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交钱国庆没片”,影院恐再遭打击?

500

行业失序问题应该引起更多的关注。

文/七月

编辑/庞宏波

“院线费”?

近期,国内市场的回暖以及接下来多部头部影片的定档,让影院方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然而,一些影院却“非主动”地向院线补交了1月和8月的专资和税费。

据影院A经理透露,因为并不清楚税费、专资有所减免的政策,他们按照以往方式将专资和税费按时交了上去,不但没有收到院线减免的通知,也没有相关款项的退回。而随后,又有其他影院表示,他们直接被院线告知,如果不能限时补交上这2个月的专资和税费,将在国庆之前被停盘停密钥。

虽然还有其他影院没有进行正面回答,只表示听说过,但显然这个现象确实存在。而对于部分院线这种花式收“院线费”的操作,对应的影院方自然有着不满,但国庆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只能接受,并不想因小失大。

实际上,院线与影院之间的矛盾已然存在,这次更是凸显出来。原本应该与影院站在同一战线的院线因为利益问题,让处于市场更底层的影院成了待宰的羔羊,只不过这次割肉的刀子握在院线手里而已。这种行业失序问题,才是值得行业长期关注的重点。

1

花式“院线费”:

暗中截留或是强制补交

不想因小失大。

500

由于今年疫情对实体影院的冲击巨大,为了扶持影院抵抗疫情影响,其实有院线相应地免除了影院的院线费,或者通过其他方式,让利一部分给影院。但这段时间,一些影院却发现自己还是免不了这笔“院线费”。

据了解,这些被花式收了“院线费”的影院主要分为被暗中截留和被强制补交这两种情况,结果都是交了上去。

先来看影院A经理遇到的被暗中截留这种情况。他们家并不清楚税费全年免、非湖北专资免1-8月这两项利好政策的存在,按时、按原规定交上去之后,被院线乘机偷偷截留下来,“没收到减免的通知,也没收到相应的返还款项,后来才知道有(税费、专资有所减免)这回事,就立马去问院线了,但并没给更多回复”。

这种情况并不是只有影院A经理一家遇到了。影院A经理表示,“也在同行群里看到其他家说有这样的经历,只是不知道像我们这样啥也不知道的多不多”。

500

再来看被强制要求补交这种情况。即部分院线直接提出,影院限时补交上1月和8月的专资和税费,否则就在国庆之前直接停盘停密钥。其中,要求将这两项费用算在净票房里面进行扣除,并分给院线。

B影院开始以为之前的免专资和税费的利好政策文件无效了,“问了之后才知道是自家院线强制要求的”。同时,另外一家影院负责人也表示自己遇到了同样的情况。

无论是哪种情况,被收了“院线费”的相关影院自然有着不少不满之心。其中,影院A经理直言自己的怨气,“你就是那头待宰的羔羊,谁都能来割你的肉,偏偏你还毫无还手之力”。

但正如B影院负责人所说,“直接就是毫无对策可言,你不交这笔钱,就停你密钥,国庆就没片子可放,你能咋办”。国庆档对复工之后的影院有着毫无疑问的重要意义,大部分负责人想的就是不能因小失大,“就骗自己,今年根本没有过利好政策,(交税费、专资)都跟疫情之前一样”。

2

人际关系亲疏不同,

“院线费”待遇不一样?

不打好关系的“后果”。

500

实际上,针对向院线要求补交1月和8月的专资、税费这一问题,悦幕也向更多影院进行了询问调查。除了上述提到的影院之外,回复的影院中也有一些负责人虽然并没有进行正面的回答,但也表示有听过这一情况。

“之前看到同行的朋友圈发了一条,说是院线要求补交这块费用,评论里也有反映同样情况的。”还有影院负责人提到,有看到按照以往按时上交款项没能从院线追回的影院在影院群里求解决办法的,“谁也说不出该怎么办”。

显然,院线花式收“院线费”的事例确实存在。对于这一情况,无论涉及到的影院具体有多少并不清楚,最终结果都是相应的影院选择“接受”。但让其中一些影院更加不满的是,这个补交费用还有着一定的可操作空间。

其中一家影院经理透露道,自己所在的加盟店“与院线的行政班子平时就是机械来往,只能被迫交钱,而那些与院线打好关系的店里却可以被免除”。同样情况的影院表示赞同,“关系平时不打好,到了关键时刻只能挨宰”。

500

此外,据了解,这次要求影院补交1月和8月专资、税费的操作只是部分院线进行的。一位一直在关注这一问题的影院负责人提到,“这个是由较大的院线带头行动的,一些地区院线并没有跟着一起实施,有不知情的,也有不想跟风的”。

当然,无论涉及的是大院线小院线,对影院个体都并不友好。虽然只是部分院线对旗下影院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覆盖范围并没有那么广,但公平而言,这些被花式收“院线费”的影院们确实是再次遭受了打击。

3

院线方与影院方的利益矛盾

行业失序。

500

在近半年停业的背景下,影院基本都面临着越堆越高的成本压力。虽然《八佰》等影片使得市场逐步回暖,但影院压力山大的成本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想尽办法弥补这一大块亏空,将成为影院接下来的常态。

毫无疑问的是,1-8月减免专资(湖北全年减免专资)以及全年减免税费这两项利好政策,虽然并不能让影院巨大的成本压力彻底消失,但确实对整个行业有着不错的积极意义,尤其对于一亏再亏的影院来说也是一笔收入。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1月和8月,全国票房大盘总共实现了56.42亿,那么,占比5%的专资和占比3%的税费总计约为4.51亿元。当然,按照目前大概为43%:57%的制片发行方与院线影院的分账比例,最终实际上影院方能够获得的专资和税费共计约为2.57亿。再按照去年全国院线影院达到12408家的拓普数据进行计算,平均每家影院能收到2万略多的专资和税费返还。

具体来看,这部分专资和税费的返还虽然能够带给影院的实质性助力并不大,但对前几个月只出不进的影院来说聊胜于无。然而,部分院线的收“院线费”操作,让影院连这些并不算多的帮助都没有了,无疑雪上加霜。

500

尤其是,市场开始热起来了,接下来才是影院想要弥补前几个月大幅亏空的真正开始。院线却要求影院补交这两项费用,实际上拉长了影院减小成本压力的时间周期,对于影院“复苏”增加了一定程度上的难度。

实际上,院线方与影院方的利益矛盾早已存在,之前在《八佰》推行发行改革时,已然凸显出来。当时最大的问题在于,在整个发行模式创新的过程中,作为整个电影行业最底层的影院并没有话语权和主动性,只能被动地接受片方和院线方的安排。

若是以往的市场大环境,院线和影院的这一矛盾可能并不会产生太大问题。然而,当下的行业痛点在于,疫情影响下,整个电影市场并不景气,尤其是终端市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原本应该与影院站在同一战线的院线,这次却在强夺影院的利益,其实正在把资金回转有了一点气色的影院再次逼回起点,反而阻碍了当下市场的复苏。

此外,电影市场接下来的复苏以及未来的发展创新,离不开标准化、工业化的行业体系。但部分院线向影院花式收“院线费”,本质上打乱了终端市场的规则,是行业失序的一大体现,一定程度上把终端市场的风险再次提高。这对于走入“至暗时刻”的电影产业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应当引起整个行业的长期关注。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