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了20多年的烟都戒了,就是戒不了方便面

500

抽了20多年的烟都戒了,就是戒不了方便面

酷爱方便面,以前家里每个月至少进两箱,只爱拉面一种。后来说是调料包不安全,就改买拉面面饼。

自己动手吃得安心。

自制秘籍:锅里少油炝葱花、姜碎,西红柿碎入锅翻炒,再入些许西红柿酱,出香加水入面饼,到喜欢的软硬度出锅即可。期间也可卧俩鸡蛋。如撒少许胡椒粉更佳。

炸酱面的炸酱、芝麻酱、三合油乃至鸡汤,都是方便面的最佳料理。

现在出差、旅游,行囊里的必备品一定有方便面和整套家伙。

抽了20多年的烟都戒了,就是戒不了方便面。

既然聊到面,作为久居北方的南方人,也离不开酷爱的其它面食。最喜欢吃的有:

刀削面

柳州米粉

兰州拉面

酸汤饺子

500

刀削面;北京东四刀削面馆

浇头有点像台湾的多汁卤肉,肥不腻瘦不柴,汤汁浓而味厚;刀削面外形漂亮,表里如一的软韧、滑爽。必须用混合面粉,配比是商业秘密。成败全在揉面上。

师傅在大堂头顶面团挥刀不止,面片儿雪片般飞入锅内。这种市井民俗的老北京景观早已随风而去,徒留一声叹息。

                       500                           500

柳州米粉:街边巷尾的地摊

先说个旧闻。前些年,柳州米粉厂将每斤米粉的价格提高了几分钱,惹得全柳州人罢吃米粉以示抗议,迫使该厂停产。市府出面调解,厂方恢复原价,米粉风波方告平息。

由此可见,米粉在柳州人生活和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一餐不可无此君。

“没有好汤莫开粉摊。”说明汤粉中占主导地位的是汤。调理不出靓汤的粉摊生意绝对火不起来。

虽然柳州米粉厂垄断了柳州米粉的供应,但最好的米粉却出自个体米粉铺,这种铺子散见于平房住户区。每天只在上午6-9点左右卖自制米粉,必须排队才能买到。老板娘鼓励用米换米粉—省得老娘再去背米咯。

同样的道理,最好吃的螺蛳粉、炒河粉和汤粉,只有在街边巷尾的地摊上才能吃得到。至于卫生状况,地摊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好像更透明一些,况且,他们一直是卫检关注的重点。

500

兰州拉面:西安解放二路

在兰州吃的拉面绝对比不上西安这家。

你在哪儿见过一口大锅里,炖着一扇羊排和大半只牛腿的阵仗?

你眼看着,从面锅里捞上来的拉面,再来两大勺这个汤,接着香菜碎、青蒜叶碎往上一撒.....你还迈得动步子吗?

出差西安的中晚饭都在那儿解决。

有个后来发现的不能忽视的问题:拉面用碱量很大,久吃必伤胃。

500

酸汤饺子:陕西大荔县

大锅的阵势比不上西安,但也很诱人:大半锅汤里沉浮着大块羊排和牛肉。

只有一种牛肉馅儿饺子,鲜嫩而清香。

一大海碗汤,面上漂浮着一层红油,鲜绿的香菜和青蒜叶碎送来阵阵香味,再抿一口酸而辣的肉汤,一时竟然不知身在何处。

壶不离身的二锅头就着酸汤饺子,夫复何求!

500

上面说的那些美食和感受都是20年前的事儿了。

​现在还有吗?谁知道呢,也许有,也许早就没有了。在这世事难料风云不定的岁月里。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