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订婚兵哥哥”,把一个亮点搞成最美和把一个瑕疵搞成最丑,都不可取

“护士与兵哥哥订婚”被扒出有一些复杂的个人生活信息,护士所在的南通洋口卫生院做了一个在网上被较多网友认为客观的情况说明,但是争议并未结束,对护士一些个人信息与她“正面形象”反差的不接受仍广泛存在。

500

▲近日,曾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最美援鄂女护士”于鑫慧因护士身份造假行为遭到质疑,她还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引发网友热议。

老胡认为,中国社会今后应当带着更多平常心对待舆论围绕人性亮点的展示和争议。我们要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人性都是复杂的。一个人在某一方面有值得社会鼓励的表现,不意味着他(她)在其他方面和场合也都能够有正面的示范,舆论对美好事物的报道总体上应当有这样的清醒预判,在“树立典型”时就事论事,对引导人们围绕典型人物的延伸性正面联想保持高度谨慎。公众也应该对一个故事中的正面主人公在其他场合出现另一种表现给予总体上的包容。

这件事之所以成为舆论焦点,我认为是我们的社会存在两极思维并且它们彼此碰撞的结果。一篇“正面报道”出来,整个舆论氛围会倾向于将它典型化、示范化,某种光环会自然不自然地落到报道的主人公头上。反之,如果一个人被发现有需要社会批评的表现,他也极容易被脸谱化,全盘否定。这样的两极思维不符合人性的基本面貌,它会让正面角色在道德上不堪重负,同时可能造成一些道德上有瑕疵的人被过度批判。

500

▲之前的报道中,作为江苏南通的一名“95后护士”于鑫慧,在疫情最严重那段岁月,她瞒着父母,独身从南通辗转两天三夜前往武汉,成为了一名医务志愿者,在武汉某康复驿站隔离点驻守了55天。有关人士表示,于鑫慧在隔离点工作积极主动,没有收到任何投诉,反响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了,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示范,没有英雄和榜样。一旦受到关注成为某一领域的正面榜样,他(她)理应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尽量不让正面形象受到冲击,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社会在追捧各种正面形象时,的确需要有我前面说的更客观的思维前提,舆论要形成避免绝对的整体包容度。那样的话意识形态的这个领域会有更大空间消化争议,让积极、正面的元素得以更加充分地释放。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