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女孩的自救日记

  这阵子我很低潮,要命的是身边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问我“你为什么低潮啊?你明明就过得很好啊!”

  有一种“你凭什么啊太不知足了”的言下之意。最要命的是,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

  1

  有一种人叫伪佛系,比如天天说工作不过如此生活最重要,然而下班后抱着招聘平台猛刷;比如天天说焦虑也没有用赚不了大钱,然后一下玩音频一下搞视频就怕没有足够技能跟不上时代。

  比如天天说公众号就要写自己想写的,反正也不打算商业变现,管这么多干嘛?然后每每碰到点击量不佳便捶胸顿足、反思自身、苦恼不已。

  对,我就是这种伪佛系。

  但我不喜无病呻吟、不喜咳声叹气,看红楼梦最讨厌林黛玉,看环珠格格最讨厌紫薇,我能不断告诉自己“哪这么多废话?嘴皮抱怨不如起身行动”,所以就算是伪佛系,我也往往能平衡焦虑。

  过去这几年我一直这么认为。

  在同事眼中我每天蹦蹦跳跳地上班,上班找人讲话聊八卦,跟老板开会时各种嘴砲也不会被骂,中午吃完饭还能顺便去公司旁的公园小走一下,只要抱怨一下生活跟我相好的同事就会吐槽“你就是日子过太好了”

500

  公司附近的小公园

  从小妈妈就教育我要惜福,只要饭没吃完就揍我的头:看看埃塞俄比亚的难民,惜福!出社会后,我更一直将惜福奉为圭臬,虽然嘴上爱抱怨,但每当遇见工作上的任何不如意,我会一再在心里唸叨:看看路上奔波的外卖小哥,想想大山里刻苦上学的孩子们,你就是日子过太好了!

  有饭吃有房住有猫撸,有(我自认)喜欢我的同事和主管,这样的单身姑娘有啥好不满呢?在B站,有各种单身人士的VLOG,煮煮饭插插花配上优雅的音乐,可爱的小房子里猫儿跳跃,标题基本都会是:独居北漂,月薪XX,不畏将来不念过去。我同事也都认为我应该是这个画风。

  过去这几年我一直这么认为。

  直到最近我发现自己陷入一种对于工作怎样也提不起劲的麻木感。这感觉从2020年年末就开始隐隐发作,到近期更来到高峰。我明显感觉工作状态极差,陷入一种“反正再怎样努力,结果也就是这样”的麻痺。更可怕的是负面情绪暴增,主管的一些些话、在公司的一点点小不如意,就会放得无限大。

  我发现自己下班后跟人所讲的全是负面,谁谁谁多傻逼、公司领导这样那样多脑残。

  过去我可以靠一部精采的电影、一本拓展思考的书就可以调整,但现在只想重看已经看过三百次的BJ单身日记、书翻了三页就丢到一边;过去我会调侃公司但确实真心喜爱、想着如何提升自我替公司解决疑难杂症,但现在在公司表面上为同事的话而大笑,内心一片空旷波澜不兴。

  我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职场老油条,看着新人热血沸腾只觉得呵呵哒,面对年轻人却又没有足够自信(想到以后可能会跟诸多九五后竞争一份工作就焦虑),开始把“反正也就是这样”挂嘴上。

  每天没有什么开心或不开心的感觉,上班就查资料应付工作凑字数,一天的工作也没有任何收获或成就感。某天晚上阿竹把我洗好的内裤扫到地上、再用小爪子狠狠踩了好几下,我面无表情地捡起来,拍拍猫毛,放回原位(请别问我有没有重新洗干净再穿)。

  我不断不断指责自己“你已经够幸福了,有多少人在2020年去世”,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认为自己矫情。闲人就会矫情!于是我采取自救手段一:忙死自己。

  2

  忙飞吧女孩!

  我报了个泰文班,又打算找家酒吧打工、学习调出像样的长岛冰茶。对了,告诉各位女孩,找酒吧兼职请看清,我在输入“酒吧兼职”时跳出许多日式酒吧的招聘,当时一度幻想:日语基础会话稍微练一下就可以(以前学过日文)、英文对话更是轻松自在,生平最爱跟人喇赛(聊天),成为酒国女帝应该无障碍。

  然后猛地发现日式酒吧招聘公告下的一条小字,三十岁以下

  得得得,此路不通。(顺便打自己两个耳光,都几岁了还想着陪酒,妈妈桑!)

  结果并没有实现忙飞的目标,我找的那家清吧清闲得紧,一个晚上差不多一组客人,老板娘比起教调酒,更爱请我喝酒。第一次上工就喝了老板娘自酿的梅子酒山楂酒和珍藏的红酒,虽然我一开始就表明可以不支薪,但还是喝到不太好意思。

  第二次上工同样轻松自在,去酒吧的第三次我没忍住,一边念泰文、一边看着滑手机的漂亮老板娘,妳其实应该不用找人吼?还得教调酒,多累啊哈哈。

  本意是客套,没想到老板娘深觉有理,自此没有再找过我。

  履历是最好的自我证明。

  酒吧计划破灭,谁怕谁,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忙。年过三十,为什么会丧、会没有自信?就是因为认为自己没有社会竞争力!于是某天晚上我把六年都没有使用的招聘网站一个个下载好,然后开始上传履历。

  然后我发现低估了写履历的难度。六年来我在舒适区打滚,左手骂民进党右手预估未来两岸关系,在自己的小天地自娱娱人,如今才发现自己退回到研究生毕业那一年的青涩紧张:到底如何把日常的“找选题、写稿、策画专题、审核文章”这种名词形容得专业非凡、让人惊叹?

  天,这比写情书给老板还要难!

  我开始传简历给近期找工作的朋友看,搜集各路人马意见,也被批评得体无完肤,“你写‘我的公众号粉丝不多,但打开率不错’?这位大姊,谁会在履历上承认自己粉丝不多啊!”

  但是事实嘛...

  “还有,你写社会观察敏锐?有爆款文经验吗?”朋友推了推眼镜。

  我想了老半天。“呃,我最近开始搞今日头条号,终于有一篇10万加,这样子算吗?是今日头条耶,其实不算什么...”

  “写上去!”

  被吼了几次、再加上连续刷了数个B站“HR想要什么人”的视频之后,自信满满将履历上传,才发现更难的在后头。

  你原先认为自己履历完整光芒四射,三十而已不必惊慌,没过几天就如同一个等待男友电话的二十岁小姑娘,对着手机咳声叹气,任何电话都立刻接起深怕错过命中注定的他。

  你钟情的爱人一眼都不瞧你,“请发履历过来”的通篇是你自认“不必屈就”的对象:你认为是自己履历写得不够好看,在下班后的夜晚抛弃追剧不断改履历,但三天后打开招聘网站发现对你感兴趣的HR不到三人。

  我以为我做的不错 → 我为什么没有人要 → 原来我这么没有竞争力 → 公司竟然还留着废物的我真谢谢 → 原来我离开这家公司哪里都去不了 → 我以为我做的不错 → 我为什么没有人要...

  接下来的日子我陷入了这样子的无限循环。

  3

  某天早晨醒来,普通的太阳普通的蓝天,我突然感觉自己被一种“哪里都不想去、但又不想窝在已经熟悉到厌倦的环境”之复杂心情围绕。

  我点开微信,预订了一家在什剎海附近的四合院酒店,背上平常上班的包包走出家门。

  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外是四合院的院落,小庭院上方四四方方的蓝天,阳光正好洒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我瞇起眼睛晒太阳,酒店小姐姊却突然咚咚咚地敲我房门。

  “这个男生也是台湾的,健康宝好像注册不了,你帮忙看看?”

  凭着多年北漂经验,这男生绝对是来出差的,一下飞机就被拉去隔离十四天、啥都没搞清楚的那一种,笑得很尴尬。“对不起喔,我刚试了好多次,这个身份证号台胞证的号码过不了。”

  “你用成大陆的健康码了,台湾人得用外籍的健康宝注册。”我接过他的手机,打上“health kit”字样。“这里,证件号码,输入台胞证号就可以。”

  “竟然是用外籍的喔!”男生睁大眼睛,有点意味深长的笑。

  “对,外籍,常会有这种情况。待久你就知道了。酒店的登记系统对港澳台,也常用外籍。”

  “有时候系统就是这样啦!没有什么政治上的意思。”酒店小姐姊求生欲很强地补充。

  什剎海是以前我姊姊来北京玩时很喜欢的地方,噢还有我的前男友,这傻子挺享受在什剎海漫步时被酒吧拉客的小哥哥们热情招呼“Welcome Welcome~~come in come in~pretty lady inside”。啊,疫情前的什剎海,曾经这么热闹啊!

  一位也在媒体工作的台湾朋友之前跟我说,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得到什剎海走一走。“这样我才会记得我在北京,这是我喜欢的北京的样子。”

  这样一想,以前的我也很喜欢北京啊!为什么最近总在抱怨呢?不是抱怨工作,就是抱怨北京(车子看到行人就加速,恨不得撞死你!) 

  但我曾经真的很喜欢写出来的每篇稿子,曾经发现一点点北京不同的人事物就能很开心。

500

  就这样走了一下午(顺便去了趟宋庆龄故居,庆龄夫人园子里的樱花开得粉粉嫩嫩),晚上随便走进一家餐馆,我,不顾及旁人眼光,自己一个人点了半只烤鸡。

  烤鸡加上一大堆配料,放在一个占据桌面快二分之一的盘子上,而我旁边的桌子是一位纤细少女,吃了三口意大利面,正跟男朋友撒娇“好饱喔吃不下了”。

  我一边用手掰下鸡腿,一边看着石原里美的无敌笑脸配饭。

  很尴尬的是电视剧才开演不到十分钟我就风卷残云地扫光(顺便舔舔手指的那种扫光),等回过头找服务员时,才发现年约二十岁的服务员在我身后看着我──准确地说,他在看我的手机荧幕,看得挺认真。

  “不好意思,你也喜欢石原啊?”看到我在瞪着他,他如梦初醒。

  然后我们从石原聊到平时看的电视剧,再聊到他年纪轻轻就离家到北京打工,虽然那家店非常繁忙,但是他忙完后还跑到我身边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们甚至探讨了一下中国与美国未来的关系(在北京,人人都能聊两句中美)。

  “再喝一杯吗?”他问我,露出可爱的小酒窝。

  “不喝不喝,两杯了,你们的酒好贵。”

  如果这在电视剧里,应该就会有“哎呀我请你喝一杯吧”的桥段,但是这哥们只是大力点头,“对,我也觉得我们家酒挺贵的!”

  “我好羡慕你啊,有工作经验,赚得比较多。”结帐后他帮我开门,我们在餐厅外头又闲聊了一会儿,他突然有感而发。

  我很认真地看着他那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以前刚毕业在上海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特别迷茫,那时我曾经跟酒吧里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哥说,好羡慕你啊,事业有成。结果那个大哥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他说,你才几岁?二十五?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回到二十五!”

  “你年纪轻轻,做什么都可以啊。我啊,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变成一个成熟麻木的老油条,我写的东西不再有突破,我就是这样子了,我就到这里为止。”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变成那种一方面认为自己有能力、不甘平凡,一方面又害怕跟年轻人竞争,每当公司有厉害的新人入职就提心吊胆的。”

  “我最近在整理履历总会有一个想法,就是我过去所自豪的成绩,是不是在别人看来,也没什么?甚至连我自己都感觉,我做的别人是不是也能做?甚至更好?”

  我讲着讲着,突然发现气氛沉重,拍拍他。“对不起啊,我说多了,但你现在二十岁很迷茫,放心吧,你到三十多岁还会有其他烦恼。”

  “不会啊,你不是说你写东西的?我就不会写,挺厉害的,姊。”

  姊你大爷,小心我抽你。

  走回酒店的路上,我在招聘网站上发了私信给联系过我、而我认为“不用屈就”的某家公众号。“您好,这些天我看了您的公众号,我觉得某篇文章某个角度挺有意思的,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再加上什么什么角度。”

  “我也好奇想问问您,您为什么发面试邀请给我?我有哪一点在您看来比较突出?”

  这样做可能对方觉得你有个性,可能觉得你是个宇宙大傻缺。但是管他的?发完之后我回酒店,意外睡了一场超级好觉。

  隔天我几乎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再隔天的周一晚上,我无聊点开招聘网站,看见一封回覆──不是“你个傻缺”,而是那位主编认真的回覆。后来我们聊了,我们商业互捧了对方,我们也都发现对方不合适。

  但是,除了现在这家公司之外,我在别人眼中也是有亮点的啊。

  对不起各位,都大龄青年了还这么幼稚,这么爱撒娇,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但这确实安慰到了我。

  最后附注:我爱公司!我爱公司!我爱公司!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老板~来喝一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