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克”星?

3月上旬,青岛胶州湾海域突然出现大量海星,疯狂捕食养殖区内的蛤蜊、牡蛎等贝类。尽管养殖户们积极自救,租赁渔船、雇佣潜水员前往海底打捞海星,但依旧难以弥补损失。

500

2021年3月16日,青岛渔民把捕获的海星吊装上岸。图|IC photo

据统计,此次受灾面积约10万亩,预计造成经济损失约1亿元。胶州湾贝类养殖户欲哭无泪。

海星泛滥成灾事件屡有发生,为何难以控制?

文丨崔赫翾 瞭望智库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老江湖”,不是吃素的

看起来温和的海星,可是个“老江湖”。

最早的海星出现于距今约四亿五千多万年前的奥陶纪晚期,一路经历多次大灭绝,最终坚强地生存到了今天,多亏了它的独特生存法则。

500

2021年3月10日,青岛渔民在胶州湾红岛渔港卸运海星。图|IC photo

*跑得慢,但“站”得稳

海星通常有5个腕,不过有的也会多达40个腕,这些腕下侧并排长有4列密密的管足,大个的海星有好几千管足。

平时,海星总是腹面着地慢慢活动,平均速度在0.89-2.7厘米/秒,即使是最快的沙海星也只有4.7厘米/秒。但遇到大风大浪时,这些管足可以让海星立于不倒之地。

海星利用一个叫做罍(léi)的器官改变管足中水压的变化,原理和液压机差不多。它们将管足内的液体排到专门的囊中,使管足内部形成真空,可以牢牢吸住物体,狂风暴雨都不怕。

*打不过,但好得快

海洋中凶猛的生物比比皆是,体量弱小的海星遇到捕食者要怎么办?

它们会选择壮士断腕,甚至当它们感受到气温升高的时候,也会自断“双臂”,来给身体降温。有些种类的海星在自然条件下,完全再生一条腕要7个月。换句话说,哪怕将海星大卸八块扔到海里,它也能重新愈合,只要有时间它们就能变成多只海星。

*欺弱小,但从不失手

海星本身体量不大,主要吃贝壳类、甲壳类动物,有时也会吃一些小型鱼类。总之,“老江湖”压根不吃素。

海星一旦盯上目标,就会慢慢靠近,先用管足吸住它们的壳。如果贝类不敌这个力量,就会被拉开一个缝隙露出贝类软体,假如贝壳的力量很强也没关系,海星的Plan B就是持久战,长时间将其抱住,直至贝类力气耗尽或者缺氧死亡。

反正,只要贝壳被拉开一条缝隙,海星就可以把贲门胃从嘴巴里翻出来伸进贝壳里,向猎物喷射消化液。如果猎物比较小,贲门胃甚至能直接把猎物包裹起来。

最后,海星会把贲门胃收入体内,吸食已成黏液的猎物。

总之,让海星盯上的贝类大多都凶多吉少。

*吃得少,但能一直吃

海星的消化系统非常短,胃又占了大部分,导致它的肠道短小,消化吸收能力弱。据研究,多棘海盘车只能消化食物的5.7%,因此它必须不断吞食东西,才能满足身体需要。此外,海星不仅凶狠还存在过度捕食的习性,它们会杀死十个贝类,但可能只吃其中一两个。

2

它为啥有这么大破坏力?

此次泛滥的就是多棘海盘车这种海星,它分布在黄海渤海水域,青岛沿海正处于这个区域内。青岛人喜欢“喝啤酒吃蛤蜊”,多棘海盘车也很喜欢。

眼下正是放蛤蜊苗的时节,如果没办法彻底清理海星,放蛤蜊苗的日期就会被推迟,将大大降低其成活率,等到了收获季节,给养殖户造成的损失大到不可预估。

看起来人畜无害甚至还有点好看的海星,为啥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呢?

一是“粮”多。

海星具有向食物富集区聚集的习性,主要捕食双壳贝类、海胆、牡蛎和海葵等。胶州湾的贝类养殖规模逐年增大,已经达到了2万公顷。饲养贝类的渔民人为投放贝类种苗,相当于给刚刚沉到海底的小海星们“加了餐”,实际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养殖区内的海星往往很多,养殖区外就很少。

二是“敌”少。

海星并不是天下无敌,鲈、真鲷、小黄鱼等肉食性鱼类都是它的天敌。但早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这些天敌的数量急剧减少。

缺少天敌的情况下,海星幼体成活率提高。海星进入成年后,天敌就变少,只有海鸥和海獭偶尔来捕食。伴随着气候的变化,人为海洋环境的破坏,这些天敌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

三是自身强。

海星繁殖能力超强,个体产卵量很大,一次可达250万粒。另外它还有一个特异功能:再生能力。

天敌减少、食物减少、繁殖能力强,原本生活在深海的海星逐渐向浅海移动,并形成优势种,处于浅海的贝类养殖区迅速暴发了灾难。

3

另一个主因,生态失衡

这与人类的活动息息相关,造成生态失衡的主要原因是过度捕捞和在海域养殖时忽视对生态体系的维护。

500

2021年3月21日,山东青岛,约6万斤蛤蜊种苗在城阳区红岛渔港装船准备投放到养殖区。图|IC photo

其实,我们与海星还有过一段蜜月期。

20世纪60年代,胶州湾里也有过海星。在食物匮乏的年代,渔民随着蛤蜊的踪迹捕食海星,靠其丰富的营养成分,度过了食物匮乏的岁月。

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渔民不再吃海星,而是把它们做成肥料,提升土壤品质。

此外,海星还可以被做生物防腐剂。

那时,生态环境趋于平衡,一万亩左右的海域里,一年大约能捞上几万公斤海星,海星捕食蛤蜊未引起过人们的重视。

不过,近20年,一切都开始变了,在与过去同样面积的海域里,一个月就能捞上来几万公斤海星。

2006年,青岛黄岛海域就遭受过一轮由多棘海盘车、海燕海星共同组成的联军入侵。海星疯狂地摄食鲍鱼、菲律宾蛤仔、扇贝等养殖经济贝类,一个海星一天能吃掉十几只扇贝,食量惊人。

受灾最严重的黄岛街道后湾,10户鲍鱼养殖户的损失就超过了千万元,而同期该地区的房价不过2000-3000元/平方米。

2007年4月,海星又卷土重来。青岛胶州湾的海星密度高达每平方米300个,高峰期每天在3-5亩海域内能捕到海星500多公斤。

并且,今年,胶州湾海水温度偏低,为海星泛滥提供了温床。海星最适生长温度为15~20摄氏度,水温高于25摄氏度时,海星较少。

早在2007年,胶州湾也出现过海星大规模泛滥情况,不过随着海水的逐步升温,海星慢慢自行退去。

红岛养殖区的菲律宾蛤仔受害面积达到60%,部分养殖区蛤仔死亡率甚至达到80%,一条60马力的渔船一天能捞出一吨多棘海盘车,整个养殖季青岛产量损失十余万吨。

今年,胶州湾贝类养殖户很忙,出海5个小时就能“满载而归”,一条船一天能打捞4000-5000斤海星。收购商每天都来收购,因为海星太多,很多渔民直接用大吊车,将一网一网的海星吊上岸。

不只在中国,多棘海盘车曾随着船只的压舱水被带到欧洲、北美、塔斯马尼亚岛等地区的海域,并在当地成功入侵繁殖,给当地渔业造成重大损失,因此被列为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物种之一。

早在1974年,日本鸟取县就暴发过多棘海盘车灾害,当年增殖放养的东风螺几乎被多棘海盘车摄食殆尽;7年之后,又是在日本,多棘海盘车又对放流的魁蚶痛下杀手。

1999年,塔斯马尼亚渔民从海底捞到了这种从未见过的海星,此后,多棘海盘车不仅持续危害当地贝类养殖业,还沿着澳大利亚沿岸北上,造成当地特有鱼类粗体澳洲躄鱼的急剧减少,原因是这种鱼产在藻丛里的卵团被海星大肆掠食。

4

吃货请战,有用吗?

看到这些新闻,不少网友纷纷请战,去胶州湾吃海星。

吃,真的能管用吗?

500

青岛一家海鲜自助餐厅摆放的海星。图|视觉中国

我们已经吃了巨量的牛蛙和小龙虾,但它们仍然作为入侵物种危害中国水体。

而且,海星作为一种食材,吸引力并不大。一是海星身上坚硬的“棘皮”和“骨骼”占了很大部分,可食用部分并不多;二是人们平时吃的海星其实是它的生殖腺,含有轻微毒性,一般吃后嘴里会有酥麻的感觉,不建议大量食用,尤其是身体虚弱的人。

况且,卖海星的收入能弥补损失吗?

目前,捞上岸的海星还能卖得出去,大个的售价能达到4元/斤。然而人工、雇船、下笼这些流程所需成本已达3元/斤。加之,海星上市越来越多,受供需关系影响,收购价有可能进一步下滑。

那还有什么好办法?

70年代,日本曾泼石灰进行灭杀,此种方法虽然可以消灭海星,但是在海洋中不能轻易使用药物,否则会造成更大灾难。

因此,在没有特殊手段防治之前,人们只能用潜水员捡拾海星的方式清理,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一般每艘捕捞船上配备1至4名潜水员,天一亮就出海,到达捕捞区域后,潜水员或背着氧气瓶,或利用气泵气管,潜入7米或者更深的海底,用手一个一个地捡海星。这种捡拾方法效率不高,收效甚微。

具体到我国,今年青岛近海海水温度偏低,目前无法预测海星何时会变少,只能采取多种措施加快速度将其打捞上岸,最大程度降低给水产养殖带来的损失。

所以青岛市发布通知,“必要时允许渔民在养殖区内围海底布设大网目地笼网进行诱捕。”

地笼又叫“绝户笼”,只有一个入口,网目特别小,里面一层套一层,这主要是利用虾贝类水产品喜欢钻的特点,一旦沿着第一个入口进入,就会一直往里钻,最终被一网打尽。

山东此前发布的《关于加强海洋伏季休渔管理工作的通知》曾要求,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生产、销售和使用国家规定的禁用渔具和地笼。

现在重新允许使用地笼,实属无奈之举。

从根本上说,这次的海星成灾是海洋生态系统失衡的一个表现,是许多生态危机层层累加下的结果。因此,只有解决大环境的恶化,才能稳定海洋生态系统,从而解决问题。

参考资料:

1.青岛胶州湾海星暴发的原因找到了!捕捞还需十几天!丨齐鲁微报刊,2021-03-17

2.多棘海盘车行为生态特征及防治策略初探丨中国海洋大学硕士学位论文,李淑芸,2014年6月;

3.海星之患丨探索频道

4.海星入侵,狂吃蛤蜊扇贝,网友排队请战!可行吗?|红星新闻2021-03-17

5.胶州湾突发海星灾害,海洋专家详解诸多疑问|科技日报,2021-03-17

6.海星大举入侵胶州湾!何以疯狂至此|中国环境,2021-03-24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