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比“利益”更永恒

最近几十年来,在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中,一直存在一种不成文的“共识”,就是在一些学者和智库研究人员心目中,坚信这样一个信条:“ 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统治了一些国家地缘政治问题的政策很多年,甚至成为一些国家处理国际事务的基本准则和出发点,也左右了不少社会舆论走向。

严格地说,这个观点是现代”新冷战”的理论基础,应当批评抛弃之。

因为现在看来,这个观点对国际关系的损害很大,很深,它的最大局限性就是破坏了国际关系中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基础准则:就是信任。依照“没有永恒的朋友”这个说法,国家之间根本没有必要建立“信任关系”,一切都要建立在实用主义基础上,国与国的关系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双方随时可以因为一点不同意见就反目为仇,或大打出手。昨天还卿卿我我,今天就成为剑拔弩张。这个状况正是当今国际关系中最常见的现象。之所以会发生如此反常变化,恐怕主要还是受到了“利益是永恒的”的这个观点的误导。

“利益是重要的,但不是永恒的”。

“利益”有轻重,缓急,大小,多变之分,如果各个国家只以一国之“利益”(私利)为政策出发点,在国际上势必寸步难行,最后成为众矢之的。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美国优先”政策的大失败。

“美国优先”的政策哲学基础就是“利益是永恒的”在美国的最大化。特朗普的一系列做法,就是证明他是真正信奉“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的人,并把这个观点发挥到了极致。结果如何呢?我们看到,特朗普想极力维护他的利益的目的没有达到,”美国优先”也没有实现。相反,美国自己受到重大损失,特朗普本人也为自己的偏执无知,付出惨重代价。

“平衡的利益才是永恒的”,这才是值得我们重视的真理。

各国都有自己的利益需要保护,也有各自的核心利益需要捍卫。但是,“利益”本身不能成为各国之间争吵和打架的理由,相反应当是各国需要展开合作的领域。

“利益共存”是各国能够平等交往,展开合作的基础。中国人推崇的“四海一家”就是这个道理。

“利益尊重”,是各国能够和平共处的基础,决不能用自己国家的利益,碾压或取代别国的利益。特朗普政府恰恰在这一点上犯了根本性错误:他们想为14亿中国人民规定符合美国“利益标准”的发展道路,显然是在“管闲事”,手伸得太长了,肯定会遭到中国人民团结一致的反对。

“利益平等”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核心交汇点。没有哪个国家的利益可以高人一等,也不允许哪个国家可以用自己的利益取代别的国家的利益。不平等的利益,是造成国际冲突的重要原因。确保各国享有“利益平等”的权利,是联合国宪章中所规定的。而实现“利益平等”的主要措施就是遵循国际法,不能以一国之法驾凌于国际法之上。这恰恰是一些西方强国经常忘记的一个要害。

“利益平衡”应当是处理各国不同观点的主要手段,这里绝不能允许一国或一个集团利用其它手段打破这个“利益平衡”。无论是用经济制裁,技术封锁,还是“脱钩打压”,均不能获得自己想获得的利益。

“利益共享”是各国需要求得的最终目的。一个国家,或一个集团“独吞”,“独享”,“独食”最大利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特朗普政府的最大罪恶就是千方百计的“独霸”世界,独享最大利益,毫不顾及其它国家的感受。而美国把中国当成最大威胁,或是最大的敌人,是美国的战略性错误。因为美国会因为和中国进行无谓的竞争,而大量消耗自身的精力,最终是得不偿失。

如果说,苏联的解体是因为苏联和美国进行无休止的“利益争夺”因內耗过重所致,那么今天的美国也会重蹈苏联的覆辙:和中国进行无休止的“利益争夺”,让美国最终精疲力尽而衰。难道历史真的会重演吗?

承认各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而且这些利益也会经常处在变化中。但是,只要各国坚持“求同存异”,”求同化异”,所有的利益冲突都会得到缓解或化解,这是被历史发展事实验证过的真理。

世界上有永恒的朋友,问题在于我们的坚持。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利益,只有不断变化的利益平衡。

利益只是润滑剂或催化器,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运用它。

中国只有坚持以人民利益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就一定能够实现”两个百年”的宏伟目标。

中国的发展宗旨就是和世界各国实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利益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已。

我们坚信,朋友比利益更永恒,世界上只有永恒的朋友,没有不变的利益。如果只以利益选择朋友,你将永远没有朋友。

不是吗?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