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见证霸权的黄昏(下)

1

美国霸权衰落对学生影响?

沈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对于我们普通的学生来说,美国霸权的衰落,对于我们普通的学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直接的挑战?

中美贸易摩擦刚起来,我在复旦做过演讲,一个学生问我,美签签不下来,怎么办?我问他说你想怎么办。

500

美国无论是否真的走向黄昏,一个霸权遇到危机,它会采取大量自觉或者不自觉的预防性行动。对他的潜在对手进行打压。就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说你是学理工科的,那么很简单,未来5年去美国留学基本就很难了,不管你是不是“国防七子”的学校。这不是我们的错,它是要遏制我们,它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拉开两国实力距离。

500

上世纪,90年代,我们想参加美国的国际航空站计划,他不带我们玩,咋办,自己造一个。10年,20年,造出来了,现在他因为没钱快掉下来了。其实说穿了就是这样,没有一步登天,也没有通天的捷径,只有慢慢艰苦奋斗。但是你生逢这个时代,肯定是幸运的。

500

我读本科4年,我们整个年级,只有一个对外交流的机会。现在复旦的小朋友,你让他去什么地方短期交流,他先看这地方好不好玩,然后看有没有奖学金,有多少,最后要看学校有没有名,对自己未来求学有没有帮助,一大堆条件。我以为稀奇的资源,正在极大的丰富跟改善。这是一代人共同努力得来的结果。

500

美国走向黄昏,它会让我们的外部环境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在一个全球开放的环境下,会作用到每一个人。而你要做的,能够做的,其实就一件事,在各种意义上,去提升自己的实力。理念,口号,那些东西,很好,但都以实力为基础。

两家中国企业,美国都采取制裁,一家一个星期就动掉了,另外一家,撑到现在,这就是实力。

2

资本为什么会选择特朗普?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美国的资本集团,为什么选择了特朗普、拜登?第二,上层建筑反过来影响经济基础,大选结果的不同,与资本集团之间有什么联系和影响?

首先,美国资本集团并不是一个整体,它是区分成为不同的类型,在不同的生产方式和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它所拥有的影响力,发挥影响的作用和方式,是不太一样的。

500

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今年七、八月份的时候,有一本叫《名利场》的杂志,《名利场》背后代表了一个非常经典的力量,洛克菲勒基金会。它出了一篇文章讲美国新冠疫情的检测计划,是如何消失在白宫的。

今年2月,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一个以联邦为中心的新冠疫情检测计划被起草出来了,检测计划得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他们预期用联邦领导,克服各个州之间能力和资源分布的不均衡和不充分。计划从3月到7,8月,让美国新冠疫情的检测覆盖全体,包括潜在感染人群。

500

当这份计划交到白宫去,白宫把它放到一边,没有执行,据说部分原因是因为早期疫情爆发主要在蓝州不是红州,没有必要去进行救治。洛克菲勒基金会,非常愤怒,《名利场》的文章,明显是想出来爆黑料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秘书长和作者本身,在他们的推特账户发这篇文章,获得了不超过500次的转发,没有人有兴趣,这就是资本现状。

500

美国老派资本,现在在美国国内遇到的一个困境,他们在公务员,在内阁级的官员,在精英阶层,仍然拥有不可动摇的影响力。但是偏偏对大众选举的这个过程,失去了控制。金融资本过度膨胀,把太多人从中产阶层上赶走。原本对于中产阶层,可以通过教育、媒体、知识体系,进行洗脑和控制,进行规训和吸纳。庞大的下层阶层,完全处于控制光谱范围之外。社交媒体平台,让政治人物可以绕开中间所有的传统媒介的把关人,直接向民众发表煽动性的讲话。直接削弱传统精英,古典寡头资本的控制。

500

现在美国影响最大的是互联网技术、金融资本的结合体们,三个标志性人物,苹果的库克,Facebook的扎克伯克,亚马逊的贝索斯。对于这些人来说,美国治理的好坏,跟他们资本的增值速度,没关系。他们只要道琼斯指数,美国的金融指数不跌,钱就不愁,至于带来了正外部性,还是负外部性,对他们来说不重要的。这股力量,在美国走向黄昏的过程,影响是最负面的。

3

大选后对华政策会有什么变化?

老师您好,我对您印象最深的是,2016年,《特朗普能走多远》的一个公开课,非常深入地剖析美国现状以及预言了特朗普能够上台,以及深层次的原因。2020年,又一个选举年,我想请问谁上台的可能性会大一点,以及上台之后的话,美国台海政策,会有怎么样的变化和延续,其他的对华政策呢?

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不太想回答。我今天不想猜特朗普跟拜登谁会赢,但你一定要我猜,拜登民调数字那么高,我就猜特朗普好了。

第二个问题,现在的时间线其实最多就是闹到2021年的1月20日,美国宪法上的休止符。联邦法院特朗普最后任命的大法官,到最后能不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我很好奇。

500

台湾问题,我个人认为台湾问题上美国的牌已经打光了,不是说没有牌可以打,而是它愿意打的牌,提前被我们吓完了。在中美关系当中,我们非常罕见地,吓唬了美国一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认为我们是个乖宝宝,是个老实人,我们总是会采取对称反应,不出格。大陆好像是君子,脾气非常好。

500

美国那边看到大陆的实力,已经压倒性崛起,整个台海局势已经向统一在那倒下去了,美国在台海问题上,“不支持统一,也不支持独立”的模糊政策就没空间了。《人民日报》就发了一篇社论,《告台湾情治部门书》,非常罕见的一个文本。公开、直接、在台湾问题上,推进解放台湾议程,表达“我乐意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但是如果你不玩的话,我也不介意”。

500

我们希望台湾情报部门的有识之士,用各种形式跟我们合作。美国媒体大选方面的报道,越来越千篇一律,互联网发展,本来应该允许更多不同的声音。美国媒体没法说体制问题,控制美国话语权的精英作为一个整体,他们是要承担历史责任的。

今天美国,是新自由主义所倡导的政治,系统性失败,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改革的失败。神权宗教意识下,美国就要从“天选之国”,变成“神弃之地”了。美国人引以为傲的,所谓美国制度的自我修复的能力,其实正在慢慢的枯竭,他没有办法做精细化的调整了。桑德斯这样的人,已经站在这了,后面就是闹革命,是字面意义上的经典革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小打小闹。

500

美国现在只能靠一套话术,在意识形态和叙事框架上,去维持一个表面上的体面。但是,民众的焦虑,是弥散和社会性的。

4

美国对中国周边地区事件影响?

老师您好,我想请教关于地缘政治,中国美国毕竟隔了一个太平洋,美国需要把力量通过第三方来投射到中国附近,我想请教最近相关的地区事件中,美国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最终能多大程度上,左右这些事情的结果? 

谢谢,很好的问题。

第一,我觉得总体上,美国的预期是寻找一种,低成本的方式。尽可能迟滞中国的发展速度,延缓中国的高速崛起对美国的冲击,让美国赢得时间,找到一个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应对中国威胁和冲击。目前,地缘政治的那些东西,也不是什么美国特别重大的战略,就是个过渡性的。没办法的办法。

500

第二,你觉得美国想占领全中国吗?美国的军事优势在阿富汗、伊拉克,倒腾了那么多年,倒腾了个啥,跑到中国来就是送人头啥都捞不着。美国布朗大学,研究成果显示美国过去17年,反恐战争花费56,000亿美元,效果差强人意,在错误的方向投入大量的资源。

现在中国周边这些热点问题,相当部分英文很不错,混在美国智库里面的印度裔学者,游说出来的。他们游说的目的就是给印度骗钱。印度刚起来,就要跟我们搞“龙象之争”。

500

印度是欧美国家用资本主义制度,用民主制度,在发展中国家,发展了几十年没发展起来的胚胎。现在你再怎么吹它,基本上就是个死胎了。他挑的地缘热点,能够给我们造成麻烦的,个顶个跟很精,都不愿意真的跟我们干。

500

印度他认为自己非常聪明,印度国内的非常多民族主义者。我跟几个退役的印度将军开会,聊过这个事情,他们觉得中国不咋地,他们觉得美国也不咋地,他们认为印度是最强的。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