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名将不是自杀,是被自杀!

从古至今,历史上很多名人,他们很多都是死于自己的刀下。古代职场伴随着权力的残酷角逐与争斗,到处充满着刀光剑影。

 

职场如同战场,虽不闻金戈铁马声,但到处都是血雨腥风。多少人被诛杀,被逼自杀。

 

500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屈原,芈姓,屈氏,名平,字原;又自云名正则,字灵均。出生于楚国丹阳秭归(今湖北宜昌)。

 

500

楚国贵族出身的屈原自幼勤奋好学,胸怀大志。曾一度深得楚怀王信任,历任左徒、三闾大夫。在辉煌的朝堂上,楚怀王常常与屈原商讨国事,参与法律的制定,主张章明法度,举贤任能,改革政治。

 

同时主持外交事务。主张楚国与齐国联合,共同抗衡秦国。在他看来,天下“横则秦帝,纵则楚王",楚国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500

提倡“美政”。在屈原努力下,楚国国力有所增强,一度出现国富民强的盛世。这是一段屈原仕途上的高光时刻,也是和怀王的“蜜月期”。

 

但是准备充分的秦国使者张仪来到楚国,以“献的之地六百里”诱骗怀王。加上新尚、子兰、郑袖一干群小的怂恿蛊惑下,使怀王疏远了屈原。

 

500

尽管屈原反对楚怀王与秦国订立黄棘之盟,但是怀王不顾屈原劝其与齐重修旧好的哭谏,而是欣欣然向秦国投怀送抱。临行之前,他没有忘记给不识趣的屈原一个惩罚,那就是:将其逐出楚国都城郢都,流放汉北。

 

结果楚怀王被秦国诱去,囚死于秦国。顷襄王即位后,继续实行投降政策。屈原也继续受到迫害,并被放逐到江南。“悲回风之摇意兮,心冤结而内伤”

 500

楚顷襄王二十ー年(公元前278年),当秦国大将白起率领浩浩荡荡的秦军一路势如破竹,攻克郢都。屈原的政治思想如这楚国国度一般彻底幻灭,无力回天,只得以死明志。

游走于湘水之滨的屈原再也无法抑止心中的悲愤,他抱着一块巨石就在同年五月五日投汨罗江自杀。

 500

相比诗人屈原的自杀,后者已经尽人皆知,且已经有节日纪念,而蔡伦的自杀不大为人所知。

 

500

畏罪自杀的造纸鼻祖

 

东汉宦官蔡伦的造纸术被列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对人类文化的传播和世界文明的进步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千百年来备受人们的尊崇,他也因此被纸工奉为造纸鼻祖、“纸神”。

 500

但是,世人大多只知道蔡伦发明了造纸术的风光,却不知道他最后的下场。

 

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的蔡伦,从小随父辈种田,但他聪明伶俐,很会讨人喜欢。 永乐十八年(公元75年)蔡伦被选入洛阳宫内为太监,当时他还不到15岁。

 

因为聪敏好学,第二年就被升为小黄门。之后升职做了黄门侍郎,掌管宫内外公事传达及引导诸王朝见、安排就座等事。

 

宫闱之中斗争在所难免,窦皇后虽然占尽了宠爱却生不出孩子,便尤其嫉妒生了皇太子刘庆的宋贵人和生了刘肇的梁贵人。在实权派窦太后的授意下,蔡伦参与了诬陷汉安帝的祖母宋贵人及其子太子刘庆(汉安帝之父)的政治斗争,直接导致刘庆被废为清河王,宋贵人及其妹妹服毒自杀。

 500

之后蔡伦的仕途便顺风顺水,水涨船高。约于元初五至六年(公元118~119年)蔡伦又被提升为长乐太仆,相当于大千秋,成为邓太后的首席近侍官,受到满朝文武的奉承。正当他权位处于顶峰的时候,蔡伦的靠山倒了。邓太后去世,安帝亲政。

 500

在太后死后,安帝立即将蔡伦革职查办。蔡伦自知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罢休,于是为了体面一点,蔡伦沐浴后穿戴整齐衣服、帽子,喝毒药而死。蔡伦死后,他的封地被朝廷收回。

 

500

秦国名将

 

蒙恬, 出身名将世家,自幼胸怀大志。率军攻破齐国,拜为内史,深得秦始皇宠信。秦统一六国后,率领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战功卓著,收复河南之地,威震匈奴,誉为“中华第一勇士”。

 500

中国西北最早的开发者,是古代开发宁夏第一人。监修万里长城和九州直道 ,克服了国内交通闭塞的困境,大大促进了北方各族人民经济、文化的交流和融合。

 

秦始皇非常尊宠蒙氏,信任、夸奖蒙恬的才干,并且亲近蒙恬的弟弟蒙毅,蒙毅官至上卿,外出则陪秦始皇同乘一辆车子,居内则侍从在秦始皇的跟前。

500

蒙恬担任外事,蒙毅常为内谋。满朝官员,都不敢和他们争宠。蒙恬还是公子扶苏的老师。

 500

公元前210年,四十九岁的秦始皇患病驾崩,赵高与李斯联合起来,篡改始皇遗诏。把不学无术的胡亥扶上帝位,因为担心他们二人带兵杀回咸阳,下旨逼迫本应该继承皇位的扶苏和将军蒙恬自杀。

 

蒙恬虽然耿直,但他并不傻,认为此事有蹊跷。他力劝扶苏别冲动,先回咸阳了解情况,到时候再自我了断也不迟。

只可惜,扶苏直接抹脖子了,蒙恬心灰意冷,也追逐扶苏而去,并在临死前说道:“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余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

 500

曹操每次读蒙恬的这两句遗言,都会“未尝不怆然流涕也”。

 

蒙恬含冤死后,部下将士无不悲愤痛切,将其葬于陕西绥德城西大理河畔,数万将士用战袍兜土成墓。清人阎秉庚有感于此,题诗曰:

 

“春草离离墓道侵,千年塞下此冤沉。生前造就千枝笔,难写孤臣一片心。”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