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推特“封杀”特朗普,可见他们根本不懂社交平台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推特(Twitter)公司1月8日宣布,“永久封禁”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个人账户,理由是“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行为的风险”。推特首次“销号”一国领导人,这在美国内外的舆论场上引发热议。

1月1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发表评论文章。文章认为,长远来看,作为平台的推特“封禁”特朗普的个人账号,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做法。

“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虽然是推特CEO,可他似乎依然搞不懂推特的服务。”

500

图源华盛顿邮报

文章认为,在多尔西看来,特朗普的言论对公共安全构成了越来越多的威胁,推特曾试图控制这样的情况,但无济于事,因此“销号”是必要的,这对平台而言无疑是“正确”的。

“我们(推特)面临着非同寻常且难以招架的局势,这迫使我们把所有行动都专注于公共安全上。网络言论会带来的线下伤害是显而易见的,这是推动我们执行政策的重要因素。”

500

节选自多尔西的个人推特

但封号会带来真实且重大的影响,这是推特未能建立一项促进健康对话服务的“失败行动”。对于推特这样一个影响广泛的平台而言,这一决定扰乱了“公众对话”和“言论自由”。

正如推特CEO多尔西所说:“这分裂了我们,限制说明、挽回和学习的可能性。开创了一个很危险的先例,个人或企业所拥有的权力已凌驾于一部分全球公共对话之上”。 

500

俄外交部发言人:特朗普账号被封堪比网络领域的“核爆炸” 图源美联社

《华盛顿邮报》批评称,多尔西在对社交媒体的理解上“不切实际”。

文章认为,多尔西想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摆脱固有的束缚,“促进健康对话”。这和所有的乌托邦一样,都注定要失败——原因很简单,社交媒体终归是社会的缩影,社会永远需要一种方法来防止反社会因素对整个社会造成伤害。这不是封号能解决的。

这就好像情景喜剧《神话之旅:乌鸦的宴会》描绘的那样,如果你是一款游戏服务的程序员和所有者,在你的用户群体中,有一部分人是在蓄意破坏平台的正常运作,你该怎么办?你的公司应该如何在保证言论和集会自由(且让玩家有付费意愿)的同时,确保非种族主义者不会因为被骚扰攻击而“退游”?

剧中的公司给出了一个方法,类似于“圈地自萌”。即在纳粹分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让纳粹分子和纳粹分子待在一起,让他们待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服务器中,“将他们困在自己的地狱”,这样就确保了其他人不会受到这批人的骚扰。

500

类似于一些游戏设置“外挂服”,让“外挂玩家”和“正常玩家”彼此隔离

这与推特CEO多尔西的思路相契合——“多种社交媒体同时发展”:你不喜欢在这里发声,那你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但Twitter竞争对手——Parler的关闭证明了社交媒体的“多元竞争”之路行不通。

多尔西想得很好,但亚马逊、苹果和谷歌按一下开关,就可以扼杀一个网站。

500

谷歌下架Parler 图源英国广播公司

文章认为,孤立那些心怀不满的人会让矛盾激化,这会产生像“国会大厦骚乱”一样的噩梦。

但更为基本的、更为深层次的问题在于——在社交媒体上,很多人对推特所谓的“健康对话”根本就没有兴趣。对于推特而言,他们的服务是如何对反社会元素进行管理,确保他们不会对社会造成破坏,而不是费尽心思去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乌托邦,让每个人自己监督自己。

500

推特CEO多尔西 转引自法新社

《华盛顿邮报》文章认为,从“减少骚扰”的工具层面上来说,推特其实做的很好。比如过滤低质量评论、设置谁可以回复你的推文,通过这些屏蔽功能,推特很大程度上让用户避免看到社交媒体带来的大多数负面影响。

文章称,但总有一些人会用不健康的方式展开对话,“特朗普”就是其中之一。特朗普利用自己的选举舞台,在2020年美国大选问题上撒谎,危及了美国“最伟大的传统”——权力的和平交接。

“特朗普是一个反社会分子,限制他破坏社会的能力绝对是好事。”

500

特朗普“号没了”,1月15日实时截图

但文章认为,推特的问题在于它没能捍卫其原则。

推特不能因为特朗普破坏了“美国民众对大选的信心”就让他噤声,同时却纵容新冠疫苗阴谋论大行其道;推特同样不能一边要求用户承诺进行健康、真实的讨论,同时却让那些急于查明“国会山暴徒”的人肆意传播未经验证的“嫌疑人”信息——这可能会给无辜的人带来伤害。

500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试图阻止认证选举结果 图源路透社

《华盛顿邮报》文章认为,“社会”是人类创造的,社交媒体也是。

既然社会需要一个由公正的警察、法官和监狱构成的系统,来确保反社会分子不会去干扰和破坏好人的生活,那么社交媒体亦然。多尔西(指推特公司)应该聚焦于建立一个“社交媒体审查体系”,主动担责,而不是想着缝上“特朗普们”的嘴,在纷争中“独善其身”。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