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真的急了

500

  文丨西部菌

  “十四五”时期是我市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的关键时期……

  2021年是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加快打造引领全区高质量发展核心增长极的关键之年……

  这两天南宁召开的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在回顾过去五年的工作、展望未来发展时,“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的表述,出现了多次。

  在强省会(首府)战略遍地流行的背景下,南宁做大做强,提升首府存在感并不奇怪。不过诸多迹象表明,在强首府建设上,南宁的投入力度要超出很多省会(首府)城市。

  南宁,是真的急了。

  01

  2019年年底,广西印发《关于实施强首府战略的若干意见》《关于支持强首府战略的若干政策》后,南宁随后印发《关于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的实施意见》,强首府建设拉开大幕。

  对强首府建设,南宁的重视程度,在显著提升。比如在日前的会议上,南宁主官不仅多次强调要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还明确要求:

  以坐不住、等不起、慢不得的紧迫感和危机感,把发展的方向、工作的重点和主观的努力有机结合起来,保持“闯”的精神、“创”的劲头、“干”的作风,铆足干劲,扛起重任,真抓实干,心无旁骛投入到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各项工作中……

  南宁的紧迫感和危机感,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从具体的动作来看,它已经开启了火力全开的模式,其力度甚至超过很多省会(首府)城市。

  这至少体现在两个细节上。

  首先,南宁不仅出台了专门的意见,还为强首府建设设置了专门的办事机构。

  公开信息显示,南宁专门组建了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领导小组,小组下面还有强工业、强创新、强金融、强枢纽、强开放、强治理和强五象新区的“6+1”专项小组。此外还设置了强首府作战云指挥调度系统。

  西部菌检索发现,这在其他主打强省会战略的城市,都是极为少见的安排。比如日前有声音建议贵阳设立“强省会领导小组”,不过目前也是停留在建议阶段。

  其次,强首府战略领导小组,不是什么虚头巴脑的闲置机构。据公开报道,从成立至今至少召开了四次全体会议,内容包括统筹协调、项目安排等。专项小组会议则更频繁。

  将强首府上升到如此高度来重视和对待,目力所及,南宁的确是走在了前列。

  02

  南宁的确有理由着急。

  2020年南宁的GDP为4726.34亿元,在广西占比为21.3%。相较于五年前提升了1个点,但经济首位度在全国还是排名倒数,仅仅高于石家庄、呼和浩特、南京和济南。

500

  来源:国民经略

  往外看,像南京和济南等低首位度省会,近几年都在快马加鞭地做大做强。比如济南吃下了莱芜,南京也在通过都市圈建设和合肥抢地盘,将省会影响力辐射到安徽。

  向内看,南宁广西的存在感不足,不仅严重影响了自身的发展,也影响了广西的综合竞争力的提升。

  近几年南宁的经济增速很能说明问题。

  2015年到2020年,南宁的GDP增速为8.6%、7.0%、8.0%、5.4%、5.0%和3.7%。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在省会城市中也是倒数。

  放在尚处在快速工业化阶段的中西部城市对比,南宁的发展,呈明显的掉队趋势,更何况它还占据着沿江沿海延边的区位优势。

  广西经济总量前三的城市,分别是南宁、柳州和桂林。首府变迁的因素,导致广西目前的经济实力相对均衡,柳州是传统工业重镇,桂林是旅游流量中心。

  但均衡局面带来的问题是,资源太分散,南宁的辐射带动作用严重不足。

  一方面,无法对周边地区形成有效的拉动;另一方面,在参与全国城市竞争时,南宁缺少足够的资本和优势。

500

  来源:网络

  所以,自从《关于全面落实强首府战略的实施意见》落地后,火力全开的南宁,在建设强首府上,陆续推出了一揽子的举措。

  比如南宁之前提到,要推动优化调整行政区划,“向南向海拓展城市发展空间,合理扩大城市规模”。这是从城市空间上做大做强的一种尝试。

  再如围绕都市圈建设,南宁提到,“促进北海、钦州、防城港融入南宁都市圈”,将北海等圈外城市也拉拢到了圈内。

  这和广西十四五规划中的“大力实施强首府战略,高标准建设南宁都市圈”相互呼应。

  03

  对南宁来说,积极利用广西对强首府建设的政策支持,开足马力,做大做强,既有危机也有时机。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南宁,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期。

  在国家战略和政策层面,西部大开发、自贸区、陆海新通道、国家物流枢纽城市等,多重利好叠加,南宁再不借此机会弯道超车,也是对机遇的一种浪费。

  不过,首位度以及综合竞争力的提升,光靠资源未必能够堆起来,再多的政策加持毕竟也是种外部机遇。考虑到过去发展的一些教训,南宁必须积极自我调整,找好发展方向。

  比如在开放合作的方向上,过去南宁曾出现摇摆不定的局面,导致错失了机遇。接下来南宁应该更有针对性,尤其是在和大湾区的合作上,要以更大的协作力度借势。

  此前的意见提到,南宁要全面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融入大湾区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政策链、资金链”。如果能够融入湾区发展,南宁的区位优势也能发挥到最大。

  再比如在产业层面,南宁要尽快弥补工业跛足的局面。

  2020年,南宁的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为534.36亿元、1084.32亿元、3107.67亿元,二产占比不到25%,工业短板明显,这也是南宁经济体量一直无法上去的重要原因。

500

  来源:南宁统计公报

  南宁之前提到,“强首府关键在强产业,强产业核心在强工业”。这是一种清醒的认知,如果工业短板能够及时补上,南宁经济完全有跃上一个新台阶的余地。

  按照远景规划,到2035年,南宁的经济总量占全区比重要力争达到30%。30%基本上可以算是强省会(首府)的一个重要分界线了。

  如果南宁能顺利实现目标,在全国的城市竞争中,它也将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