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岚峰:经济学家能把美国的大危机包装成大好事,不过你会信吗?

袁岚峰:经济学家能把美国的大危机包装成大好事,不过你会信吗?

  作者:袁岚峰    来源:风云之声 微信号 

500

 拜登

 

请问,美国现在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拜登在总统就职的演讲中说,美国面临着民主体制、新冠病毒、贫富差距、种族歧视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危机。

 

不过,我的朋友、风云学会会员陈经指出,这些都还不是致命的危机。美国最大的危机,是政客们提都不敢提的,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具体而言,就是滥发国债,美元失去信用(美国政府拒绝承认的最大危机 | 陈经)。

 

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美国政府推出了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包括2020年3月28日的2.2万亿、2020年12月22日的9000亿和2021年1月14日的1.9万亿。5万亿美元这个数值简直吓死人,比中美之外任何国家的GDP都高。然而,美国政客们都对此很淡定。他们争吵的只是如何维护自己选区的利益,而不是这么多钱怎么来。

 

显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发国债。以前美国国债还有很多外国机构买,现在外国都不想当凯子了,最大的买家就变成了美联储自己。财政部发债,美联储买入,俨然成了经济永动机。

 

这种做法好不好呢?常识的回答肯定是不好。历史上我们已经见过太多恶性通货膨胀的例子了,例如魏玛德国和中国的国民党政府。

 

但神奇的是,美国政府现在居然找到了一套理论,论证这种做法是好事。这个理论的核心是,我们应该关注的不是国债占GDP的比例,而是国债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

 

500 

500 

近20年来,美国国债占GDP的比例虽然一路上升,超过了100%,但国债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却只是在2%左右波动,最近甚至还是在下降。更妙的是,不少利息是给美联储的,这些会转移支付给政府,所以可以扣掉。还有通胀能帮助赖债。考虑到这些因素之后,美国政府实际的利息支出占GDP的比例,近20年来总体是在下降的,最近竟然降到了0!

 

所以,国会议员们该换换脑子了,不要再吆喝美国国债多了。那样只会限制自己,砍掉许多不该砍掉的项目。这套理论是谁提出的呢?是克林顿时期的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以及他的合作者简森·福尔曼。1月19日,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在就任财政部长前的提名听证会上,就搬出了这套理论。她说“国债利息负担是30年新低”,应该来场大的(act big)。可以忘掉国债总额,只看发债的代价(利息就一点)和发债的收益(钱花出去,能救很多人,堵漏洞,好处多得说不完)。甚至可以用利息负担来评估总体财政状况,别的指标都不如它。这么看,美国的财政状况远比想象的好。

 

500 

珍妮特·耶伦

 

妙啊!大危机经过经济学家的理论解释后,反而成了大喜事。

 

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常识的回答肯定是没有。不过,这个理论的漏洞究竟在哪里呢?

 

陈经给出了分析。

 

事情的本质,就是美国什么努力也没付出,凭空印出5万亿美元投入市场了。别的国家这么干,就是物价飞涨,信用崩盘,资产外逃。为什么美国还没有物价飞涨?因为有历史原因。

 

这个历史原因,就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全球生产力大发展。美国通过大量进口实物商品,压低了物价。但如果考虑资产市场,例如黄金、比特币、股票、房地产,那么美元通胀得很厉害,能买到的资产远少于以前。

 

美国自己生产的实物商品只占全球不多一部分,所以美元所谓“稳定”的基础并不牢靠。长期下来,是人民币更稳,还是美元更稳?

 

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从生产流通的角度看,人民币越来越稳,而美元的乱象越来越多。如果中国与一堆国家横下心来,构建稳定的贸易圈,确实不需要美元。

 

美国可以给中国的贸易圈捣乱,这是要斗争的。疫情里中国表现坚如磐石,以及RCEP和中欧投资协议等等,都是中国贸易圈的重大胜利。

 

不只是中国,全球对美元疯狂增发的不满都很多。

 

例如1月19日,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份强化欧元地位与金融体系的战略文件。文件指出,美元干扰了欧元独立性,全球金融市场过度依赖美元。欧盟罕见地将美元定义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风险因素”,显示了“去美元”的决心。

 

由此可见,萨默斯和耶伦的理论说得再天花乱坠,归根结底也只是让其他国家买单而已。永动机的奇迹,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嘛!

 

要反击美国,就要抛弃美元。全球多国已经在这么做了,只是没有声张。

 

最终的结果会是,美国爱玩什么理论玩什么理论,没问题,爱印多少钱印多少钱,没问题,但美元不再是世界货币了。失去人心,后果很严重,这会是美国最大的危机。

 

我的朋友、著名经济学家文一教授指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超发的美元用来做什么?如果是发给美国人购买中国商品,那是一回事。如果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说,第一,美元超发提供机会,让人民币国际化加快;第二,希望超发的美元是用来刺激消费,而非大搞基础设施建设。

 

最后,真正有趣的问题是,美国人真的相信这套理论吗?

 

陈经指出了一个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冀朝鼎。他是一位留学美国的经济学家,山西汾阳人。

 

500 

冀朝鼎

 

周恩来让他在美国当闲棋冷子,长期潜伏。孔祥熙跟冀朝鼎是山西老乡,而宋子文平时讲英文,中文不熟练,对精通英文的冀朝鼎也十分信任。就这样,冀朝鼎打入了国民党的经济核心圈。

 

陈立夫有一本回忆录叫做《成败之鉴》,其中专门有一节叫做《冀朝鼎祸国阴谋之得逞》:“孔(祥熙)、宋(子文)两人都因冀(朝鼎)很能干(而重用他),结果冀为共产党在我方财政金融方针任设计工作,他专门替孔、宋出坏主意,都是有损害国家和损害政府信用的坏主意。”

 

500 

500 

有人传说,国民党的金圆券就是冀朝鼎忽悠的结果。不过也有人驳斥这种说法。也许合理的总结是:就算冀朝鼎真的提出了这样的经济计划,那也是因为国民党觉得他的理论中听,所以才采用的。

 

不是忽悠的人厉害,而是人自己就想被忽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