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所做的最伟大的事,就是创造了一个以人民为主体的,服务于人民的社会

热爱篮球,略懂政治,修习文字,思考人生
5,688 人赞同了该回答

当代中国最NB的一点就是,把人民的地位和心气儿推到了一个世界历史的新高度。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警察一来还不是乖乖趴地上?在中国,跟警察叫板的大有人在。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在医生面前,都觉得低人一等。在中国,连最底层的人都能挂到最顶级医生的号,甚至敢跟医生动刀子。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遇到灾害,军队,警察,政府,没一个靠得住的。在中国,子弟兵奋战在前,中央成立领导小组,专员现场视察,民间捐款捐物,这些都是标配,应对不力的官员说撸就撸了。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晚上一个人遛弯儿的权力在哪?在中国,夜市就不说了,不管多晚,你都能在大街上自由活动。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权贵们的子女依法上好学校是司空见惯,在中国,教育的平权是不可触碰的底线。大学上不起?只要你考的上,上不起大学是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政府贷款,学校减免,媒体报道,好心人捐助,总有一款适合你。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嗯,吸毒,嫖娼,赌博的权利确实受到保护。这一点我们真做不到。在中国,毒品是最敏感的犯罪,任何人,跟它沾上了边,就基本宣告了人生的终结,不仅要接受法律的最严厉惩罚,还要接受舆论的最严厉抨击。黄赌相对毒品倒是轻一些,但不管是法律制裁还是民间舆论,也都痛恨至极。在国外,吸毒,嫖娼,赌博那是电视上再正常不过的桥段,叫个妓女,吸个毒,赌个博,没人会另眼相看,同性恋都是政治正确呢。在中国,不管什么人,我是说任何人,从平民到明星到官员,凡是沾了这其中任何一样被公开了,就永远抬不起头了。这方面,中国人确实没有权力。

你别看国外整天民主人权叫得挺欢,但你真能跟权贵叫板吗?是,你可以游行,可以在白宫前示威,可以往总统脸上扔鸡蛋臭鞋,但能真正起作用吗?诉求真能得到解决吗?有人会因你的不满出来负责吗?杀害佛罗伊德的警察现在什么结果?真动了人家的蛋糕,分分钟让你出车祸或者自杀。在中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是写入宪法的,为人民服务几个字要出现在每个政府的门口。权贵们是有些特权,但自从那个人建立了这个国家,经历了五十多年前那场运动,人民的心就再也低不下去了。

你可以看出,所有与民生相关的领域,从治安,到医疗,从教育,到危难处理,我们的人民在面对政府机构以及相关从业人员时,是真的可以挺直腰板的,是真的没有胆怯的。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而那个人,却打破了阶级壁垒,让不同阶级的人变得平等起来,让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觉醒了,拔高了他们的期望值,让那些本来可以或者应该高高在上的人群低下头来去为这些底层的人服务。简化字,强制推行全面义务教育,上山下乡,三反五反,以致那场运动,他生生把劳苦大众溺爱成了无法无天的样子,让那些读书人,那些资本家,那些官老爷低下头去给泥腿子们服务,跟他们一起生活,劳作,乃至结合。这一系列的举措,让中国的阶级整个打乱,打碎,搅拌均匀又重新融合了,中国从此没有什么血统,什么出身,中国人也从此有了不信邪的性格。那些权贵们,或许可以躲在暗处偷偷享受特权或者做着蝇营狗苟之事,可一旦他们被公开摆在人民面前,没人会对他们特殊对待,没人会惧怕他们。

我曾经说,中国的医疗被人为地压低了地位。那些医生,专家,考学要比别人考得好,上学要比别人年限长,可收入和社会地位却比国外差很多。为什么?皆因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大字虽然没列入宪法,但却深深烙在了人民心里,也刻在了大部分政府机构的门口。看看我们的教师,医生,警察,军队,官员,国家对他们的定位就是要服务于人民。他们之中或许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在心理上,在舆论上,在法理上,他们就要以为人民服务微宗旨,这是为整个社会所认可的价值观。

我们出国总被叮嘱不要与警察对抗,不要晚上出门,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中国人素质低,我说是因为中国人在国内享受的包容更大。出了国,就不能像在国内那样肆无忌惮了,就要像外国人一样夹着尾巴做人了。

所以,我认为,中国所做的最伟大的事,也是其他任何国家都难以完成的事,就是拔高了人民在国家中的地位,创造了一个以人民为主体的,服务于人民的社会。我们总说我们善于把高科技变成白菜价,其实何止是高科技,在中国,我们不允许所有有关民生的东西超越人民的承受范围,我们会尽全力让人民需要的东西变为白菜价,包括但不限于粮食,教育,医疗,治安,以及尊严。

知乎有很多人提到,外国人多么惊讶于中国禁毒力度之大,或者中国治安环境之好。也有许多人提到中国大学收费之低,以及看病及时。我把这些统统归结于国家对民生的重视以及七十年前那个人把人民所抬到的高度。金玉在前,人民的心智已然起来,这就让后来者骑虎难下了。《牧马人》都看过,大资本家的儿子,最终与逃难女结合了。相信有不少人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原来的地主或资本家与贫农结合了,这就从基因上打破了阶级壁垒。一个经历过老百姓批斗官员资本家的社会,想回去是不那么容易的。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