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来,最大的收获是摸清了“域外势力”对华文化战略的意图和策略

  一年过去了,这一年来,最大的收获是摸清了“域外势力”对华文化战略的意图和策略,他们以“多元化”为幌子,扶持多元,解构主体,以边缘为中心,以旁压正,以偏代正,其目标在于从各方面解体汉族。从历史文化问题,从民族问题,从男女关系家庭关系、从生育文化上都在实施,这一战略计划布置之周密,实施时间跨度之长,从改开那时就开始了。

  解体的对象虽然有所不同,解体的策略却高度一致,即以官方认同的“政治正确”或者以西方流行的“政治正确”来霸占话语权,以某些学者群或者NGO大V为代言,以资本控制的媒体为其舞台。用批判“大汉族主义”、“皇汉”、“黄纳”,以维护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分裂为旗帜,其实都是谎骗,都是为了否定汉族的历史,汉族的存在。宣传汉族、汉族男性无能腐朽,欺压、欺骗。就不该存在于世界。

  清粉们热衷颠覆史观,最终目的还是为现实而来,瓦解中国从主体民族做起,毁掉普通人的爱国心、民族自豪感,并非只是为了搞搞民族特权或者搞分裂。搞不垮汉族,怎么可能解构中国?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在瓦解汉族人的爱国主义传统。设想如果汉人都厌恶自己的汉族身份了,厌恶自己的文化历史了,也就不可能再要这个民族国家了。还会有民族团结吗?还会有中国吗?想想前苏联,想想现在的美国,放弃了WASP,美国再无凝聚力,已经不再是过去的美国了。

   在过去几年,国家对民族分裂势力的治理初见成效,另一方面,一群女性作家,女性编剧上场了,这几年来一直冲在前面。桐华的系列历史小说如《曾许诺》、《大漠谣》,污蔑中华人文始祖黄帝、民族英雄霍去病。电视剧《龙珠传奇》将民族英雄李定国黑成太监,大有寓意。这种恶毒正是西方人心底所想的,新清史罗友枝甚至说“在整个中国历史上,汉族王朝依靠太监而统治”,而清朝的各项核心政治制度、礼仪制度,以及太监奴仆等管理,都与汉人王朝不同。”

  这几年来,媚日、媚美、媚西也都是女大V冲在前面,季XX、杨XX、许XX,方方的好友梁艳萍发表精日言论被处理了,这好像是近年来第一个被处理的校园公知。记者圈也同样,这一年来国外媒体热报的被拘留被判刑的全都是女记者或者在华外国记者的女助理,至今不下四例。 

  这一年来,女拳闹的很凶,闹出多场网络热搜狂欢。

  梅新育教授称2020年是女拳年,他举了5个例子。从那个韩婷婷诬陷鲍毓明开始,梁颖诬陷罗冠军,苟晶,指控罗某强制猥亵、侮辱李心草被判不成立,清华学姐案,……

  还有弦子在微博里直接辱骂朱军是性侵犯,胡锡进被污蔑养私生子案,连带刚发生的马金瑜家暴案子。这些污蔑除朱军的事还没有判,个个反转。没有一个得到刑法处置。

  有人说中国女拳反对的只是汉族男人,我觉得女拳还反对“中国家庭”。仍然属于文化战略的组成。

  有舆论称现在的青少年正在变得女性化?政协委员也递交了提案,从文艺舞台上看,的确男星女性化越来越成趋势了。

    妇联说话了: “西方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他们抨击马克思主义妇女观和我国实行的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积极兜售西方的“女权主义”“女权至上”。有的打着所谓的“维权”“扶贫”“慈善”等旗号,直接插手我国妇女事务,企图在妇女领域寻找和打开缺口。”宋秀岩《把讲政治贯穿妇联改革和工作全过程》

  军报也早说了:“当前,世界形势正在发生冷战结束以来最为深刻复杂的变化,西方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千方百计对我国发展进行牵制和遏制。”

  史学人还没人说。

相关文章请阅读:

 《通史观的缺失使得清史学根基错位,渐渐内外交困》 

                          正声于2021年2月14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