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军扫射的日军机枪手秋山良照

侵华日军素以暴虐和凶残闻名。不单是在中国战场,任何一个对日作战的战场上,要想活捉日本俘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在八路军中,有一批特殊的战士:他们曾是日本兵,却在感化下,成为抗日先锋。

俘虏3天内被释放

平型关之战,尽管八路军歼灭千余日军官兵,但始终未能活捉一人。随着战争进程,被八路军俘虏的日军越来越多,向八路军、新四军投诚的日军也从无到有。

1940年9月,产业工人出身的日军士兵坂谷义次郎,不堪忍受日军对中国人的烧杀、抢掠和强奸等暴行,率先向新四军投诚,后来牺牲在抗日战场。在他之后,南通汇龙镇有14名日军士兵向新四军投诚;巢湖县日军一个小队20余人,在小队长川井一太郎的率领下起义,参加新四军,与新四军并肩抗日。

八路军总政治部对日军俘虏工作做出明确指示:对于俘虏的敌军士兵,不但不应加以杀害和侮辱,而且要加以优待,以争取其投诚;然后有计划地派回去进行瓦解敌军的工作。

鉴于日军有“士兵在作战后失去联络一星期以上后归队者皆被枪杀”的情况,八路军发布关于俘虏政策的新规定:“今后凡捉到俘虏,除特种人员劝其留在我方以外,其余的一律尽量优待,并发动群众慰劳,给以很好影响,立即欢送释放,至多不得超过3天。”

500

换身军装打“鬼子”

1939年1月2日下午,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村锣鼓喧天,八路军前线总司令部召开新年联欢会。联欢会接近尾声时,3名日本战俘衫本义夫、小林武夫、冈田义雄走上舞台郑重声明:“从今天起,我们正式参加八路军!”

这3个人成为第一批“日本八路”。在八路军俘虏政策的感召和衫本义夫等“日本八路”的配合下,日军战俘参加八路军的人越来越多,由“日本八路”创建的“反战同盟”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在抗日战场上,这些换上八路军军装的日本战俘,一下子成抗日尖兵。

“日本八路”编写大量日文宣传品。“反战同盟”成立3年多,就编写宣传品100多种、印刷80余万份。“反战同盟”山东支部先后编印出版了《士兵之友》、《阵地通信》、《曙》等宣传刊物,特别是日文杂志《觉醒》、《士兵之友》,对于日军官兵了解战争性质、战局真相和八路军的宽俘政策、帮助他们从战争中觉醒起到了重要作用。

配合八路军、新四军组织发动政治攻势,也是“日本八路”的长项。战场喊话是我军瓦解敌军的重要手段,“反战同盟”成员参加战场喊话后,由于他们熟悉日军情况,精通日语,对八路军的俘虏政策又有切身感受,因此对日军的战场喊话发挥重要作用。

此外,日本“反战同盟”还采取给原所在日军部队写信,在日军据点投放慰问品等手段,开展宣传工作,起到了瓦解日军斗志的效果。这样有的放矢的信件,瓦解日军的效果非常理想。

“反战同盟”成立后,日军新战俘的教育争取工作大都由“反战同盟”负责。1944年初,日军飞行员山田敬马从济南基地起飞,因发动机故障,降落在潍县北部海边时被民兵活捉。送到渤海军区后,抵触情绪很大,经“反战同盟”做一段时间工作后,态度有所改变。

这时,他的父亲、关东军的高级将领托济南敌酋向八路军提出:愿以在押的八路军2名重要干部换回山田。当时,八路军设想换回坚贞不屈的渤海区公安局长李振和临淄县县长李铁峰。但当把这一交换条件告诉山田时,他却表示坚决不回去。交换出现僵局,后来经“反战同盟”劝说,山田才勉强同意。山田回去后,拒绝再与八路军作战,又被派往马来西亚前线后战死异国。

1938年底,八路军129师新7旅20团向堂邑发起进攻,与他们对战的,是日军的名古屋中队与300名伪军。日军被击溃,大部被歼。战后,20团2营7连战士赵二虎俘获日军的一个机枪手,他叫秋山良照,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娃娃兵”。

经过了解得知,他本来是一个大学生,但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下,他渐渐被洗脑。最后,秋山良照放弃学业,加入军队,扛上机枪,成为侵华日军一员。

被俘获后,秋山良照竟然还负隅顽抗,他不但拒绝八路军给他包扎伤口,还一直“八嘎呀路”地叫个不停。

回到营地之后,秋山良照仍不吃不喝,他不止一遍地称自己要以身殉国,但却迟迟未动手。夜间,秋山良照的伤口发炎了,他发高烧,嘴里不断说着胡话。营长楚大明见他可怜,便亲自照顾他,与此同时,他还派本九州帝国大学的毕业生谭立夫劝他归顺,让他别再抵抗了。

往后的日子里,团政治处的干事每天都会给秋山良照讲述日军的暴行,并说他们都被欺骗了,若想减少伤亡,拯救国民,只有弃暗投明,阻止日军继续进攻。

过一段时间,他逃跑的念头渐渐消失。

我军敌工干部向他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进行耐心的说服教育。

他也看清八路军是真正的人民军队,而日本军队是残暴的。

他亲眼看到,八路军在地里吃老百姓的西瓜,看瓜的人不在,就主动把钱留在那里。

他也亲眼看到日本兵杀死中国老百姓,特别是残害妇女和儿童的场景。

他对日军侵略战争进行反思,对中国人民的抗战有新的认识。

秋山正直、善良、有文化,大家对他都很友好。

尤其是和谭林夫,,他俩可以用日语自由交谈,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画漫画。

兴致来时,就趁着一张木桌画起来,我们几个人喜欢围着欣赏。

他们几笔就画成一个人,老人、小孩和士兵,也画女人。

又一次谭林夫画了一个胖胖的小脚女人,推给秋山良照:“给你做妻子吧!”秋山用日语大叫。我们忙问:他说什么?谭林夫笑着翻译:“他说妈妈要生气的。”

在八路军里,秋山良照有全新的生活,思想也有很大转变。

一年半之后,20团2营进行冀南突围,但由于地形复杂,日军装备精良,原本一支完整的部队,很快就被冲散了。其实这个时候,跟随一支八路军小分队突围的秋山良照,完全可以逃跑或者大声呼救,但他却没有。在日军的梳篦式拉网搜索下,这支小分队还是被发现,队里唯一的一名机枪手很快就被击倒。秋山良照见状,火速补上去,他一边大骂,一边朝着日军与日伪军开枪扫射。一时之间,听到日语国骂的敌军陷入到呆滞之中,他们不但中断进攻,还被秋山良照扫射扫倒几十人。趁此机会,2营从这个来之不易的小缺口突围而出,断后的秋山良照射完子弹后,也火速跟上来。秋山良照此举,无疑是纳了一个投名状,他虽然没明说加入八路军,但他却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他愿意与曾经的战友开战。

鉴于他的良好表现,团政治处主任李汉英写一篇《记秋山良照》登在《冀南日报》上。

后来,秋山良照离开二十团,到冀南军区,与更多的被俘日军聚集成立一个反法西斯的组织:

“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冀南支部”,秋山良照任支部书记。

反战同盟经常在八路军和日军作战前用“乡音”向日军喊话,投掷宣传品并唱“樱花”等日本歌曲,以瓦解日军的士气和斗志。

秋山良照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但能文能武,还善于作画,他能根据日军的具体情况,随时编写、印刷日文宣传品。在那段日子里,秋山良照散发给日军几十万分宣传品,不但经常与他们沟通谈心,还坚持给他们写信,劝他们及时醒悟回头。

气急败坏的日军曾悬赏打死或活捉秋山良照连升两级、赏金一万元。1942年秋天,秋山良照经冀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批准,正式成为八路军的一员,还去延安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秋山良照安全活到抗战胜利,最后在1946年回到日本,一直致力于中、日两国的友好与和平。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