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背后,究竟是谁在只手遮天?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2019年6月18日,湖南新晃。

  在蒙蒙细雨中,一台大型挖掘机,正在新晃一中的操场上奋力挖掘。

  在经过一天一夜的挖掘后,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傍晚时,挖到了一副头骨。

  四天后,尸骨提取DNA鉴定结果显示,死者,正是失踪了16年的邓世平

500

  1

  2003年春节前夕,在新晃一中总务处工作的邓世平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

  彼时,学校操场正在重建,他负责监督工程的质量。

  然而这一去,邓世平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直到第二天早晨,邓世平的妻子发现丈夫一夜未归,于是去学校找他,同事们才知道,邓世平不见了。

500

  邓世平在上班期间失踪,学校是必须就此给个说法的。

  但邓世平的家人一趟一趟来到学校,学校的态度却很是奇怪。他们一边告诉邓世平的家人,学校已经报案了,让他们回家;但另一边,却又把消息压得死死的,除了相熟的人,似乎没人知道邓世平不见了。

  邓世平的家人等了许久,一直没等到消息,十分担心,跑到派出所去询问,这一问才知道,学校压根就没报案

500

  在家人们去过派出所后,邓世平失踪的消息压不住了,上面要求学校积极配合找人。

  但学校方面对此一直消极怠工,找各种理由推脱。时任新晃一中校长的黄炳松则表示,邓世平的失踪,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说学校这么做是怕失踪一事引起社会恐慌,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奇怪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说邓世平是携款潜逃了,还有人称自己在外地见到过他。

500

  一面,当地谣言四起。另一面,报案寻人之路愈发艰难,家人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妻子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只是填了一下表格,并没有立案,也没有调查;

  妻子的妹妹到县里的政法委,然而政法委的人却说,失踪是离家出走,家属负主要责任;

  当邓世平的母亲到县检察院反映情况时,检察长直接告诉她,帮不了忙。

  一系列情况表明,邓世平下落不明,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

500

  一来二去,邓世平的家人决定继续上访,把案件相关材料寄到了省公安厅。省里非常重视这个案子,让市里派专人调查,很快就发现,这个案子绝对和学校有关系。

  在历经调查后,警方把目标锁定在了杜少平身上。

500

  杜少平,新晃一中操场修建工程的承包人。

  在修建期间,他同邓世平曾多次发生矛盾:工地推土机致人死亡,爆破安全措施不到位,工程报价过高等等。

  杜少平修建的豆腐渣工程,邓世平看不过眼。于是他作为监工,多次向学校反映这些问题,但一直没有结果。

  后来,市教育局还受到过举报信,反应新晃一中的工程乱象,上面虽然没有派人调查,但这或许在杜少平的心中,埋下了一粒仇恨的种子。

500

  邓世平的家人也怀疑杜少平。因为就在邓世平失踪后,杜少平紧急填埋了操场上的两个大坑。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证据。哪怕市里派了人来调查,也依旧没有调查出结果。

  整整16年,邓世平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杜少平则在外面风光度日。

500

  2019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推进。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进驻湖南。

  有人对邓世平的子女说,这可能是你们找到邓世平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2019年4月30日,邓世平的女儿邓铃下定决心,给中央督导组写了一封举报信。

  原本抱着试试看态度的她,很快就得到了回音,这段埋藏了16年的陈案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

500

  2019年5月31日,湖南怀化警方对这起案件正式立案侦查。同当年一样,警方也把矛头对准了杜少平。

  但16年时间过去,当初的证据更加难寻,再加上证人离世,没有口供,整个案件无从下手。

  最后,专案组决定,就从学校操场入手。尽管无人确定失踪16年的邓世平,是不是被埋在操场之下,但这可能是打破僵局的唯一方法。

500

  终于,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邓世平的骸骨被挖了出来。

  尸骸就是铁证,杜少平的心理防线一下就被警方突破了,供述了2003年因工程质量问题与邓世平发生矛盾,最后杀人埋尸的全部犯罪经过。

  在杜少平眼中,邓世平把控工程质量,是在挡他的财路。于是他一直怀恨在心,多次和别人提议,想要“搞死”邓世平。

  他还让手下人想办法,但不准声张,“谁说出去就杀谁全家”

500

  杜少平先是安排下属罗光忠购买迷药,但迷药没有效果;而后他还找人给邓世平“放蛊”,也就是一种流传在湘西地区的被认为巫术诅咒的迷信,也没起到作用。

  于是杜少平决定痛下杀手。

  2003年1月10日,因工地部分位置有弹性土,需要把淤泥置换出来,用硬物填充。杜少平趁机安排工人,在工地上挖坑,为埋尸体做准备。

  2003年1月22日,杜少平将事先准备好的“迷药”(三唑仑),混入猕猴桃饮料中,迷倒了邓世平。

  在邓世平晕倒后,他用胶带封锁住邓世平的口鼻,并在其嘴部缠绕数圈。之后又用塑料袋套住邓世平的头,继续用胶带缠绕,并捆住手脚。

  随后,他用橡胶锤击打邓世平头部,导致邓世平死亡,并与罗光忠一起,将之抛尸操场。

500

  其实现在看来,这个案子的案情并不复杂,但真相却被掩埋了16年。

  因为这不单单是一起简单的杀人案,背后更是牵扯着复杂的“关系网”。

  杜少平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还要多亏当时新晃一中的校长黄炳松,因为那是他的舅舅,也是这起案件中,最关键的枢纽。

500

  黄炳松,虽然只是一个中学校长,但却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他的夫人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堂兄和小舅子都是县政法委的领导,弟弟在市政府工作。

  并且,作为一名老师,他的不少学生都在各个部门岗位起到关键性作用。

  比如时任新晃县公安局政委杨军,先后两次收下了共计1万元的现金,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故意隐瞒证据,勾结市县两级办案人员,不予立案。

  受害人沉冤地下,杀人者逍遥法外,一起杀人案被定性为了失踪。杀人者,也不过付出了1万元。

  而有了这么一层逻辑关系在里面,再来看邓世平失踪后学校和警方的诡异表现,其实就说得通了。

500

  而在这起“操场埋尸案”的背后,在“关系网”的遮掩下,杜少平的罪行,也不只是这一件杀人案。

  2

  时间倒回到2001年,新晃一中操场修建招标的时候。

  靠着自己的校长舅舅,没有任何工程经验的杜少平通过暗箱操作,顺利揽下了这个项目。

  这个报价90万的项目到了杜少平手中后,摇身一变,价格直接上涨到140万。按照规定,本应竣工后再付款。但工程还没结束,杜少平就收到了钱。

  这笔钱,也成了杜少平的“第一桶金”。

  2005年,杜少平拿着这笔钱,经营起了一家名为“夜郎谷”的KTV,做歌舞娱乐生意。

  在周围人看来,杜少平是一个脾气很好的老板。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也会礼貌和大家打招呼。

  但他却曾因为歌厅台柱子跳槽带走了部分客源,就找人泼硫酸进行报复。在事情败露后,又找人做了替罪羊,自己逍遥法外。

500

  灯红酒绿的歌厅,是杜少平犯罪的温床。他靠着歌厅积攒下来的财富和人脉,开始放起了高利贷。

  张玉和,是当地的一个小老板。2007年,他获得了新晃唯一一家出租车公司的经营权。2013年,合同需要续签,但要30万元的资金。

  张玉和与其他人东拼西凑,只凑到了22万元。经人介绍,他认识了杜少平。杜少平借给他8万元,打了欠条“今借杜少平8万元现金”

  张玉和承诺半年内还钱。然而不到一个月,一个叫姚才林的人就找上门来,向张玉和索要8000元利息。张玉和这才发现,自己借的是高利贷。

  利滚利,要还的钱越来越多,张玉和实在是无力偿还。于是杜少平的手下开始用各种方式,逼迫张玉和还钱。

500

  电话轰炸是小事,砸门、口香糖堵锁更是家常便饭。杜少平还曾带人,把张玉和狠狠打了一顿,然后丢到冰冷的河水泡着,捞上来再拉到杜少平面前跪着。

  张玉和不敢声张,因为当地全都是杜少平和他舅舅的关系网。没办法,张玉和只能把出租车公司的股份转给杜少平,求个安稳。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2014年,出租车公司的股东们收到消息,说县里会给公司上新车。面对商机,几位股东陆续开始预售出租车,一来一回,能有小20万的利润。

  两手空空的张玉和并不甘心,和杜少平约定,如果9月底前能还清欠款,杜少平就把股份还给他。

  但没成想出了纰漏,新车迟迟没有到货。其他预付款的人都退款了,但有个人直接向公安局报案,状告张玉和诈骗。张玉和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那个报案的人,正是“操场埋尸案”中伙同杜少平杀害邓世平的罗光忠的儿子,罗衡。

  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都是为张玉和“量身定做”的圈套。

500

  警方走访调查杜少平团伙的违法犯罪线索

  同张玉和有类似经历的人,在新晃不在少数。

  吴英水,新晃的一个小包工头。在承包项目时因资金短缺,向杜少平借款。

  尽管借钱时,他就知道这是高利贷了。但15%的月息,让他无力偿还。

  杜少平带人,还是老一套,泡水、恐吓、殴打,动不动就找手下的人上门催款。

  2013年年底,杜少平把吴英水抓到了酒店,非法监禁20多个小时,就连酒店开房的钱,都要算在吴英水的头上。

  吴英水担心家人的安全,找亲戚朋友借了几万块,但只换来了一时的安宁。两个月后,杜少平再次把吴英水带到车上谈还钱的事。

  据吴英水描述:

  “我正看着窗外,突然感觉腿一凉!低头一看,杜少平从副驾驶盒子里抽出一把30厘米长的刀,朝我膝盖上一寸到两寸的地方,捅了两刀;

  我没敢报警,只去医院简单包扎了一下,也没有给伤口做鉴定,我怕报警了更吃亏。

500

  吴英水东拼西凑,终于凑够了钱,还给了杜少平。但他的噩梦还没结束。

  2014年,杜少平承包了化工厂的工程,威逼利诱找吴英水与他“合作”。但杜少平经常拖欠工程款,还嫌工地上钢筋买得太多。

  一次,因为工程上的问题,吴英水的朋友杨传定和杜少平吵了起来。

  杜少平用惯用的手段恐吓,说“用不了50万我就把你人头买掉”。

  杨传定则是回击道,“我又不像一中那个老师,活活被你埋掉,如果我死在这里,我家人都会找过来”

  有黑必有伞。人人都知道杜少平作恶多端,也人人都知道杜少平是当地一霸。但苦于他背后庞大的关系网,没人敢站出来反抗。

  直到2019年4月17日,新晃县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通告,称成功打掉杜少平犯罪团伙,抓获杜少平等7名犯罪嫌疑人,欢迎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检举揭发该团伙违法犯罪线索,杜少平的罪行,才被一一揭开。

500

  3

  2019年12月17日,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怀化市鹤城区法院开庭审理。

  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聚众斗殴罪等,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等不服,提出上诉。

  2020年1月10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杜少平等人故意杀人案及其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进行二审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杜少平、罗光忠等8名被告人的上诉,全案维持原判。

  2020年1月20日,杜少平被执行死刑,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500

  同时,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也对该案中相关公职人员渎职犯罪案公开宣判:

  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原政委杨军、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均以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怀化市公安局原侦查员、法医邓水生以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对新晃公安局原副局长刘洪波、新晃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原副大队长陈守钿、原大队长曹日铨、原侦查员陈领、新晃一中原办公室主任杨荣安以徇私枉法罪分别判处十三年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对怀化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杨学文、新晃公安局原局长蒋爱国以玩忽职守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七年。

500

  在狱中,年近70岁的黄炳松对着镜头,表达了自己的忏悔之意。

500

  而另一边,邓世平也已入土为安。

  但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又不知何时才能走出伤痛。

500

  2018年1月,一场为期三年、集党和国家之力、动员全社会参与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雷霆万钧之势在全国展开。

  三年来,黑恶势力得到有效铲除。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

  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涉黑涉恶刑事案件24.6万起,全国检察机关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3.6万件23万余人,全国法院一审判决3.29万件22.55万人。

  这些案件中有的人,或许像邓世平一样,等待一个被掩埋的真相;或许像邓世平的家人一样,完成多年的心愿;也有的像杜少平一样,等待最终的审判。

  无论是黑恶势力,还是其背后的保护伞,都会得到其应有的惩罚。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一集《战略决断》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