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能决定你开心与否的,有且只有一个人

喷火怪龙的身材大小,与其心情大有关联。心情好的时候,翅膀张开遮天蔽日;心情差的时候,坐在桌对面,看上去跟一只小壁虎差不多。

我去洞窟拜访喷火怪龙时,它正像一只小壁虎似的。要不是嘴角偶尔还喷几缕火焰,我都快忘了它是喷火怪龙了。

我问它,为啥显得很有压力。它说,觉得自己今年不够努力。——所谓不够努力是指?——喷火怪龙说,今年它吓退的夺宝骑士数目没超过去年,还不小心在睡梦中被几个霍比特人偷走了一些零碎财宝。它本来决意要把自己锻炼成可以一口火烧焦十头猛犸象的酷酷的大怪龙,但到现在,它一喷火,还是只能把十个土豆烧成脆皮。

“这样不是挺好吗?”我一边吃脆皮土豆一边说。“就,觉得自己没有进步。”喷火怪龙说,“好像考试没考过一样。觉得会招致失望吧。”

“谁失望呢?”“我的妈妈吧?我爸爸倒还好。”“唔,它们会怎么失望呢?”“我妈妈总希望我不要当看守财宝的喷火怪龙了,就飞去当一条野火龙,在山川之间飞行,高兴起来就烤一条鱼来吃,挺好的;我爸爸倒是无所谓些……如果我没有进步,那我妈妈就会觉得,我当龙不好……”

“话说,你妈妈从小到大,是不是总会挑你的刺呢?”“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它会挑剔我翅膀不够端正、牙齿不够尖利、喷火的姿势不够优雅、龙焰的明亮度不够……我爸爸就还无所谓一些。”

“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一边吃土豆,一边问,“要挑剔你的,永远会不停挑剔你,无论你已经是多出色的一条喷火怪龙;不挑剔你的,永远都不挑剔你,而乐于接受你的一切?”“这么一想的话……”喷火怪龙歪了歪头,“好像还真是……”

“而且……”我说,“喷火怪龙这样又孤单又耗神的职业,都来不及去探望别的龙吧?大家都是守在自己的洞窟里,默默地盘绕在宝藏旁边,对彼此了解,怕是也不多……”“这么一说也是……”喷火怪龙吧唧了一下嘴,一朵火焰噗地冒了一下。

“既然大多数喷火怪龙也不了解彼此,所以它们的意见也可以忽略不计咯。何况,你看,要挑剔你的龙总会挑剔你,不会挑剔你的龙就是不会挑剔你。这其实跟你龙当得好不好没关系,只看别的龙心情好坏而已。”“唔,也许其他龙并没你想得那么恶意呢?”喷火怪龙惴惴地说。“但善意的龙也没那么多嘛,毕竟这时代,大家都很闷,都想朝彼此喷点火。”我说。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我想转个话题。“为啥非要进步呢?”我问。“不进步就是退步。”喷火怪龙说。“这是龙导师说的。要对付贪婪的霍比特人,龙们就一刻不能懈怠。听说霍比特人有句格言:一天没捡到财宝,就算亏本丢钱了。我们也要有这样的进取心。握爪!共勉!”

“进步的周期和距离怎么算呢?”我问。“每一年都要比以前更强壮,更宏伟,更会喷火,吓退更多的骑士,捉住更多的霍比特人,睡更少的觉。日复一日,才能成为伟大的怪龙。”“那你比五年前进步了吗?”“进步了,我之前四年是一年比一年进步,从小怪龙变成了大怪龙;但过去一年我没进步,我还是大怪龙,但没变成超级大怪龙……”“可还是进步了嘛。干嘛非要规定每年都要进步呢?”“因为要约束自己嘛,一年一年算比较容易。”

我有些口干舌燥,也可能是土豆吃多了。

“考试是谁规定的?你们的导师吗?”“没有啦,我给自己规定的。我规定自己每年要比以前更强,更勇猛,睡得更少,喷得更多……我是一条自律的喷火怪龙。”喷火怪龙说,“自己是骗不了自己的。一定得持续严格要求自己,才能成为一条更好的喷火怪龙。”

“那什么,”我说,“我就是一个爱吃土豆的人类,所以不太理解哈。成为一条更好的喷火怪龙,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尊严呗,为了让自己开心。”“那什么,”我说,“所以你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才给自己搞了许多规定,以便自己成为更好的喷火怪龙——可是,你的这些规定都让自己不开心了呀。”“现在的不开心,是为了督促自己前进,让自己以后一直开心。”喷火怪龙认真地说,嘴角出现了灿烂的龙焰。  

“我是不太理解哈……”我说,“但是……变成更好的龙,是会开心好久好久,还是开心一会儿?”“开心一小会儿,不能太开心了;因为太开心了就会耽溺于此,就没法继续进步了!”“所以你是用很久的自我约束的不开心,换一小会儿开心?”我问。“唔。”喷火怪龙呆了一下,嘴角的龙焰熄灭了。苦思冥想时,喷火怪龙就会看上去像一条小憩的鳄鱼。

“所以嘛。”我吃完了最后一个土豆,做了个总结,“爱挑剔你的,永远会挑剔你;不挑剔你的,永远会接受你。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绝大多数的龙有他们自己的宝藏要守护,无暇来观察你的。只有霍比特人和偷宝藏的骑士才会乐意赞美麻痹你,或者谩骂激怒你:这样他们才有宝藏可取嘛。”“唔。”喷火怪龙点着头。

“至于你自己,只要整体而言是一条好喷火怪龙就行啦。让自己成为好的喷火怪龙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守护宝藏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做什么事最后都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如果最后为了让自己开心一小下,得付出好久不开心的代价,就真的本末倒置啦——毕竟,宝藏对你并没有什么用途嘛,不要真的把自己绑在那堆宝藏上面啦。无论你是不是一条了不起前所未有的喷火怪龙,你都可以开心呀!”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开不开心跟你有没有吓退霍比特人、喷火喷得多猛烈、守护了多少宝藏、飞得多高、一点关系都没有。比如,现在就是一条了不起的喷火怪龙,只要张开翅膀飞起来就是啦!你觉得怎样是对的,怎样就是对的嘛!”

喷火怪龙长啸一声,展开了翅膀。忽然之间,它变得遮天蔽日,充塞了整个洞窟。刚才还跟我胳膊差不多粗细的它,现在一只眼睛都有我整个人那么大了。现在轮到我战战兢兢了:毕竟,现在它正用一人高的眼珠盯着我,可以一口吞掉十个我的嘴里龙焰闪烁。

“你说得有点道理。”喷火怪龙的声音在整个洞窟响彻,“世上唯一能决定我开心,能让我不开心的,只有我自己。”“是是。”

“所以我也没必要随时紧紧张张的。也不用模仿别的龙,只要接受自己是喷火怪龙,好好生活就好了嘛。”

“可不是。”

“我才想到一件事。”喷火怪龙傲然说,“你对我说这么多好话,是不是试图麻痹我,然后来偷我的宝藏呀?”“没有呀!”我强颜欢笑地说,一边伸手到衣兜里,把洞窟藏宝图揉皱撕碎。话说,面对一条恢复了信心、富有判断力的喷火怪龙,那可真不是开玩笑的哟……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