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讲明白:150亿爆仓风波

500500

事件经过

上周,多只热门中概股遭受重创,股价出现巨幅震荡,受影响的中概股包括百度、腾讯音乐、爱奇艺、跟谁学等。到了周五(3月26日),爱奇艺盘中跌近30%,收跌逾13%,一周下跌37%;跟谁学盘中跌超50%,收跌逾41%,一周下跌55%;唯品会一周下跌32%,腾讯音乐一周下跌34%。

中概股如此大规模的暴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3月24日)美国开始实施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然而这个理由却无法解释仍有部分中概股在最后收涨的情况。更令人费解的是,两只北美传媒股票ViacomCBS和Discovery出现了与那些暴跌的中概股极为相似的走势,ViacomCBS周五收盘时下跌27.3%,一周跌幅超过50%;Discovery周五下跌27.5%,一周下跌46%。

500

500

这一系列的风波始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经手的一系列巨额大宗交易,交易公司就包括百度、腾讯音乐、唯品会、跟谁学和Farfetch。

随着销售的进行,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是谁在卖出?为什么要卖?又可能会出现多少卖出?经过周末的发酵以及媒体与知情人士的披露,越来越多的矛头开始指向了家族投资基金Archegos Capital及其背后的基金管理人Bill Hwang。

500

「前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万卉在推特上透露关于Bill Hwang的消息」

风暴中心的主角

据报道,Archegos的巨额保证金追加是上周五陡然抛售以及随后多家全球银行资产负债表受到冲击的主要推手。Archegos家族办公室的背后,是此前承认内幕交易的"Tiger Cub"前对冲基金Bill Hwang。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Bill Hwang的Archegos资本管理公司在上周五被迫抛售了超过200亿美元的股票,这一系列的交易规模之大、之急,可谓是前所未有。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Archegos是主要的卖家,通过高盛、摩根士丹利和德意志银行在大宗交易中脱手的股票,累计金额近300亿美元。九只股票主导了大部分的卖出,包括中国在线和娱乐公司腾讯音乐、百度、GSX、爱奇艺和唯品会等公司。据彭博社估计,一些在正常交易时间进行的个人交易价值超过了10亿美元。

Bill Hwang是谁?500

「Bill Hwang」

韩裔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也被称为“华尔街赌徒”,1996年至2000年曾在老虎基金为亿万富翁Julian Robertson工作。2001年,他利用Robertson提供的种子资金成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老虎亚洲基金(Tiger Asia Management),专门从事亚洲证券业务,并在2007年创造了40%的年化收益率,资产管理规模迅速增长到超过80亿美元,Bill Hwang也成为Robertson的“Tiger Cub”的老将之一。

但后续的投资亏损以及香港和美国的监管问题最终促使该公司在2012年关闭,根据公开报道,老虎亚洲基金在2008年和2009年涉嫌利用重大非公开信息进行内幕交易和操纵中国股票,获取了1600万美元的非法利润。当时Bill Hwang承认了与中国银行股非法交易有关的电信欺诈罪,并同意了超过6000万美元的刑事和民事和解,随后关闭了该基金。

经此之后,Bill Hwang可能意识到自己会被各地投行永久列入黑名单,于是将公司转为家族办公室,并于2013年初将其更名为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Archegos希腊语的意思为“先行者”)。家族办公室的设立是为了管理私人及家族财富,与传统上为养老金和富人等外部客户管理资金的对冲基金不同,它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监管。

风光的另一面是风险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短短九年内,Bill Hwang就将资产从2012年成立时约2亿的资产做到了近100亿美元,其规模甚至超过了许多知名的对冲基金。起初各大投行的风险部门都对与Hwang打交道持保留态度,据熟悉他做单的交易员描述,Bill Hwang经营的是多空策略,杠杆率特别大,也就是说,他自己每赚一美元,就会堆上几倍的借贷资金。

但很快,许多世界顶级的投行都开始激烈地争夺其业务,他们对Bill Hwang的交易佣金非常渴求,并迫切想要借钱给他,以便他能够加大赌注获得更大的收益。

据报道,高盛花了最长的时间才把Bill Hwang从黑名单中删除,在这期间经历了银行家多年的游说,前两年风险部门才同意与他开展交易,并允许他成为主要客户。投行们对Bill Hwang历史声誉及其潜在风险的担忧,都被与他合作的潜在高额利润所打消,对高收益高涨的贪婪情绪盖过了对高风险的恐惧情绪。

而Bill Hwang依旧按照其惯有的激进投资风格进行着高杠杆高风险的交易,包括在中国科技公司和美国媒体巨头等股票上加杠杆大举建仓。据说一些银行向Archegos提供贷款,使其杠杆率高达8倍,这意味着该基金每买入一只股票,银行就会多借给它7倍。在一些交易中,杠杆率可能达到了20倍之多。也就是说,Archegos能够在既不公开披露仓位,也不拥有标的证券的情况下,积累大量的、以债务为基础的仓位。

高杠杆遇上市场“灰犀牛”引发的爆仓连锁反应

触发此次爆仓连锁反应的第一块多米诺牌是Bill Hwang重仓的股票Viacom在3月23日宣布拟增发30亿美元。消息发布后,其股价在短短四个交易日从101.97美元大幅腰斩至48.23美元。高杠杆加上重仓股票的大跳水,让Bill Hwang管理的基金在margin call边缘游走。

Viacom大规模增发是Bill Hwang遭遇的第一个灰犀牛事件,第二个是国家开始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更加严厉的监管和整顿,第三个是电子烟参照卷烟管理。这三个事件都对Bill Hwang重仓的股票造成了精准而重大的打击,此外,3月2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修正案也对整个中概股产生了不小的压力。

随着利空消息不断传出和赌注的破裂,Bill Hwang的主要经纪商,其中包括瑞信、野村、高盛、摩根士丹利。开始要求他提供更多的抵押品,随后行使权利,对他的头寸进行清算,以收回资金。一旦银行开始清仓,就引发了其他投资者的抛售,以避免那些价值即将暴跌的股票的损失。九只股票在这次抛售中首当其冲,分别是ViacomCBS、Discovery、Shopify、腾讯音乐、百度、GSX、iQiyi Inc.、唯品会和英国在线零售商Farfetch。

据测算,Bill Hwang估计亏掉了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5亿),也是“人类史上最大的个人投资者单日亏损”,由此引发的爆仓总金额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约合人币7800亿元)。

3月29日,野村发表声明表示,其可能因与一美国客户的交易遭受巨大损失,预计亏损20亿美元,其股价也一度创下十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下跌超17%)。

500

随后瑞信也称与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发生保证金违约,该事件或将对第一季度财务造成“重大影响”。《金融时报》早前报道,瑞信因Archegos Capital清算而损失了30亿至40亿美元。不过具体的损失数据暂时还无法量化,截至3月29日收盘,瑞信大跌11.54%。

500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未对此发表评论,但据CNBC报道,摩根士丹利曾告诉投资者,它在过去几天在大宗交易中售出了价值150亿美元的股票,目前没有更多的大宗交易可以进行。

彭博社报道称,高盛也已经大幅降低了对爆仓的风险敞口,并告诉客户,任何因此而对其财务数据造成的影响都将是微不足道的。

500

野村证券是麦教授的超量子量化私募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千万不要出事呀。麦教授给野村打call (如果有些许作用的话)。

随后又传出了新的瓜,Archegos Capital的一位投资者透露,在上周五市场崩盘中遭受重创的不仅仅是Bill Hwang,同为老虎系的分析师——腾跃基金的创始人Tao Li也卷入了其中。Tao Li曾在Bill Hwang的老虎亚洲担任董事总经理,后来创立了腾跃基金,并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该基金披露,截至2020年底,其管理的监管资产超过100亿美元,这个数字包括杠杆,比其上一年的40亿美元翻了一倍多。该投资者表示,Tao Li曾谈到一只在上周五中暴跌的股票,那就是跟谁学(GSX),而跟谁学在上周五的跌幅比其他被纳入清算的股票都大。

500

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认为,长期以来一些不知名的对冲基金一直在策划对跟谁学(GSX)的卖空。Carson Block在推特上回应关于Bill Hwang是1月份对跟谁学(GSX)进行轧空的幕后推手之一时也提到了这一点。此外,Block认为他们做多是因为他们认为有轧空的可能。

500

但后续又有网传辟谣说Tao Li与腾跃基金与此事无关,但事实究竟如何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

500

爆仓风波可能造成的影响

总的来说,整件事的发展的逻辑和脉络大概是这样的:

1) Bill Hwang的对冲基金利用高杠杆建立中概股多头

2) Viacom增发,市场反应消极,股价大幅下跌

3)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通过,在线教育政策改变,电子烟管理政策改变,市场开始恐慌,相关股票大受影响

4) 银行开始清仓,市场恐慌情绪引发大单抛售

5) 部分中概股接连暴跌

6) 对冲基金保证金不足以补充支付保证金

7) 对冲基金投资者、经纪商、杠杆提供者等一起蒙受亏损

8) 巨大的亏损可能引发市场的震荡

Bill Hwang这种高杠杆的玩法爆仓是迟早的事,盈亏同源,之前的收益有多风光,现在的亏损就有多疯狂。Bill Hwang的对冲基金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和麻烦还在继续,所有与之相关的个人或机构的恐怕都难以独善其身。

尽管披露的信息有限,但Archegos事件还是引发了人们对银行风险管理的质疑,这很可能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一位华尔街资深交易员说:"问题不在于银行贷款的数量,而在于银行是否认为自己已经适当地进行了对冲,以及在潜在的清算情况下,银行对贷款所采取的抵押品是否放心。"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