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当前,你打还是不打?德国人的脑回路有点清奇

  前几天和一个德国同事聊天,谈到了新冠疫苗问题。

  他问我:你登记了吗?轮到你打疫苗了吗?

  我一脸懵:啥?在哪里登记?

  

  

500

  

  他随手甩给我一个网站,可以在上面自愿预约时间排队,接种新冠疫苗。

  这位同事门道摸得很清,他说不想等的话,也可以自己去接种疫苗的诊所门口排队,有人预约了却没来打,这时就可以替补上场。因为疫苗一旦解冻,就不能再重新冻上。

  我哑然失笑,目前在我认识的所有德国人中,他是唯一一个已经积极登记要接种新冠疫苗的。

  

  

500

  

  这不是偶然。

  他有个中国太太,一家人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四五年,几个星期前才刚刚从中国公司调回德国总部。

  他完整经历了去年国内疫情的跌宕起伏,长期在国内生活也让他更加贴近中国人的思维和习惯。

  而相比之下,我这个中国人,因为很久没能回国,反倒有些随德国人的大流,变成了温水里的青蛙,对于疫情和疫苗,并不怎么上心。

500

  德国从去年底正式开放了新冠疫苗的接种,首先还是推荐老人,医护人员以及其他感染风险高的行业人员接种。

  去年底,我和邻居,朋友以及同事们闲谈,大家对于疫苗都是同一种态度:

  如果可以,希望自己不是第一批接种的,先观望一阵子吧。

  

  

500

  

  如果在国内的某个城市,周围已经有数万名感染者,而且疫情还在不断蔓延发展,

  现在你有机会接种疫苗,而且科学数据表明,这个疫苗的有效率还挺高,是个挺靠谱的医药公司研发的。

  这种情况下,你是不是连滚带爬地带着全家去接种疫苗,降低感染风险?

  德国人可不这么想。

  在目前持观望态度的德国人里,有着千奇百怪的心态。

  很多人自然是怀疑这么快研制出来的疫苗是不是可靠。

  一两年的时间还是太短,谁知道它会不会在几十年后给你个意外惊喜。

  我相信科学,相信科研人员的专业性,也相信德国的医药监管程序不会这么马虎,但是同时我也能理解民众们的疑虑。

  你看,他们不仅怀疑中国的疫苗,对于德国本土研发的疫苗也一样不会盲目信任。

  

  

500

  

  对于德国人来说,政客和“砖家”的话,民众们总是带着深深的批判性怀疑。

  不管是国家总理也好,还是医学专家也罢,对于别人说的话,他们不会全盘接受,有时,政府越是大力宣传鼓动,他们就越是谨慎抗拒。

  还有一部分人,有一种鸵鸟心态。

  倘若能在未来的一两年里,达到60-70%的免疫人群(包括疫苗接种者),这样形成了群体免疫,阻断了新冠传播,新冠疫情也许就过去了。

  如果自己可以坚持到那时候,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接种疫苗了?

  换句话说,让别人成为那70%,自己也许就可以成为不用接种也能安全的30%。

  这就好像有人振臂一呼,对着身边的小伙伴喊道:

  同志们冲啊,你们先上,我殿后!

  虽然民众观望迟疑的态度,可能会减缓防疫工作,但是上面两种心态都还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毕竟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会有担忧也是正常的反应,谁也不想当小白鼠。

500

  德国还有一大波人,也不想接种疫苗,但是他们的心态可能会让你感到一头雾水,满头问号。

  不少德国人拒绝新冠疫苗,因为他们认为这会造成变相的歧视和社会分化。

  啥???

  

  

500

  

  你是不是没看懂?这是什么脑回路?

  没关系,木马君解释给你们听。

  自打新冠疫苗在德国上市以来,一下子在民众中和媒体上都掀起了激烈的争论。

  按照我们普通人的逻辑来想,大家是不是应该热烈地讨论一下:

  新冠疫苗产量多少?有效率多高?

  什么时候才能够全国人民使用?

  接种顺序谁先谁后?如果实现快速普及?

  没想到,德国人最关心,讨论最激烈的问题却根本不是以上这些

  他们讨论的是:

  政府是否有权推行强制接种?

  已经接种的人是否可以自由行动?可以出门交友旅游坐飞机?而那些没有接种的则要继续遵守各种隔离限制吗?

  如果这样,接种疫苗的人就拥有了社会特权,而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则处在了弱势地位。

  凭什么接种疫苗的人群可以有特殊的待遇,这样就形成了最近德国媒体常说的“疫苗歧视”,

  这种“歧视”会变相地迫使民众被迫去接种疫苗,这就违背了当初“疫苗接种完全自愿”的初衷。 

500

500

  德国很多著名政客都在大声呼吁“对接种疫苗者的特殊待遇会使社会分化”

  还有人把这上升到了法律层面

  他们认为如果对待接种疫苗者区别对待,这违背了德国的《平等待遇基本法》,

  联邦议院应该立刻采取行动,禁止在任何场合和规定里,对接种疫苗者和未接种疫苗者进行区分。

  也就是说,一场万人演唱会的入口处,主办方不可以要求,出示你的新冠疫苗接种证明,你才可以入场,而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被拦在门外。

  航空公司不可以规定,要订票登机可以,出示你的免疫证明。这样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只能困在家里,眼巴巴地看别人出门浪了。

  同样,学校和幼儿园也不可以要求,只有接种了疫苗的孩子才能复学,在教室里正常上课。没有接种疫苗的孩子,必须也要享受同等待遇。

500

  从医学的角度来说,你可能会想当然地以为,接种了有效疫苗后,就会不那么担心感染风险,可以获得更多的出行自由,这不是很合理吗?

  但是从政治和社会学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区别对待绝对不被允许。

  因为在德国人看来,这是一种变相的强制和引导,左右了民众自行决定是否接种疫苗的个人意志。

  (木马君认怂声明:我说的只是德国的情况,瓜友们不要自行代入其他国情哈~)

  德国人这个脑回路有点清奇,对于习惯了顾全大局的中国人来说,你可能很难理解德国人对于新冠疫苗,最大的关注点竟然在这里。

  但是在德国生活得久了,一定程度上我也能理解他们的顾虑和思考问题的方式。

  就像古话说的,不患贫而患不均。

  对于德国人来说,

  不怕疫苗无效,更怕社会不公。

  不怕无法普及全民防疫,更怕个人意志会被左右。

  是的,新冠疫苗已经不是一个医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甚至法律问题。

500

500

  自愿接种疫苗在德国一直是个有争议的话题。

  比如儿童出生后的全套疫苗,大部分德国家长都会给孩子按时接种,但也有很少一部分人是反对一切疫苗的。

  如果你强迫他接种,他认为你侵犯他的人权,剥夺他的意志,对他形成了社会歧视。

500

  我清楚地记得,小木马刚报名幼托班时,幼儿园让家长准备一些资料,其中一项资料就是各种儿童疫苗的接种情况登记表。

  你要在表格上填写,孩子接种了哪些疫苗,什么时候接种的。

  幼儿园园长特别跟所有家长声明,让你们填这个表,只是方便幼儿园掌握孩子情况,知道谁接种了什么疫苗,方便以后正确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她再三强调,这份疫苗接种情况表绝对不会影响孩子进入幼儿园的机会,幼儿园不会把这个纳入选择生源的考量中

  园长的声明引起了我的思考,她之所以要强调这点,显然是生怕幼儿园被误会,在入园程序中产生了“疫苗歧视”。

  这个锅,她背不起。

  为了能够在推进新冠疫苗时最大程度上保持中立,让民众自主决定,德国有关部门还专门制定了一份“关于新冠疫苗接种:对民众宣传的规范要求”

  在这份规范中规定,在对民众的宣传中,要严格区分“非引导性的科普信息”和“推广性的广告信息”。

  也就是说,如果是一份纯科普性质的关于新冠疫苗的介绍,那没有问题。

  如果是政府推进的号召大家来打疫苗的公益广告内容,则要明确区分,标注其性质。好让民众知道,这篇内容是带有导向性的。

  讲真,虽然我自认为很了解德国人,但有时还是忍不住要叹气:德国人是有多怕被人洗脑啊!

  

  

500

  

500

  新冠是一次罕见的世界性事件,它也是一个最好的跨文化教育的课堂

  如何控制疫情,如何面对疫苗,每个国家的政府和民众都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

  从这冰山一角,可以窥见政治体制,民族文化,教育背景,以及人性。

  面对新冠疫苗,你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