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无分文,心忧天下”,这群青年人是怎样改变世界的

1918年4月14日,星期天,长沙漫长的雨季中出现罕见的晴朗,连日里被水汽滋养得蓊蓊郁郁的植被在阳光照耀下越发鲜活。岳麓山下有一间民房,房檐之上连片的青苔野蛮生长,房檐之下简陋的屋舍中,十几位志同道合的青年围坐一堂,激烈讨论。

近一年来,他们常到湘江湖畔、橘子洲头以及这个简陋的小院子交流思想,“他们不屑于议论身边琐事”,只愿意谈论大事,考虑“如何使个人及全人类的生活向上”这样的问题。

这一日,又一次激情澎湃地争辩过后,“新民学会”宣布成立。确立以“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不虚伪、不懒惰、不浪费、不赌博、不狎妓”为纪律。

500

这群心系天下、志存高远的年轻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他们年轻。除了较为年长的何叔衡,这一年,毛泽东25岁,蔡和森23岁,陈昌24岁,罗学瓒24岁,蔡畅18岁……

他们大都贫穷。可以这么说,除了年轻他们一无所有。聚会的地点在蔡和森的家中,这里坟茔环绕,条件简陋,唯一的优点是租金便宜。许多会员都是还在读书的穷学生,其中不乏像毛泽东一样的农家子弟。

500

他们还迷茫。彼时中国军阀混战,湖南是南北军阀争夺的战场,烽火连连,官场腐败成风,百姓民不聊生。面对黑暗时局,他们满心忧虑。晚清以来,各种新思想新文化激烈碰撞,无数仁人志士探索救国救民真理,一次次尝试,又一次次失败。

中国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年轻、贫穷且迷茫,这大概是许多年轻人的共同境遇。然而百年前的这群青年没有因此愤世嫉俗、自暴自弃甚至自我沉沦,贫穷磨灭不了青年人的锐气,迷茫反而使他们更加急于探求。峥嵘岁月容不得光阴虚度,不甘与黑暗的世界共沉沦的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他们好学。新民学会初建时,许多会员来自湖南第一师范,在那里他们刻苦学习,“文明其体魄,野蛮其精神”;在岳麓书院,“经世致用”的古老学风鼓励学子们从社会实践中增长见识,讲堂悬梁上高挂的“实事求是”早在毛泽东青年时期就烙印在他心间;他们设法赴外留学,“吸收新的思想学说”。蔡和森到法不到半年时间,“猛看猛译”《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著作,通过书信往来在国内宣传、扩散;毛泽东来到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北京,在从事北大图书管理员期间,他深受李大钊、陈独秀等马克思主义者的影响,大量搜寻阅读马克思主义和关于俄国革命的书籍。他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考虑,以“从事实际的改造”。

500

他们实干。“坐而谈,起而行”,新民学会的会员们对国家命运前途的讨论没有停留在辩论层面,而是到实践中求证,寻求现实影响力。当五四运动的讯息从遥远的北京传来,毛泽东、何叔衡、彭璜等在长沙,夏明翰、蒋先云在衡阳,邓中夏、蔡和森在北京,黄爱在天津,田汉在日本参与到这场为争取国家主权的反帝爱国运动中。1919年,毛泽东创办《湘江评论》,他一人身兼数职,不顾暑气熏蒸、蚊虫叮咬,白天上课,晚上写稿,他在创刊词中呐喊:“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他们还筹办文化诗社,深入工农,将刚刚学到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同工人运动、学生运动结合,积蓄了力量,也成熟了自己。

500

当他们寻找到真理,就为之奋斗一生

“出洋”观察外部世界的蔡和森和“在国内研究各种学问”的毛泽东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条道路——马克思主义。在书信来往中,思想共鸣未被万里之遥的距离阻隔。蔡和森致信毛泽东提出”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回复“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1921年新年,一场大雪过后,经过三天的围炉畅谈,新民学会宗旨修改为“改造中国与世界”。从“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到“改造中国与世界”,对真理道路的寻求,对未来实践方向的探索逐渐明朗,新民学会从一个求学修身互助的学术团体真正转变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革命团体。

500

1921年6月29日,毛泽东与何叔衡动身前往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从岳麓山下植被茂密的小院,到嘉兴南湖上摇曳的小船,这些出身于新民学会的共产党员们在这条路上走了三年多的时间,终于瞥见一丝光明的迹象。追逐光明的道路可以预想会更加艰难而漫长,但这群从一片混沌中摸索出来的革命者,以挽救国家危亡为己任的年轻生命,又怎会畏惧血与火的挑战?1921年下半年,新民学会逐渐停止活动,其中近半数人相继加入中国共产党,新民学会因此被称为“建党先声”。

500

在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名字值得我们铭记:

何叔衡,1935年2月24日,在长汀突围战斗时壮烈牺牲,时年59岁。

蔡和森,1931年6月,因叛徒出卖在香港被捕。同年8月4日,在广州军政监狱英勇就义,时年36岁。

郭亮,1928年3月27日被捕,1928年3月29日在长沙英勇就义,时年27岁。

罗学瓒,1929年在前往杭州市弼教坊收取一批绝密文件时不幸被捕,次年8月27日,在杭州被杀害,时年36岁。

李启汉,1927年4月15日,上海发生反革命叛变,遭逮捕,被秘密杀害。时年29岁。

……

从苦苦探求,到笃定践行,茫茫黑夜中,信仰日渐清晰,坚定。一个又一个倒在了通往光明的路上,但这是一条布满荆棘却也越走越宽广的道路,又有无数人加入进来,向着同一个目标坚定前行。

从岳麓山下的一无所有,到新中国成立时的一穷二白,再到今日中国的繁荣富强。不知一百年前的雪夜,新民学会会员们激烈地争辩“改造中国与世界”议题时,可会想到今天中国的样子——

“一带一路”带动沿途国家经济发展,为世界治理提供好的发展模式;中国脱贫攻坚为人类减贫探索出了新的路径方法,供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冲击,中国发出团结合作的时代强音,中国研制的疫苗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战胜疫情的希望……

500

习主席向来对青年一代寄予厚望,“时间之河川流不息,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都要在自己所处的时代条件下谋划人生、创造历史。”

百年前,一群年轻人为了一个民族的存亡向死而生,今天的青年,或许不再面对生与死的抉择,但同样面临着时代赋予的重任——为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而奋发图强。时代容得下最大的梦想,千钧重担落在青年人肩头,好学实干,立志高远,将个人价值选择投入到时代潮流中去,方能在前进的道路上不再迷惘,坚定前行。

来路崎岖,前路漫漫,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我们都是同行者。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