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季《吐槽大会》难道不值得吐槽吐槽?

  三月,春天终于来了,和草长莺飞一起飞起来的,是身边人都逐渐按耐不住的吐槽之心。

  这种躁动十分显而易见。

  自打前段时间《吐槽大会》第五季播出爆火后,就连院办身边的朋友们也都突然被集体洗脑,一夜之间,大家都变成了不讲人话只说脱口秀的吐槽怪——

  马桶篇

  先说说跳海的御用疏通马桶大叔。

  从前他的工作频率大概是三个月一次,但自从大连猛男史达林来到后,对南方某造纸品牌质量一无所知的他,总是会在我们不知情时轻松用五张纸巾堵住大院马桶。

  终于,在某一周,大叔来了第三次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吐槽:

  “你们到底是跳海大院,还是添堵大院?”

500

  打那以后,院办大林的名字就从史达林变成屎大淋。

  网络篇

  别看我们是个互联网公司,其实每个月都要断网两三次,每次都是稿子即将发射,网断了。

  后面我们一直追问修网小哥,这到底是为啥啊,难道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网络真的会有限吗?

  小哥摇了摇头,“你们这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

  “但如果每次都是急用网前不行,可能你找我这个小哥没有用,你得找伟哥才能把这破网支棱起来。”

500

  保洁篇

  时间久了,就连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都忍不住吐槽我们:

  “你们老板一天天都不来办公室,只能每天看着他的照片扫地擦桌子。”

  “时间久了,说实话,有点怪怪的...有一种过...清明节...是法定劳动日可以放假吗?”

  “在我的认知里,老板是那个给我发工资的人,

  工资,是我工作以后才能获得的报酬,

  但工作,是老板不来就看不见的活儿。”

  “就算我把办公的桌子擦得锃光瓦亮,亮得这个办公室都不认识它,擦得老板都配不上这桌子,但老板不来,那还有什么意义。”

500

  类似这样会心一击的暴躁吐槽实在太多了,院办们每天的生活都变成了笑中带泪——

  既然是《吐槽大会》掀起的热潮,导致我们被迫成为了被生活吐槽的主咖,那你们完蛋了!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跳海大院,今天就来强行碰瓷合理讨伐你们了!

  你带给我们的会心一击,接下来我们将用十倍吐槽回去!

500

  太凶了。实在是太凶了。这季《吐槽大会》实在是太凶了。

  凶到我断定全节目最最紧张的部门一定不是演艺部,而是安保部门。

  先说说蔡明老师

  节目说蔡老师上了27次春晚,真是比我活的年头还多。也就是说我还哇哇大哭不会说话呢,蔡老师就已经把潘老师骂的和我一起哇哇大哭了。

  狠,太狠了。

  而且录完决赛,张绍刚老师别说和蔡老师一起上春晚了,估计下半辈子都只能过鱼人节了。

  还有易立竞老师。听她说脱口秀,根本不是为了发笑,而是发泄。

  “思纯,你拿周冬雨当朋友,你看如今人家理你吗?”

  “你知道书除了封面还有内容吗?除了用来拍照,还能用来阅读吗?”

  朋友们,这哪里是脱口秀,再多说两句,脱口秀直接变成甩手干。

500

  凶归凶,院办猜你们还是想吐槽绍刚老师,咋还不下台吐槽大会?

  你们以为绍刚老师真就只有吐槽大会这一个舞台吗?(是啊!)

  大伙想想,主持人圈如今还接受他吗?

  他难道真的觉得自己在台上控场还有人听他的吗?你瞧瞧上一期,连自动门都不听他的。

  他上吐槽大会是靠实力吗?不,是靠那身颜色不搭嘎的衣服。

  《人物》杂志就写过,绍刚老师平时不录节目就在学校教书,下班就踩着自行车给老婆孩子买菜做饭,人生下半场除了能在吐槽大会上当主持人,就只能在学校里教学生该如何主持吐槽大会,这种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精神,在台上嘴瓢念错广告难道不值得原谅吗?

500

  李诞也是狠人,这年头,打男篮连手都不用了,直接上脚,而且要上还直接上亚洲最佳国脚,狠啊。

  后来范志毅要求李诞脱衣服下场,下期节目来亲自当主持人时,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务必把话筒杆焊死在舞台上,不然我怕范指导万一上头了,揭竿起义怎么办?杨蒙恩可是只会啃草不懂踢球的啊。

  除了嘉宾凶残,这期《吐槽5》的赛制也随意的很——

  一开始因为赛制过于复杂我没看明白,一度很迷茫,为啥张绍刚身后的椅子说空就全空了,难道这就是皇帝的嘉宾吗?

500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都因为没有作品,著作撑不到下半场被和谐淘汰了——

  比如宋方金老师,微博常年评论3转发5,自称编剧,但iphone出到12,他的《手机》也没出到2,“制裁”郭敬明和于正后终于在舞台大呼爷青结,却忘了看他书长大的王建国都早已是一位中年编剧。

  而且在早些年,宋方金老师就放话了,请的嘉宾什么玩意儿,“没有宋丹丹老师,你们让我怎么吐槽。”

500

  但说到这,我还不得不点名批评以下几位嘉宾:

  赛制都这么激烈了 ,却还有几位选手不务正业,在舞台上偷偷划水。

  先来批评一下大张伟

  有人说大张伟说的不是脱口秀,我想反驳,但半天我却没想到,该怎么去形容。

  后来我明白了,大概是他的表演形式,无法被语言形容。因为语言只是人类用来形容事物的一种工具,但很显然,大张伟这种在舞台上不务正业的,可能根本无法使用工具,更无法被工具限制又唱又跳又发疯的原始本能。

  恭喜大张伟,在脱口秀舞台创立了一种全新的喜剧表演形式。

500

  还有阎鹤祥老师,您为了赢这场比赛,又是美人计又是苦肉计,愣是用孙子兵法抢走了广大脱口秀演员的集体饭碗,把演员都逼成了孙子——兵法的受害者。

  但其实比起您,我更害怕的是五条人在这个节目上,也使用《孙子兵法》,那可就完蛋了。

  毕竟《孙子兵法》第十四计,叫借尸还魂,意思就是复活复活再复活复活的意思。

  还有王勉,终于不玩吉他了,本以为他是想靠纯文本证明自己也是有硬核脱口秀实力,没想到,人不但直接请人伴奏,还在舞台上放了歌词大字报。

  要不是李诞在场,我差点以为这不是吐槽大会,而是吐槽歌舞大会。

500

  还有一些嘉宾啊,真就是表面凶狠,内里柔弱,比如弹壳

  弹壳何许人,东北古早gangsta rapper,说唱界的老OG,结果上来就先怂了,又是给偶像示弱,又是给粉丝老师们道歉,和过去一对比简直一把辛酸泪。

  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弹壳,院办还是要恭喜他一下子,虽然红花会解散了,如今上了吐槽大会,把说唱差点玩成阎鹤祥在节目上的那种非相声型说学逗唱。

  业绩也是有目共睹,几场吐槽大会下来,壳总的衣服算是全场最贵,估计赚了不少出场费。

500

  说到扩展业务,院办就又不得不批评一下弹壳的同行,那吾克热了。

  新说唱结束两年了,温水煮青蛙都热了,那吾克热蹭吴亦凡热度还没蹭热。他自称中国阿姆,但希望他能先念两遍自己的名字试试,那吾克热。

  和那吾克热相似风格的名字,众所周知,都是尧里瓦斯、阿布力孜、拉布拉多这样的异域花名。就冲这一点,他最多算个中东外来务工rapper。

500

  如果说李诞是一条文化鲇鱼,那么《吐槽5》中几乎就是一场圈层碰撞的混战,虽然院办对一些文化此前一无所知,但感谢《吐槽大会》第五季,依旧用它的方式让我理解了许多新潮文化。

  唉,本来想吐槽一下丁太升不好笑。但我后来想了想,他在舞台上最好笑的却是观众,难道丁太升本来不就是个笑话么?

  非要我再对丁老师说什么,我只想说:

  好好活着。

  最后,虽然我不懂球。

  但看完范志毅那期后,我对篮球文化就彻底、完全、从头到脚的觉悟了,甚至一夜之间,水平直接就和CBA最具天赋的球员周琦打成了平手——

  我们都爱吃鸡蛋灌饼,我们都不会懂打篮球,但我相信,只要坚持吐槽并观看《吐槽大会》,我们都会有美好的将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