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盟”要在五一期间搞街站煽“抗争”?!

近期,乱港组织“职工盟”原主席吴敏儿因参加违法初选被还押,秘书长李卓人因前年“8.18”及“8.31”未经批准集结案被判囚14个月。本以为“职工盟”会认清形势老实下来,没想到却玩起疯狂“反扑”,组织“黑暴“纪录片放映会、搞线上讨论如何继续“抗争”,甚至还妄想在五一期间煽动“抗争”。

以罢工作为“揽炒”手段的“职工盟”,近十年由关注劳工权益的工会变质成为一个反中乱港的政治组织,为达到其政治目的要挟香港特区政府,不惜把所有劳工议题变做政治议题搞“抗争”,甚至勾连外国势力在港发动“罢工”。最臭名昭著的包括在修例风波期间蛊惑属下工会企图以“罢工”瘫痪香港经济;疫情严峻期间,力撑“黄丝”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拿病人作棋子、组织黑医护罢工,向特区政府施压等。

近一段时间,相对沉寂的“职工盟”突然变得活跃起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换“帅”后的刻意表演

自从“职工盟”原主席吴敏儿、秘书长李卓人实现了“坐监让人生更精彩”,“职工盟”突然多了个“暂代”主席黃乃元,他是“职工盟”属会清洁服务业职工会的理事,目前主持“职工盟”。可笑的是“职工盟”的网站上仍未更新,可见黄乃元出现的唐突。

500

现时,公民党现退党潮,近半年有多名成员相继退出,包括因初选案被还押至今的前成员杨岳桥、谭文豪及郭家麒,获准保释的李予信以及潜逃的郭荣铿。民阵也遭“退群”潮,包括民主党、教协、街工、公民党及新民主同盟等多个团体争相“跳船”自保。“职工盟”如此着急的推出暂代主席,恐怕是担心面临“退会潮”出现,于是政治操弄随之而来,“表演”痕迹尽收眼底。

“职工盟”网站显示其目前有95个属会,每个属会都会收取会费,资金数量庞大,倘若退会形成风潮,那些会费自然就泡了汤。举例来说,黄乃元所在的清洁服务业职工会每位会员每年要交200港元会费,而国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务员工会的会费每年则高达510港元,维基百科数据显示该会会员有7190人之多,每年会费就有366万港元。所有属会算下来,会费是多少,恐怕只有“职工盟”的上层最清楚。

 

500

500

原本职工工会是劳工组织,职能属性上有协助追讨合理权益、争取公平就业、提供购物优惠等,目的是保障劳工权益等,而李卓人之流却把“劳工运动”当成了买卖,变成了他们攫取名与利的工具和手段,这才是“职工盟”变味的背后原因。正如区议会只有去政治化才能回归原始职能,“职工盟”亦应回头是岸。

正常人这么想,但病入膏肓的“职工盟”暂代主席黄乃元可不这么想,他想的是如何稳住“职工盟”不倒,并且在吴敏儿和李卓人不在的间隙里捞取更多的“油水”。

捞取利益的前提是“职工盟”还存在,于是黄乃元开始了“表演”。先是在4月24日把一个讨论如何继续“抗争”的视频片放在了“职工盟”的社交平台上, “职工盟”副主席、酒店工会主席徐考澧,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主席黎雯龄,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职工盟”执委兼教育干事邓建华和黄乃元轮流发言讨论“在低气压中的‘乱世’省思”,暗示“职工盟”在思考下一步的出路和所谓抗争方向。

 

500

黄乃元说“如果后退,那么‘职工盟’存在就等于死亡”。一句话自断退路,妄图保持“职工盟”乱港属性的意愿何其强烈!

而“职工盟”执委兼教育干事邓建华在片中最后说“当工会的牌头也失去的时候,全部关系都要重新建立” ,言外之意跟黄乃元论调一致,暗示继续“抗争”。

在这个视频结尾处,“职工盟”还放了个“彩蛋”,要为自己五一乱港活动造势。

500

雷声大雨点小的操弄

 “职工盟”在此次发布宣扬“抗争”的视频短片前,还在内部搞了几场“黑暴”电影放映会,被港媒曝光。据报道,放映会举办了5场,收费为每位100港元,收入会给予场地提供者和发行商,只限职工盟会员参加,活动颇为隐蔽,均不公开放映地点,会在会员报名后才个别通知,尽显作贼心虚。

500

4月26日,在视频短片预热造势后,“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暂代主席黄乃元、执委兼教育干事邓建华等人带头在荃湾摆街站,宣传已向警方申报于5月1日举办500人由湾仔卢押道出发到政府总部游行的不反对通知书,并自称大概率会不被允许。那意思就是告诉市民他们申请游行了,做了以往该做的事,如警方不批,他们也没办法,从中挑拨警民关系,但从头至尾不提防疫,挑拨民怨的能耐丝毫没有退步。

500

当天,“职工盟”还宣称5月1日将设11个大型街站,旗下工会将参与,搞一个所谓“抗争”的活动,内容是“让市民以印有中指的透明卡片,到不同的地方拍照打卡,并上传至网络,意图是连结‘同路人’”,而这个社交媒体活动是要证明“市民”永远不会向政权低头,并希望长期表态能证明“抗争”的路仍未完结,透明卡将于街站、黄店派发。

500

“职工盟”这波操作令人不禁感叹“智熄”,比港媒近期爆料的“虚张声势”的内部放映会更加“雷声大雨点小”,通过这么一个所谓的活动,喊一喊口号,摆一摆街站,发一发透明卡片,就收工了。

这次街站自然是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晚7时,6名警察到“职工盟”街站现场查问“职工盟”的负责人,经过查问后,警员退到一旁静静看着“职工盟”几人表演。结果,“职工盟”街站提早在晚上7时半草草收场。

500

在香港乱港组织掀起退会潮退党潮的当下,职工盟新头目鼓噪“五一抗争”的表演,更多的是实际上是虚晃一枪为乱港分子鼓噪士气,同时在其他乱党烟消云散后借机提升乱港圈的名气,摇乞美西方粑粑的眷顾多给一点狗粮…

但早已进入香港警察视线的他们,剩下的时间还会多吗?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