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成首富 借员工钱不还 出身互联网的养猪大亨

作者:颖秋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500

在中国,30多岁就成为首富的只有三个人:陈天桥、黄光裕和丁磊。

他们荣登财富榜首的年龄分别是陈天桥31岁、黄光裕35岁、丁磊32岁。

1997年,26岁的宁波青年程序设计员丁磊创立了网易,推出免费个人邮件服务和国内第一个虚拟社区,成为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试水者。

少年得志,互联网给了丁磊成功的机会。

当年丁磊做网易以“快”闻名于互联网圈。从创办网易到登陆纳斯达克,丁磊只用了3年时间,从白手起家到成为首富,他也仅仅用了6年。

32岁成为中国首富那年,丁磊说过,“挣钱只是一个顺便的事情,金钱带给他的幸福占比不到5%。”

丁磊的朋友吴晓波曾用这样几句话评价他:“一个互联网的信徒,一个为兴趣而工作的人。他在分寸性上有把握,有独立的姿态。他不是一个与寻租者为伍的人。”

在互联网圈,他还被号称“最幸福的有钱人”。

他的贵人是游戏

2001年7月,全球互联网泡沫完全破灭,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多点暴跌至1500点,市值蒸发2/3。受纳斯达克股灾和美国证券市场低谷期的波及,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片低迷,搜狐张朝阳、新浪王志东等众多IT英雄正遭遇他们事业生涯中最严重的一股大寒流。

这其中,看上去日子最不好过、麻烦最大的是网易丁磊。

2001年8月31日,网易宣布对上年的财务报表进行修正,净亏损从之前公布的1730万美元上升到2040万美元。4天后,纳斯达克以财务报表存在疑点为理由宣布网易股票被停止交易,随即丁磊辞去网易公司董事长和CEO的职务,改任“首席架构设计师(CTO)”。

一时间,关于网易很可能因为“财务丑闻”被摘牌的传闻弥漫整个互联网圈。面临诉讼,有可能被摘牌,网易的股价跌去了80%以上,只有区区0.8美元。

丁磊后来回忆说:“其实那段时间很迷茫,连卖掉网易的念头都有过。不卖的原因也不是说我不卖,而是我们财务审计出了问题,人家不肯买了。”

2001年9月,一家香港公司中止对网易的收购计划,网易因涉嫌财务欺诈,停牌长达4个月。

这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在美股被停牌。

在人生至暗时刻,丁磊向好朋友、步步高集团的段永平请教出售网易的问题,段永平反问他:“你卖了公司干吗?”丁磊回答:“我卖了公司有钱再开一家公司。”段永平笑了:“你现在不就在做一家公司,为什么不做好呢?”

高人一番神点拨,丁磊恍然顿悟。

于是乎丁磊直面困境,开始尝试让网易转型,他宣布网易投资开发网络游戏《大话西游》。丁磊的冒险证明他是中国互联网产业中直觉最好的企业家之一。

丁磊对网易旗下所有游戏项目立下了flag,即每一款都必须为精品,宁缺毋滥。在他看来“慢一点没关系,品质才能保证市场定位。”

2001年底,《大话西游Online》问世,成为网络游戏中的重磅力作,并让网易快速跻身于游戏巨头行列。

之后,网易游戏一路高歌。

2004年,网易推出《梦幻西游Online》,被玩家誉为“最好玩的网络游戏”。

2009年,网易取代九城,成为暴雪在中国的游戏代理,通过自主开发以及代理《魔兽》、《星际》等全球顶尖游戏,网易成为目前中国最核心的几个游戏公司之一。

从2015年开始,网易一口气发布了几十款手游产品,一下子扭转了整个局面,《梦幻西游》《热血传奇》等游戏产品持续霸榜。

2016年,网易还推出了现象级游戏产品《阴阳师》。

十几年来,丁磊和网易一直把游戏当作公司的最核心业务。游戏业务对于网易总营收的贡献一直在80%以上。

于是,网易凭借游戏实现翻盘逆转,但是最大的赢家之一是段永平。当年,段永平除了劝丁磊不要卖掉网易之外,还以0.8美元/股的价格,重仓“吃”进网易1亿余股。

2003年10月,网易股飙升到70美元/股,段永平这笔投资净赚10亿美元以上。

据说有人问段永平是否还持有网易时,他说:”现在基本卖掉了。为啥卖掉具体不能说。不过,我觉得丁磊是个大孩子,不能把那么多钱放在他那里。”

段永平对丁磊的评价倒也不失中肯。

丁磊确实不太像个生意人,他性格自由散漫。网易员工说老板本身就自带段子属性。在网易,丁磊的人设不是让人望而生畏的英雄大佬,而是一个有趣好玩的任性总裁。

在网易的员工中间,流行着这样一个段子,吐槽老板丁磊的“抠”。

丁老板为了省钱,不想在办公楼上做自己公司的大LOGO,所以他打车的时候就跟司机说:“师傅,到搜狐隔壁那个楼。”

有一次,丁磊在电梯里看见一个员工,拍了人家肩膀一下说:认不认识我?员工惶恐道:当然认识了,丁总。丁磊接着说:借我50元钱,我到楼下咖啡厅买杯咖啡。原来这位首富不爱带钱包,只要看到戴着网易工牌的职员,就去借钱。而且,丁磊借的钱基本上没有还过。

“有时,他对员工说:‘你做得好,年底就给你一辆车。’我们就知道老板喝高了。”网易公关部负责人表示,有次办活动,丁磊说要来。他很少出席发布会,所以我们通知了很多媒体。结果,他前一天晚上才突然通知不来了。我说:‘老板,这个很重要,已经通知媒体了。’他说:‘你们帮我解决一下,我在杭州走不开。’”发布会“被迫”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对丁磊进行提问。

同时,丁磊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率性而为的行事风格,又为网易很多产品的发轫起到了催化作用。

凭兴趣开拓新品

性情中人丁磊在开辟新的产品线时往往会遵循自己的兴趣点。

“我年轻时候的理想是开一家唱片公司,理想破灭了,就做一个音乐产品吧。”在云音乐最初上线的一段时间里,丁磊是铁杆用户。他的听歌范围十分多元,从上海话民谣跨越到西班牙语小调,同时覆盖二次元动漫和交响乐。

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说:丁磊有一次去巴西出差,买回来10张光盘一顿狂听,发现一首好歌就存在手机里并放给其他人听。丁磊觉得音乐的核心是基于分享,没过多久,他召开会议说要做音乐,并将“分享”属性确定为网易云音乐的基础构架。

一直以来,行业中各大音乐平台打法基本都是一个路数——做曲库,打版权圈地竞争这张牌,为用户提供试听和下载服务。在丁磊看来,这种忽略用户体验的模式很难形成可靠的活跃度和用户黏性,音乐应该有灵魂的对话与审美沟通。独家版权并不能成为长期壁垒,用户体验才是真正的壁垒。

于是,网易云音乐将原本工具型的音乐播放软件赋予了社交与情感属性,以“歌单+社交”的模式切入,由用户来提供内容,自行创建和上传歌单,形成“人歌交流”的互动场景。

在产品黏性和口碑的双重效应下,网易云音乐初步形成了从付费会员到数字音乐专辑售卖再到音乐人扶持的商业链条。

此外,作为网易云音乐的铁杆用户,丁磊时不时写几句乐评,在网易云曲库里,甚至还能找到丁磊与林志玲合唱的《带我飞》,那是网易游戏《大唐无双2》的主题曲。

跨界养猪

话说2008年4月的某一天,春意盎然,丁磊与朋友相约吃火锅,服务员将一盘颜色可疑的猪血倒入沸腾的锅中。直觉让丁磊坚信这是一盘假猪血,坚持将整个锅底换掉。同时,有点扫兴的他心生感慨,想吃点安全健康的猪血真这么难吗?

2009年,当时中国瘦肉精、三聚氰胺等有关食品安全的问题一直是颇受关注的热点问题。这时,丁磊突然宣布网易开始养猪。互联网圈顿时一片哗然,有人说丁磊就是“玩票”。丁磊却认认真真地在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买了1200亩地,将2万头猪,深藏在竹林之间。

农牧行业的人觉得养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活儿。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老板怎么可能养好猪?

丁磊说:“我用最低的成本做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养猪厂。没有污染,管理人员只有6个人,管2万头猪,猪身上都带有传感器,饲料也是自己做的。”

在丁磊看来,互联网巨头养猪既能促进进口猪种和本土猪种的杂交品种的开发;同时,还能避免一味求快使得猪品种太单一;最主要是让养殖技术更创新。

其实,“互联网+农业”模式带来的最重要的一个对传统行业的挑战就是,全程可追溯和全程可视化,可以全过程与消费者互动和沟通,实现时间和空间上的突破,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据悉,每一头“丁家猪”都有自己的身份和档案,每天跑了多少步、出生日期、病情史、喂养天数和重量等信息都有备案,可提取更多的养殖数据,根据电子身份证(也就是耳标),可以实时监控猪的活动轨迹,确保了用户吃到的每一块猪肉都有清楚的来源。除了让养殖过程更加安全可控之外,还可通过红外线测温技术实时了解和警示猪的体温和发病情况,避免猪瘟或交叉感染的发生,大大减小养猪的风险。

如今,丁磊将网易养的猪命名为网易味央。

丁磊这样解读“味央”:“如果没有品味,就做不出好的菜。网易味央就是品味的生意。拥有品味其实对于企业最终走向什么方向是影响巨大的”。

在2016年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那场被称为“互联网半壁江山”都参加的 “东半球最强饭局”上,丁磊宴请大佬们用的是网易味央黑猪肉,大佬们使用的餐具也来自网易严选。

之后,每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丁磊不但自带网易味央猪肉等食材,为了确保饭局更为精致,丁磊还带了网易严选的特性黄酒,以及来自考拉工厂店的板栗仁、甘薯干等小零食,在乌镇小馆宴请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张朝阳、曹国伟、杨元庆、刘强东、周鸿祎等圈内大佬。

饭局之后,周鸿祎都忍不住朋友圈:“我是吃货,所以参与饭局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好吃,丁磊的猪肉确实美味。”

跟周鸿祎一样,估计是觉得网易味央黑猪味道实在太赞,抑或是农牧行业既符合时尚土味,又具备原汁原味原生态,对互联网大佬们有巨大的吸引力。丁磊的味央黑猪出栏不久,另一个互联网大佬刘强东又跟上“互联网+农业”的步伐,开启了“跑步鸡”创新项目。据悉,京东每年把小鸡崽分给农户们,让他们把鸡放养,每只鸡的脚上都带着计步器脚环,用来计步,凡是跑够一百万步以上的鸡,京东承诺以当地三倍的价格回购。普通的鸡只能卖到40元/只,而京东的跑步鸡则能卖到169块/只。

看来,随着时代进步,粗放式的传统农业生产模式面临挑战,互联网+农业新时代已然来临。

丁磊,这个曾经的互联网信徒,中国最活得最快乐最洒脱、最不像商人的商人,在时代大潮的裹挟之下,又笑眯眯地迈入了另一个赛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