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时刻都处于严重社会危机中,新冠肺炎不过是个臭弟弟,在诸多灾难中又增加了一个

以中国的标准来看,印度每时每刻都处于严重社会危机之中,且受灾人口动辄以亿计,在这些社会危机面前,新冠肺炎只不过是个臭弟弟,无非是在已有的诸多社会灾难中又增加了一个。

说一下不太被关注的印度干旱问题。

印度的干旱问题,用中国人能理解的话说,可以简单称之为明末常态化。

印度西北部的印度河流域是印度的主要农业产区,该地区中下游是印度最大的农业灌溉区,按照印度政府2016年的估计,约2.1亿人口的生计依赖于印度河流域的农业灌溉,当地的气候条件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一直在持续不断的稳定恶化,主要表现为气温稳步上升,干旱日益严重和平原区降水日益减少。

具体到个什么地步呢?

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印度河流域的年平均气温一直在稳步上升,截止去年,年平均气温较80年代上升了2℃,另外印度河流域分旱季和雨季,旱季在每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4月,雨季在每年的5月到10月,旱季的季平均气温上升了3℃,雨季的季平均气温上升了约0.6℃左右。

带来的后果就是蒸发量急剧上升,从1983年的1039.9毫米,增长到了2010年的1148.5毫米,近年来增速有所缓和,注意,不是蒸发量有所缓和,而是蒸发量增速有所缓和,类似于房价增速有所减缓一个意思。

造成的后果就是严重干旱常态化,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发生严重干旱的年份为1982年,1987年,1996年,1999年,2000年,2001年,2002年,2004年,2006年,2008年,2009年,2010年,以及2014到2016年的三年连旱。

其中2002年,2009年发生了极其可怕的,堪称末日天启级别的极端干旱,1987年,1991年,1999年和2000年则发生了严重干旱,干旱面积长期接近或者达到整个印度河流域的50%,最可怕的2002年巨旱,其干旱面积一度达到70%,千里赤地,颗粒无收。

2014到2016年三年连旱,印度19个邦的降水减少了一半,其中4个邦减少了60%到90%,按照印度中央水资源委员会的记录,全印度91座大型水库的水位处于10年甚至20年的最低点,全印度蓄水量只有总库容的17%以下。

累计受灾人口以最低标准最粗略程度进行估计,约为7.5亿人次左右,旱灾灾年受灾人口最低限度估计约1.5到2亿人左右。

这种干旱,放中国那就明末水平,而印度已经明末了几十年了,社会照样平稳运行,稳定程度足以气死崇祯。

对了,按照印度自己发布的气候变化评估报告,印度预计在2030年的时候,气温相比较21世纪初会进一步上升2℃左右,这还是考虑到全球气候治理有效的乐观估计了,如果全球气候治理失败,则气温相比较21世纪将会进一步上升4℃左右,届时,印度的雨季将会大幅缩短而单位降雨量将会增加,在喜马拉雅形成的云团会转移至印度北部之外的地方降雨,而北部的印度河和恒河流域恰好是印度的产粮区。

预计从今年开始到本世纪中期,干旱频率将只增不减。

截止2019年,印度耕地中已经有600多万公顷成为了盐碱地,而雨季的缩短导致了雨季降水量的暴增,又使大量耕地不仅盐碱,而且雨季还易涝。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jpg

这还是水资源相对丰沛的印度河流域,在其它地方还有远比干旱更可怕的事情,比如地下水超采。

印度的地下水资源总量账面上有3960亿立方米,不过经过这么多年来的毁灭性开采,已经大幅下降,由于印度政府政权不下乡,几乎不可能管理农民的地下水开采行为,所以农民便在干旱年份花钱打井,抽取地下水用于灌溉高耗水作物,在过去30年里,印度农民用于打井和购买水泵的资金,粗略估计约为160亿美元左右。

现在印度地下水水位正在以每年6-30米的幅度稳步下降,印度刚建国那会,不到10米就能打出水来的地方,现在井深普遍已经达到了400-500米依然看不见水的程度,印度西部超过一半以上的井基本上都已经废弃,废弃的井眼数为百万级,印度南部70%的井已经废弃,许多历史上著名的产粮土邦已经成为无粮区。

伴随地下水超采一并产生的还有地下水污染问题,尤以砷污染和氟污染为甚。

印度一半左右的灌溉区属于井灌区,饮用水供应中85%为地下水。

本来岩层中的氟溶解缓慢,但由于地下水水位下降至接近岩层底层,印度农民抽取的地下水的含氟量大幅上升,导致了普遍性的氟中毒问题,氟中毒导致的致残现象极为严重,具体致残人数由于印度政府的基层掌控能力约等于无所以无法统计,按最低限度估计,2010年约有600万人以上,这个数字现在据说已经接近800万,氟中毒引发的严重骨骼畸形在部分地区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社会现象,特别是妇女盆骨变形导致的难产问题,这在一些地区已经常态化了。

另一个问题是砷中毒,在印度西部和西孟加拉邦,地下水中普遍砷富集情况严重,砷本来在喜山上,经恒河等河流长期冲刷而进入地下水系,主要富集于地下20到100米左右的地区,西孟加拉等地的很多水井的工作层刚好是这一区域,于是世卫组织官方认证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群体性中毒事件就此诞生,在96年调查的时候,污染面积就已经达到了4万平方公里以上,受灾人口约有3800到4000万人左右,数以千计的村庄城市受到影响,直接饮用含砷地下水的居民人口保守估计在446万人以上。

注意,这是1996年最后一次调查时的规模,在1993年第一次调查时,直接饮用含砷地下水的居民人口还只有95.6万人左右,1996年就涨到了446万以上,这次调查进行的时候,砷污染地区的面积在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在扩大,如今受灾面积有多大,中毒人口有多少,已经不可想象。

以中国的标准而言,印度社会实际上早就该崩溃了,然而它并没有崩溃,不仅没有崩溃,还能继续在中印,中巴边境寻衅滋事,挑起事端,四面出击,这种社会的超稳态结构着实令人震撼。

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顶着明末式干旱,喝着砒霜水,印度人尚且能如此生龙活虎,指望新冠肺炎能在印度掀起什么大的浪花来,那实在是低估了印度。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