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情和责任绑架,我成了货真价实的“伏弟魔”

500

前段时间,电影《我的姐姐》热映,片中的弟弟对姐姐说了一句话,

“爸爸说家里东西都是我的,你必须听我的话!” 

电影在短短2个小时内先后抛出了“重男轻女”、“女性生育权”、“女性觉醒”、“人生意义”四枚炸弹,直挺挺的砸进了观众心里,我们只能任由她爆炸,留下一道伤疤——叫做“姐姐”。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挣扎在责任、亲情和自我的姐姐,他们之中: 

有的人省吃俭用攒下一小笔钱,最后却被父母和弟弟“榨干”,甚至连弟弟结婚的彩礼都必须自己供着; 

有的人心疼弟弟重病,不惜为高价礼金嫁人换救命钱,最终却被婆家吐槽“吸血鬼”而净身出户; 

还有的人在结婚生子后,意外收获了一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弟弟,感觉自己不是姐姐更像个妈妈。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王家家

编辑 | 卓然

我的弟弟是吸血虫

“借网贷、结婚给彩礼,基本都是要我供着”

赵蕊蕊 33岁 

我是大家眼中的“大龄剩女”。

我出生在四川的偏远农村,在北京读完研究生后来深圳打拼。

起初我在一家外企工作。在老家人心里,这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相比他们下地干活风吹日晒,我只要“坐在办公室就能拿工资”。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深圳的生活成本有多高。

我每个月工资也就1万出头,其中30%要拿来付房租,还只是一个城中村的小开间。

我平时吃饭会在超市买菜回去做好,第二天带到单位吃。周末也不敢出门,因为一出门又不知道要在打扮、社交和吃饭上花掉多少钱。

为了能够省钱点,我每天5:20起床,倒三趟公交去公司上班。有次加班回家,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为了节约车费,在冬夜里走了足足40分钟。

每天的生活如此往复,白天在办公室里光鲜亮丽,晚上则一下子被打回原形,仿佛两个平行世界。

白天黑夜的差距也映照在我的现实生活里。

我有一个初中就辍学的弟弟,前几年还因为在社会上和人打架进了派出所。从局子里出来后,他一直没有固定工作,还是不是找爸妈要钱。看到父母不想管他,他就一路跟着我的脚步去不同的城市闲混。

“姐,给点钱买烟”、“我要去河南打工,给我报销点路费”,诸如此类的请求不绝于耳。

最让我崩溃的是,前段时间他在网贷上借了高额贷款,欠了几十万元不还,最后讨债的直接打电话给我爸妈要钱。

我妈没办法了,就又打电话求我帮忙一起还钱。

接到电话时,我脑袋都嗡了。钱钱钱,从小到大我没少照顾过他,也没少给过钱,但他真的让我觉得是个“无底洞”。

每次想到我省吃俭用的结果,就是给他的游手好闲买单,我就感觉委屈得不行。

在我爸妈的双重压力下,我还是把在深圳工作2年的积蓄都拿出来,凑上爸妈给的,一起帮他换了债。

我甚至为了找个更高薪的工作,辞去了深圳外企的职位,转行去做了房产销售。

但这还没完,这几天我爸又打电话找我。我最怕接父母电话,基本上没有对我个人的关心,开口就是帮弟弟要钱、或者求助。果不其然,这次电话里我爸说弟弟要结婚,家里凑不上彩礼,要我帮忙一起解决。

一听我没钱,我爸就急了,

“当初家里拿那么多钱给你读书,现在你弟弟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帮忙?”

要知道,我读书时候的贷款都是后来自己工作还的。此外,研究生期间的奖学金免去了学费,我靠兼职赚生活费,可以说从高中毕业以后我基本上没花家里多少钱,

“凭什么弟弟一遇到事情就能找我要钱,我遇到事情却只能自己解决?”

“你弟弟本来就不好找媳妇,如果你不帮忙,我们赵家就断后了”,猜也不用猜,我就知道我爸要拿这句话来逼我。

我默默想,这件事我只会帮最后一次。今年我也谈了男友,正准备谈婚论嫁,但我没敢开口向家里要一分一毫。我知道,在他们心里,女儿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应该是拿钱回来的事儿,怎么可能奢望他们帮忙、或者祝福?

但在男友的几经追问下,他还是知道了我拿钱贴补弟弟的事儿。男友的妈妈一听说这个情况,强烈地阻止儿子和我结婚,她给出的理由是“我不想自己的儿子以后还要养小舅子”。

最终,我也主动的结束了这段关系,一个人继续在深圳飘着。

我弟弟和我儿子一样大

“我和我妈前后脚怀孕,长姐如母我是体会到了”

钟秦玲  47岁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扶弟魔”。

原本我还算得上是个独生子女,爸妈把我养大到结婚生子后,或许是害怕孤单寂寞,我妈竟然又怀了一个孩子。

更巧合的是,我妈和我前后脚怀孕,我弟就比我儿子大一个半月。

为什么说我是扶弟魔呢?在我妈怀孕后,我就像多了一个双胞胎儿子。

生孩子前,我买婴儿用品都是双份,孩子出生后,给孩子买保险,弟弟也有一份。一开始我也觉得没什么,反正都是顺手的事儿,但随着孩子长大,我逐渐要恢复工作时,问题来了——没人能带孩子。

我妈自告奋勇说,她自己带孩子也是带,给我带也是带,不如两家人住在一起,孩子也能一起长大,我也好安心上班。

等孩子们上了幼儿园,我和老公逐渐觉得经济上也吃不消了。幼儿园、美术、音乐等辅导班,所有东西两叔侄都是一样的,我和老公每个月入不敷出。

我老公提出希望我父母能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分担一些我弟弟的教育支出,但我爸却不太同意。

他认为,我妈已经给我们带娃,我们理所应当支付弟弟的那部分教育费用。

最后我们没办法,把帐都写下来给我爸一个个谈,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愿意承担部分学费和补习费。

但这还没完,再后来,两个孩子上了初中,进入了青春期。我儿子还算听话,没惹什么事儿,但弟弟就比较叛逆,抽烟、喝酒、甚至打牌,导致我三天两头接到老师电话,要我去学校谈话。

回到家,看到弟弟我又不敢直接批评,骂重了我爸妈就不乐意。

老来得子,大多是溺爱和纵容,他我爸妈依然也不例外。

为了看好他不犯错,我那时天天送弟弟去校门口,晚上准时去学校接他。

最后,至少不做违纪的事儿了,但是成绩一塌糊涂,只去一个普通的高中。我儿子去了重点中学,我妈心里不平衡,还责怪我没教育好弟弟。

现在,弟弟上了专科,还在里面交了女朋友,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要钱,还抱怨我:

“姐,别的同学都有恋爱基金,为什么我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毕竟我只是他的姐姐,不是亲妈,但为什么全世界都觉得应该是我来承担抚养他的责任?

 

为了弟弟我把自己给“卖了”

“两年后净身出户,老公不想被我和我的家庭吸血”

张嘉怡  25岁

我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山村,家里一共三姊妹,我是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

从小爸妈就偏爱弟弟,出门吃酒带回来的红鸡蛋也都留给他。小时候我们都觉得父母偏心,但血脉相融,我的心里还是爱着这个弟弟,毕竟是我的家人。

但我没想到,这个家人最后却影响了我一生的幸福。

16岁那年,我就辍学外出打工。当时我在深圳的餐厅做服务员,还认识了另一个服务员小袁,就在即将谈婚论嫁时,我接到了我妈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我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我弟弟检查出了尿毒症,还是非常严重、换不了肾的那种。

句话说,弟弟的这条命未来都需要靠每周3次的透析才能维持。

我当时心疼坏了,挂完电话就开始查自己银行卡里还有多少余额。但我才工作2年,做的还是服务员,拿点存款对弟弟的病来说就是杯水车薪。

最终,我们在医院旁边的地方租了小房子,妈妈照顾弟弟的饮食起居,爸爸在县城里打零工挣钱,弟弟的医疗费、他们的生活费,每个月房租都交不起。

最后,我一咬牙,和爸妈说,“我嫁人吧,彩礼钱给弟弟治病。”

我和小袁商量结婚,但是他们家也不富裕,拿不出来多少彩礼。我很矛盾,一边是感情深厚的爱人,一边是没钱治病躺在那里痛苦的弟弟,最终咬咬牙结束了我们的关系。

在本地人的介绍下,我认识我的前夫。他们家是开砖厂的,经济还可以,但长得又黑又矮,眼睛有点问题,所以三十几岁也没有娶到媳妇。

媒婆找到我时,特意强调对方不介意我家庭情况,还愿意出10万彩礼结婚。

就这样,我和一个不那么相爱、大我13岁的男人结婚了,也一度缓解了我自己家里的经济问题。

结婚三年,我先后生了一儿一女。屋里两个孩子,经济压力变大了,砖厂的生意也不景气。对于娘家,我们拿的钱也越来越少了。

有次,我爸又打电话说弟弟病情加重,急需大笔费用,我立即找老公商量对策。没想到,他却冷漠地说,“你弟弟病也不是一两天了,这些年我们帮他的还少吗?你们家就是个无底洞。”

“我当姐夫的该做的都做了,我们的养孩子要不要钱?”

“你不能再帮了,帮也帮不了。”

接连几句话压得我哑口无言,但那是我亲弟弟,我怎么能袖手盘管?最后我偷偷把我和老公共有存款挪了5万元出来给父母。

庆幸的是,弟弟终于缓过来了,但我的婚姻也完了。

这件事的催化下,我们不断的吵架,公公婆婆也加入了进来,我再三的央求他们,孩子还小,还需要妈妈。

结果,我婆婆恶狠狠地说,“你就是个败家子,我儿子娶了你倒八辈子血霉,你的弟弟和父母只晓得吸你的血,我们再也不想养你弟弟了。”

两年前,我离婚了,两个孩子跟着男方,我净身出户。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我当姐姐算合格吗?

【显微故事】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https://mp.weixin.qq.com/s/YnLaa_XKqQeqPcPL90QBlA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