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宝“翻车”,陈欧又一个资本故事要黄了?

500

走上歧路的刷宝

撰文/ 陈邓新

编辑/ 许  伟

淡出公众视野近九个月,陈欧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2020年1月18日,多家媒体报道,陈欧旗下的刷宝采用技术手段或人工方式,非法获取抖音的短视频及用户评论,该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北京海淀法院判赔500万元。

这无疑坐实了刷宝搬运抖音内容的举动。

针对下沉市场的打法,为何护城河难寻?用户体验变差,刷宝未来究竟还有多少机会?陈欧渴望东山再起,手中还剩哪些牌可打?

没有“护城河”的创新,注定是无根之萍

刷宝,不是陈欧挽回颓势的灵丹妙药。

2018年聚美优品败局征兆初现,陈欧切入大热的短视频赛道,试图寻求“第二曲线”,可该赛道已呈现双雄争霸的格局,新玩家又谈何夹缝中求生。

陈欧的破题思路为“短视频+直播+网赚”。

刷宝堪称抖音与趣头条的复合体,主要面向下沉市场的用户,通过明星效应来吸粉,譬如刷宝登上《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获得何炅、维嘉、刘维等主持人热情地推荐,再譬如邀请王一博、张信哲、李亚鹏等数十位明星为其站台打Call。

“因为一个人,才下了刷宝。”追星女孩钟安涵如是说。

2019年8月七夕前夕,在《陈情令》中饰演蓝忘机的王一博红得发紫,录制短视频,隔空向粉丝发出入驻邀请。

彼时,钟安涵头脑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钟安涵告诉锌刻度刷宝的界面布局、使用习惯与抖音高度相似:“第一眼看到刷宝,有在用‘抖音’的错觉,真的太像了。”

吸粉之后,再通过看短视频赚钱的奖励体系来促活与邀请好友裂变获客,最终借助广告与直播来进行流量变现。

这意味着,继走路、新闻之后,网赚模式又有了短视频这个新沃土。

高举“边刷视频边赚钱”,刷宝上线半年日活用户数上千万,一时风光无两,据七麦数据显示,刷宝在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总榜中,2019年曾位列第3。

可惜的是,2020年下半年之后排名一路下滑,最终免费总榜已不见身影,如今仅在摄影与录像(免费)榜中排名第112位,这意味着刷宝没有达到陈欧与抖音、快手三足鼎立的初衷。

500

刷宝短视频2020年排名趋势

究其原因,陈欧的打法缺乏商业壁垒与长期竞争力,网赚模式并非其独有,这意味着刷宝没有“护城河”:抖音、快手纷纷推出网赚版,在下沉市场高歌猛进,刷宝的基本盘遭不断蚕食,不得不节节败退。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内容才是短视频的‘护城河’,丰富的内容可给予用户更多沉浸式体验,才能持久地边刷视频边赚钱,反之用户可以用脚投票,赚谁家的钱不是赚?刷宝的内容体量与抖音、快手不在一个梯队,自然而然走上了歧路。”

据公开资料显示,抖音已取证刷宝搬运的短视频数量就高达5万余条,其中部分短视频甚至含有抖音专有VID码。

而抖音诉讼维权总监宋纯峰曾表示:“长期以来,监测难、取证难以及逐一获取授权难等维权障碍,困扰着被搬运平台。”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刷宝被处罚,不仅维护了原创者与授权平台的权益,亦将有力规范全行业的竞争秩序。

提现门槛抬高,网赚广告藏骗局

打法之外,刷宝的用户体验也愈发遭人诟病。

网赚模式的优势是用户黏性较高、裂变获客较快,劣势是保活成本较高,根据“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一篇分析文章,其表示刷宝2019年每个日活用户的保活成本为0.6元,这对运营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此背景下,抬高提现门槛成为刷宝不得已的选择

白领徐衡告诉锌刻度,其退休在家的母亲就喜欢在刷宝中赚钱:“我妈是个节约的人,平时饮料瓶都攒起来卖,有一天从广场舞微信群得知刷短视频可赚钱,就一发不可收拾,天天都在看,就连摘菜做饭时也不闲着,还把手机调到最大声,说她还嫌我碍事。”

徐衡进一步表示,因为不熟悉规则,其母亲曾多次碰到难以提现的问题。

譬如,早期提现很简单几乎没有什么门槛,之后要求提交身份证、银行卡号,如今明明零钱超过10元却无法提现,因为规则改为提现最低门槛为20元,而好不容易到了20元,倘若没有20天连续每天签到一样提不了。

锌刻度调查发现,每个用户一天只有一次提现机会,因平台“一笔款未到账就不能发起下一笔”的提现规则,只有收到前一笔款,才能再度发起提现申请。值得注意的是,刷宝提现成功的标准并非用户微信到款,而是刷宝的系统通知,这意味着当刷宝出现延时的话,那么用户后续的提款操作将不能实现。

抬高门槛的后果是用户体验下降、用户口碑变差。

在新浪黑猫上,刷宝的投诉量近2600条,满意度仅有三星,用户投诉主要集中在提不了现、提现失败、余额清零、虚假宣传等。

另外,刷宝平台上也不乏各种形式的广告,其中一些陷阱将用户当成了“猎物”

一名网友投诉在21CN聚投诉上表示:“2019年12月24日,我在刷宝上无意看到手机兼职的平台链接,说轻轻松松地赚钱特别简单,而且还是明星代言,我就点进去加了微信公众号也加了导师,导师说备足本钱就可以轻松回本,结果钱没挣到还反被坑了8万多块钱。”

500

网友举报的刷宝欺诈广告

锌刻度发现这是一个打着快乐家族名头的网赚项目,号称只要跟着导师操作进行投资,一天稳定收入388元~1888元,适合宝妈、上班族、创业者、无业人员等,甚至还有机会与快乐家族一起参加周年活动,经查快乐家族成员从未代言过任何网赚项目。

迄今为止,这个网页依然可以搜到。

对此,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表示,依据《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总体规范要求,“网络短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平台上播出的所有短视频均应经内容审核后方可播出,包括节目的标题、简介、弹幕、评论等内容。”

换而言之,刷宝或难逃内容审核不严的责任。

刷宝开局梦幻却问题频现,未来还能走多远,仍是未知数。

陈欧还有什么牌可打?

刷宝发展受挫,陈欧下一个资本故事在哪儿?街电当之无愧成为其最大的希望。

2017年,聚美优品耗资3亿元将共享充电宝公司街电纳入旗下,陈欧亲自出任其董事长,一时间引发热议,甚至招来王思聪冷嘲热讽。

彼时,共享充电宝并不被视为一门好生意。

万万没想到,共享充电宝最大的困境押金问题被支付宝、微信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从而避免重蹈ofo的覆辙。

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2019年共享充电宝信用免押金订单占比已达95.4%。

没有了后顾之忧,共享充电宝增量空间颇大。

怪兽充电公关总监谢良梁认为市场远未饱和:“二到三线城市基本上还有10倍以上的扩展空间,三到五线的就更大了。”

此背景下,街电、来电、小电与怪兽成为赛道的头部玩家,这意味着陈欧押宝成功,接下来就是静待打开资本市场之门。

这并非不可能。

小电科技已于2020年6月29日同浙商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创业板挂牌上市,一旦抢先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或实现弯道超车,毕竟毕竟,虎牙反超斗鱼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街电以40.5%占比排名行业第一,小电、怪兽、来电的占比分别为23.6%、20.9%、11.7%。

500

街电市场份额第一

这意味着,街电奔现资本市场的步伐也可能加快。

除了街电这张明牌,陈欧手中还有三张暗牌。

陈欧曾表达不满:“我们被严重低估”,而A股的估值体系常年高于中概股,聚美优品回归A股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聚美优品在A股的想象空间或许没有那么大。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美妆类的产品,淘宝有李佳琦直播带货,京东有大批量采购、快速的物流反应,拼多多则用百亿补贴杀入美妆,这些聚美优品都没有做。”

此外,在母婴领域,陈欧以3.72亿投资了宝宝树,持股比例超过7%;在“网红”赛道,A股上市公司三五互联收购拥有700多个网红IP、5亿粉丝的MCN公司上海婉锐,上海婉锐背后也有陈欧的身影。

简而言之,尽管聚美优品、刷宝等受挫,陈欧依然尚存翻盘的机会,至于何时再喊“我为自己代言”,还需时间交出答案。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