友心中的伟光正形象,也没有得罪小孩。

啊,在促进中国亲子关系、保护小朋友纯洁灵魂、拯救家长严肃权威的荆棘路上,我一个人扛起了太多。

500

幸运的是,没多久他们有备而来的提问环节结束了,就换了一种打法,改成了临场提问。

一个小姑娘说:“我上次数学考了90分,我们班最高分99,我爸爸知道了之后就把我揍了一顿,我妈帮我说话,我爸就连我妈也一起训,你觉得他做得对吗?”

嘿嘿嘿,我终于等来了一道送分题。

等等!她爸爸干的这事儿好像似曾相识,貌似我也干过,虽然我没有揍娃,但我也因为分数训过儿子,孩子他爹过来插嘴,我就连带着他爹一块儿训了......

不过,这依然是一道送分题,答案显而易见:

“你爸爸肯定是不对的,但如果我家孩子他爹能这么管孩子,我还是支持他的。”

“你爸爸肯定是不对的,分数不能代表一切,体罚不是教育的正确方式,你应该跟你爸爸好好谈一谈,以后有问题可以语言沟通,不能动手啊。”

这个问题一出来,不得了了,一群小学生炸开了锅,有的说“我妈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我骂一顿”,“我妈说我应该考95却考了92然后就打了我屁股”......

他们的描述堪称血中带泪,甚至出现了“揪耳朵”,“打手心”,“撕作业本”,“吼声震耳欲聋”,“愤怒拍桌跺脚”等细节深挖......

我很想对小朋友们说:冷静点,你们是来采访的,不是来上访的。

500

但又一想,这些小朋友也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平时可能根本没地方去发泄这些吧,好不容易见着我这么一个事事帮着小孩说话的了不起的老母亲,可算逮着一个能倾诉衷肠的了,一股脑全吐露了出来,一场采访竟然变成了吐槽大会。

其实在我眼里,他们的父母就是普通的家长,有情绪,有脾气,有自己的方式方法。但在他们眼里,他们的父母不讲理,粗暴,不懂方式方法。

你看,一场和小学生的交谈,等同于一场跨次元的旅行,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看自己的影子,其实还挺可怕的,但在父母这一个空间里,我们总觉得自己太厉害了,太伟大了,太被孩子敬重和崇拜了,太自我感动了......

500

回家后,对于这一场采访,我仔细复盘了一下,发现小学生问的问题,看似是在要一个答案,实际上是在控诉一些现实。

他们内心想要得到的答案,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希望家长解决的问题。

跟小学生过招时,我们可能会放下戒备,得到的却是最重的偷袭,但往往是这些偷袭,能让我们发现自己存在着的问题。

想必在被控诉的那些爸爸和妈妈心里,也压根不会想到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会对一个 怪阿姨 美丽的阿姨敞开心扉,把他们的“劣行”摆到了陌生人面前吧。

这让我突然意识到,我要对儿子好一点,要用我回答问题时的那些“正确答案”来对待我娃,万一他将来也碰到什么怪阿姨怪蜀黍,把我暴露了,不利于我的正能量人设。哎,当父母挺难的,但只要时刻想着我们可能会成为孩子跟别人聊天时的话题,一切也就没那么难了,是要把自己活成孩子口中的正面素材还是反面教材,各位自己看着办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