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朱云汉:西方令人失望,但中国精英的附庸惯性更堪忧

来源:今日头条@斋晗

500

清朝的袁枚曾经说:"不从糟粕,安得精英。"从古至今,中国便一直处于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繁盛景象中,而如今的社会欣欣向荣,国家的精英又在什么岗位上做着怎样的贡献?

人们常说:中国的社会从来不缺乏精英。事实的确如此,然而社会精英的定义标准究竟如何,人们无法形成统一的标准。台湾大学的教授曾经说:西方令人失望,但中国精英的附庸性却更让人担忧。

令人失望的西方

"我们过去追随的西方政治学基本上是美国的或美国化的政治学。美国政治学有严重的偏差与缺陷。"朱云汉如是说。

500

在台湾大学的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看来,中国的政治学与西方的政治学有着极大的差异,从目前情况来看,中国仍然需要突破自己的政治学,超越西方的政治学。

朱云汉认为,西方的政治学已经有很大一部分被美国化,然而这种政治不论从理论出发还是应用于实践都有着深刻的裂痕。

人们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极大的劣根性,他们通常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牺牲他人。资本是万恶之源,而操纵资本的众多西方国家也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500

资本主义真正在世界大肆屠戮,大概是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完成之后。18世纪60年代,部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完成了工业革命,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

与此同时,他们的资源和市场已经无法满足社会的发展需求,于是以英国为首的国家开始了对外侵略扩张的疯狂行径。航海技术与造船技术的进步让众多西方国家有着扬帆远航的机会,也正因如此,他们的侵略足迹遍布了亚洲、非洲、美洲。

西方侵略者所到之处几乎寸草不生,他们大肆屠杀当地的土著居民,掠夺当地的财富,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强盗。

500

同时,他们将各种传染病带到了完全陌生的领土,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终日在提心吊胆中生活,他们不仅要忍受着侵略者的攻击和侮辱,还要小心提防生活中的众多意外。

在西方侵略者到来之前,每个大陆的人都拥有自己稳定的生活方式。西方侵略者到来之后,大肆建立殖民地、不平等交易、贩卖黑奴……人们常常赞赏西方的工业文明,然而这样野蛮的行径又如何能够称之为文明?

这种野蛮的、粗鲁的、不留余地的残忍似乎刻在了西方人的骨子之中,纵使时光穿梭千百年,从前资本主义赋予西方人的利己主义的影响依旧存在。

500

如今的澳大利亚因为自身的利益考虑加入了阿富汗的战局之中,战争必然有伤亡,这原本无法避免,然而如何选择终结别人的性命,澳大利亚的士兵们却采取了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

相关数据显示,在参与阿富汗战争的时候,最少有25名士兵用割喉的方法杀害了39名阿富汗的平民。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这些澳大利亚的士兵究竟怀有怎样的目的?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看其不爽罢了

有人曾经怀疑,这种毫无原则、置人于死地的行为只是个别现象,人们可以用军队管理不严的漏洞来质疑,却不能将这种行为上升整体。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500

不留余地伤害甚至杀死别人似乎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军队心照不宣的标准,换句话说,这种残忍的行为只不过是常态,那些不愿意如此残忍的人只能被众人孤立、排挤。

拉帮结派、逆我者亡一向是西方人坚守的信念,即使是面对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同类,他们也绝对不会手软。

澳大利亚军队与美国、英国的关系极为亲密,而三者联合的行动才真的称之为人间炼狱。美国加入伊拉克战争之后,曾经反复凌辱被俘虏的士兵,他们在虐囚的行为中享受着掌控别人人生的快感。

500

显而易见,这种近乎变态的心理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西方众多资本主义国家之中有着侵略扩张的根源,这是全世界人们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回想西方千百年的野蛮行径,不爽这个词似乎成为了他们攻击别人的借口。

西方人习惯将中国人当成是东亚病夫,在他们看来,中国人的战斗力远远在他们之下。然而也正是他们蔑视的中国人,在朝鲜战场之上一路高歌猛进,那些沾沾自喜的西方侵略者,终究成为了弱者的手下败将

西方的政治制度究竟如何呢?资本主义国家始终坚持着利益至上的观念,凡是对国家有利的政策,他们便可以不顾一切地推行,超越法律的界限,而不在意道德的约束。

500

为了维护自己所谓的霸主地位,部分资本主义国家在各个国家都安插了国际间谍,与此同时,他们采取各种窃听、网络黑客等手段窃取他国机密。卑劣的行径已经为人所不齿,然而这些并没有让他们止步。

外国网站通常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大肆抹黑,忽略基本的事实,颠倒黑白。而这些疯狂攻击以中国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所谓西方大国,只不过是想要以此来获得美国的欢心。

西方国家似乎总在扮演着两面三刀的角色。以澳大利亚为例,历史上的他总是临阵倒戈,即使是在众多西方国家之中也臭名昭著,而如今的他也在各大国之间反复横跳,两面都要兼顾,结果只能是血本无归。

500

有人曾经说,澳大利亚搭上了中国的快车,28年经济飞速增长,他也只不过是坐享其成罢了。与中国加强了经济合作,澳大利亚却并不想放弃美国大树,为了维系同美国的关系,澳大利亚的公开文件曾经不止一次地表达了自己期待与美国深化关系的诉求。

与中国建立合作,我国只需要小小的态度变化就能够引起澳大利亚态度转变的惊涛骇浪。

中国宣布对澳大利亚进口的葡萄酒加征关税,这原本不过是一个跨国贸易上的小小制裁,澳大利亚却如临大敌,总统甚至亲自出面,表达了自己对中国与澳大利亚愉快共存的渴望。

西方人总是倡导着自由、民主、平等,他们国家的政治民主也是他们一直以来炫耀的资本。

500

然而随着深入的了解我们会发现:他们所谓的自由与民主,核心是资本,其他的所有一切只不过是幌子,没有任何意义。显而易见,这种在谎言之上建立起来的民主,最终只是欺骗了西方人而已。

中国的巨变

"所谓突破,就是中国政治学要跨出借鉴与移植西方政治学的阶段。其实早就应当这样做,可能现在的条件更加成熟了。"教授说。如此,中国的制度优势便愈加明显,中国在探索初期始终在借鉴别人的道路之上不断完善自身。

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国门,中国人逐渐认识到了学习西方的重要性,洋务运动的全军覆没让人们认识到:只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自此,中国又走上了学习西方政治制度的道路上。

500

中国的学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农民阶级无法拯救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与妥协性决定了他们并不能带领中国走出困境。

尽管学习苏联的制度让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那些并不符合中国国情的制度却给中国带来了灾难。中国人民痛定思痛,终于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与此同时,关于中国与西方政治制度的争议从未停止。1919年开始,部分激进主义者已经倡导全盘西化,纵使在人们认识深入发展的今天,崇洋媚外的人依旧固执己见。

500

随着西方政治制度的弊端逐渐显露,人们或许意识到,中国在借鉴西方优秀经验、根源于历史和人民选择之中建立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有着其他西方国家无可比拟的优越性。

坚守原则和底线,赏罚分明一直是中国各种制度和法律建立的基础。这一论点在死刑的相关问题中得到了证明。如今中国依旧存在着死刑这一最高刑罚,如果一个人触犯了法律,罪大恶极,那么等待着他的只能是生命的终结

然而在标榜人权的西方人眼中,中国的死刑是一种侵犯。目前大概有105个国家已经取消了死刑,罪大恶极的人受到的最终刑罚也只能是终身监禁。表面上废除死刑保证了人权,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500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把这种取消死刑的决定称之为对罪犯的网开一面,然而这种的宽恕能够让他们回头吗?

显然不会,那些能够被判处死刑的人已经不遗余力地做尽天下坏事,宽恕只会让他们无所顾虑,变本加厉。而这些缺乏后果的考虑,只是西方政治制度的众多漏洞之一。

反观中国的政治制度,保留死刑对不法分子依旧存在着震慑作用,他们在犯罪的时候会有所顾虑,这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刑事案件的发生和生命财产安全的损失。

中国一向坚持依法治国,在此基础之上,中国开发了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新制度。在发展中不断超越自身,这便是中国制度的魅力所在。

500

中国的发展道路证明,中国始终坚持着和平与发展的基本模式,我们从不对外侵略扩张,永远凭借自己的力量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心。

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车水马龙,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带来了极大的优越性,而这种优越性也促进了国家的腾飞。

附庸惯性

人们常说,中国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国际社会的重要参与者,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依附别人。然而中国的精英们却需要尽早地摆脱依附的惯性。

500

首先,中国无需仰望他人,我们需要时刻保持自信。现实社会中总是存在着这样一群人,他们疯狂地追逐着外国的文化,对他们的政治制度大肆吹捧。然而在这些人的眼中,中国的政治制度存在着诸多的弊端。

除了众多片面武断的人之外,存在着这些想法的人大多都是中国上层社会的精英。

因为从很小的时候便接受着良好的教育,这些社会精英们有着坚实的文化基础,也正因如此,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优越感,并没有将这份优越感用于自己的国家建设之中。

其次,生活中原本没有十全十美的存在,纵使是一个国家也无法做到尽善尽美。政治制度完善如中国,却依旧无法摆脱现实推行过程中产生的众多问题。

500

中国的政治制度确实存在着瑕疵,然而这并不应该成为社会精英们全盘接受其他国家文化与制度的理由。

中国曾经借鉴了某些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然而如今的我们已经创造出了具有中国特殊的制度,这种制度是专属于中国的,对我国未来的发展具有极大的意义。早已经能够独立行走的我们,又为什么要妄自菲薄呢?

最后,中国一向以包容性闻名于世,然而这种包容性并不意味着侵犯。正如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56个民族亲如一家,各种民族文化全面兴盛,如此才可以称之为包容性。

500

社会精英所倡导的包容性是什么呢?借鉴西方的民主制度,学习西方的自由,允许西方文化进入中国。在社会精英的眼中,西方总是存在着制度上的优越性,人们从不否认这一观点,然而借鉴与包容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原则。

如今的西方国家让人们失望,然而中国的强势崛起却带给了众多人希望。在资本主义国家进入发展瓶颈的同时,中国坚持自身的发展所探索出来的新的发展道路成为了我们今后的方向与目标。

如今的我们已经足够强大,摆脱附庸惯性才是所有问题之中的重中之重。中国制度的优越性已经毋庸置疑,部分吸收与借鉴或许可以增添新的活力,然而那种全面附庸关系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