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地铁里投毒,拿国民做人体试验,英国才是真·战斗民族

英国这回真急了,招募90名18到30岁的健康的志愿者,让他们主动感染新冠病毒,并被观察病毒对他们的影响。被录用的志愿者会分别住进一个单独的小房间,研究人员会像做鼻咽拭子一样在志愿者鼻腔里放入小剂量新冠病毒,志愿者只需要躺平让病毒顺利渗入呼吸系统即可。

半个世纪之前,英国做人体试验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拿上病毒就往民众身上招呼——

1963年7月26日,伦敦地铁北线一如既往地挤满了行色匆匆的打工人。

这条贯穿伦敦中心的线路是英国首都人民的通勤首选。

只是那天的伦敦打工人们怎么都想不到,他们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政府高层拿他们当了小白鼠。

那时候正值冷战期间,为了测试前苏联等敌国的生物武器在伦敦的实际杀伤力,英国的军方决定,先自己试一试

那天北线始发站后两站的窗户分别被悄悄打开,一股带着奇异香味的粉末冲进了车厢和沿途轨道上。

这是英国军方投放的低配版炭疽杆菌,这种病菌能导致眼部感染、食物中毒,败血症和脓毒症,甚至造成死亡。

不知道是被伦敦人民群体免疫了还是扩散太分散导致数据没收集够,一年后,相同的试验又在相同的地点重复了一次。

没人知道这场试验夺走了多少伦敦普通市民的生命和健康,这不是英国军方真正关心的,他们只会继续拿普通民众做生化武器,这场试验也只是冰山一角。

1951年,英国波顿唐的国防科技实验室开始测试神经毒剂,志愿者来自英国军队,超过2万人前来报名,因为士兵们被告知这只是一次零风险的感冒治疗试验。结果21752名士兵被暴露在危险物质中,约有1500人接触了神经毒剂,其中有400人更是直面了沙林毒气。这些士兵没有上千英镑的抚恤金,只有少得可怜的2英镑和3天休假。

1952年,在苏格兰西海岸,英国政府释放了鼠疫活菌,而一艘渔船恰巧穿过了释放活菌产生的云层。

1961年,从伊利切斯特到布里斯托的公路上,一台路虎沿途不断喷洒具有高致癌率的硫化镉。科学家们包裹着严实的防护服坐在防弹的路虎车上,而无辜的民众则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和高致癌物。

1999年,在诺里奇,医学专家惊讶地发现当地的食道癌病例远远高出平均水平,往前查证,发现正是英国政府派飞机在当地喷洒过硫化镉。

而那一年依然还有71名志愿者在波顿唐的生化防御部接受测试。这些罪行在2002年才被公之于众,这是一份长达56页的报告,记录着从1940年到1979年,英国政府进行的750项此类秘密实验

除了在英国的国土上,英国政府还在巴哈马群岛测试了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的效果,这种本来由蚊子传播的病毒可以造成高烧和死亡;在尼日利亚,英国政府在露天环境中测试了神经毒气的效果。。。。。。

过去人们对纳粹德国医生做的人体试验不寒而栗,殊不知英国和美国做人体试验的历史比纳粹德国悠久得多、波及范围也更广。20世纪30年代,英国伯顿科学院为了研究芥子气的毒性,对驻扎在拉瓦尔品第(属于巴基斯坦,当时被划分给印度)的印度士兵实施了芥子气实验,也就是后世熟知的拉瓦尔品第芥子气实验。英国对印度的这项实验总共持续了10年之久,直到2012年,这宗罪行才被英国的《卫报》披露出来。

以上来自中华军事,蒋校长2021-02-22文章《往地铁里投毒,拿国民做人体试验,英国才是真·战斗民族》

​民主?自由?人权?英国有吗?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