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无意中参与了政治活动(上)

500

  摘要:虽然研究表明,使用社交媒体可以促进政治参与,但对这种关系背后的心理过程却缺乏理论上的解释。本文试图通过提出一种社交媒体政治参与模式来填补这一空白。从目标系统角度来看,该模型指定了一组需要实现的相互关联的过程,以便社交媒体使用能够影响政治参与。此外,概述了关键条件,并提出了促进政治参与的见解。本文介绍了通过调查和实验对模型进行测试的方法。最后讨论了对未来研究的影响。

  这是社论前沿第S1688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引言

  以社交媒体使用和政治参与为主题的研究正在不断增多。研究结果表明,社交媒体的使用可以促进各种形式的政治参与。尽管有大量相关研究,但对这种关系背后的心理过程缺乏理论化。大部分研究是横断面研究,而非深入研究潜在机制。迄今为止,少数几项实验研究也没有充分概述社交媒体参与结果背后的心理过程。

  本文试图通过提出并讨论一种社交媒体政治参与模式(SMPPM)来填补这一研究空白。作者从目标系统的角度对其进行开发。目标系统理论认为,人的目标在心理上被表示为与子目标和成就方式相关的认知结构。它解释了在行为状况中如何选择和追求(竞争)目标。为了解释政治参与,我们需要了解公民在行为状况之前和期间如何形成、激活和实施参与式目标。

  简而言之,要使社交媒体使用对政治参与产生影响,就必须实现一系列可能事件:公民必须有意或无意地接触他们认为相关的政治信息,他们必须得出结论,当前状态与不希望或期望的未来状态之间存在差距,他们必须认为未来状态是可实现的,从而形成明确的参与性目标,最后,他们必须在行为状况下对照其它目标启动这一目标。然而,即使没有明确的参与性目标,社交媒体使用仍可能促进低努力形式的政治参与。SMPPM解释了为什么以及如何有意和无意地通过接触政治社交媒体内容促进低努力和高努力的参与性行动。

  社交媒体和政治参与

  政治参与通常可以被定义为“普通公民旨在影响某些政治结果”的任何行为。社交媒体是高度个性化的空间,社交媒体的效果取决于人们如何利用它们。关于动机和用户行为的调查结果表明,人口统计和倾向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如何使用社交媒体;人们可能会避开或积极寻找政治信息。但即使接触到政治内容,用户也可能不会进行政治参与。

  总的来说,衡量社交媒体政治使用的研究不断发现积极的政治参与效应。但是,研究一般社交媒体使用效果的有关研究,其结果并不一致。此外,与有意接触相比,即使是相对不感兴趣的用户也可能偶然接触到政治信息。具体来说,“社交媒体的兴起可以说进一步助长了有意或无意地接触公共事务内容的现象,因为这些内容往往被熟人‘推’给他人”。因此,研究经常着眼于这种增加偶然接触机会的情景因素。Tang & Lee(2013)认为,与政治行为者的直接联系增加了人们对共享政治信息的了解,从而增加了政治参与。他们认为网络异质性是政治参与的预测因子。这是由于嵌入更加多元化的社交网络中的人们通常会接触到更广泛的观点。同样,网络规模被认为增加了政治参与机会的可能性。

  线上和线下政治参与的有关研究最多。线上政治参与通常指的是诸如签署线上请愿书或向公职人员发送消息之类的活动。线下政治参与是指更传统的政治参与形式,例如投票或在党组织中工作。一些学者认为,这些参与性活动之间存在质的差异,不能通过简单的线上与线下区别来解释。具体而言,某些线上活动会鼓励所谓的“懈怠主义”,其特征是无效的且“感觉良好”的政治参与形式,这应与更有效和更省力的政治参与形式区分开来。

  在这种背景下,作者认为,从完成这些活动所需的努力来描述参与性活动是有意义的。因此,各种政治参与可以从用户动机中预测,因为动机被视为努力的先行因素。对于SMPPM,本文将努力定义为一个人致力于参与活动的时间和精力。按照这个定义,可以区分为低努力和高努力的政治参与(见表1)。低努力政治参与涉及所有需要相对较少时间和能量的活动(例如,分享政治信息,签署请愿书),高努力政治参与指的是更耗时和精力的活动(例如,抗议,写博客)。这一区别至关重要,因为政治参与作为一种行为,显然是由目标驱动的。目标的实施取决于必要的努力。这一努力对于某人是否行动至关重要,而不是线上与线下的区别。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相关研究都采用了横断面研究设计。显然,这些设计没有将长期影响考虑进去。已有的少数小组研究表明,一般的社交媒体使用在长期内不触发或弱触发政治参与。这些研究挑战了这样一种观点,即社交媒体在促进社会联系、为个人表达提供空间和鼓励社会互动方面的能力足以对政治参与施加更长期的影响。

500

  (图源:原文)

  (温馨提示:点击查看大图)

  目的

  SMPPM的主要目的是预测在何种条件下接触社交媒体可以促进政治参与。由于社交媒体使用的影响可能取决于一系列不同的突发事件,本研究有五个基本目标。首先是将通信过程细分为四个连续阶段:第一,媒体使用受先前已有动机的影响(接触前)。第二,要受到影响,用户必须接触某些媒体内容(接触)。因此,通常在接触后进行某种信息处理(接收)。最后,信息处理可以导致特定的行为结果(行为状况)。在这四个阶段中的任何一个阶段,社交媒体使用对政治参与的影响都可能受到阻碍。例如,如果公民基于社交媒体的接收形成一个明确的目标,该目标可能会在行为状况中被竞争目标所推翻。因此,需要在一个理论模型中考虑所有阶段。

  从第二个目标来看,社交媒体用户要么有意,要么偶然接触到政治内容。这是一个关键目标,因为忽略有意或偶然的接触都会导致我们对社交媒体的不完整理解。事实上,社交媒体的一个重要优点是,公民可以通过其网络接触政治信息,而无需有意寻找。作者认为,这种偶然接触是了解社交媒体为何能够在传统大众媒体之外刺激政治参与的主要途径。

  第三,本文的目标是区分高努力和低努力的政治参与,因为在给定的行为状况中,与政治参与相关的努力是社交媒体效果的一个关键特征。作者认为,这种区别在理论上比线上和线下政治参与更精确。如表1所示,线上和线下政治参与都可以是高努力或低努力。从理论角度来看,解释政治参与所需要的是必要的努力,而非线上或线下的技术特征。尽管如此,本研究模型仍可用于解释线上和线下政治参与(取决于他们的努力程度)。

  第四个目标涉及边界条件的规范。已有研究表明,在某些情况下,社交媒体使用会影响政治参与。深入理解所涉及的过程需要了解调节变量。因此,任何解释政治参与的模型都必须包含有关收件人、源、网络和消息特性的关键调节变量。

  第五,社交媒体政治参与模型应该能够预测短期和长期影响。研究人员通常关注前者,因为它们更易于测量和确认。因此,SMPPM需要解释随着时间推移,社交媒体的接触如何增加政治参与。作者开发了一个包含28个理论命题的模型,解释了社交媒体使用如何以及何时导致政治参与的增加。解释“如何”和“何时”是理论的主要作用。作者提出了两条不同于政治参与信息处理程度的路径(显性和隐性)。SMPPM将政治参与理解为目标驱动。运用通过目标解释行为的心理学理论,将信息过程及其结果(目标)与行为联系起来。目标系统理论衍生的认知和动机过程是根据评估理论和启动范式建模的。

  命题

  使用社交媒体的动机(接触前)

  根据使用和满足的方法,人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有一定的需求。例如,人们可能会感到需要放松或需要了解政治问题。在其他机会中,他们可以选择特定的媒体作为满足的手段。因此,媒体使用可以看作是目标导向的。可以通过导致媒体使用特定动机的特定需求的存在来解释。需求取决于用户的基本生物学和心理要求,以及他们的个人和处境倾向。个人性格包含所有个人特征,例如人格特质、情绪状态、用户性别、年龄或长期持久偏好。对政治的一般兴趣就是一个例子。较高的政治兴趣可能会增加人们出于政治目的使用社交媒体的一般动机。此外,过去的研究表明,易患病的倾向也可能决定人们受到刺激的政治信息的种类。例如,焦虑状态可能使人们更有可能接触不同观点,而愤怒使人们更有可能接触态度一致的内容。处境倾向是指一个人在选择满足方式时所处的所有社会和技术配置。一群朋友可能会唤起对社交互动的需求,而网络内容的广度和多样性可能会激发浏览动机。个人和处境倾向已被确认为用户对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各种媒体需求的重要预测因素。

  接触政治内容

  根据他们目前的动机,社交媒体用户从事广泛的活动。研究人员经常区分两种基本途径。第一种是积极寻找政治信息,有意接触。例如,用户可以使用社交媒体网站的搜索功能,浏览新闻提要以获取政治内容,查看Facebook新闻网站,或访问政党或候选人的个人资料。相反,第二条途径是指偶然接触,这是因为这种内容经常被熟人分享。对政治相对不感兴趣的用户只需要与少数参与政治活动的其他人联系起来,就可以定期获得有关政治的偶然提示。在政治选举的背景下,以在社交媒体上参与娱乐内容为主要动机的用户仍可能看到其网络中朋友发布的活动帖子。作者假设,当某人感到需要政治信息,需要以其政治身份进行工作或需要政治表达时,便会发生有意接触。在所有这些情况下,用户将积极搜索政治信息。考虑到用户希望获得娱乐、寻找社会互动、需要与政治无关的信息或需要处理其身份的非政治部分,本研究假设他们会在无意中接触政治内容。

  重要的是,这两种接触都受到用户网络特性的调节。网络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在社交媒体网站上的熟人,以及这些熟人之间的相互联系。用户可以通过隐藏帖子以及阻止、取消好友或从其网络中取消关注他们来积极地管理其网络。例如,一些具有强烈政治倾向的用户更有可能参与过滤他们的个人新闻提要,从而使自己接触态度更一致的新闻提要。除了网络的社会维度外,还包括其技术层面。它主要是指通过软件算法对内容进行个性化展示。

  此外,个性化可能包括将网络两个维度联系起来的相识者的偏好。相关的网络特征是,如,一个人的网络大小、异质性或政治倾向,以及对内容的个性化呈现。研究表明,用户的网络规模可以积极预测政治内容的曝光率并提高政治参与。两者都增加了接触和参与的机会。同样,更多的异构网络被假定为参与者提供了更广泛的信息,从而增加了参与的可能性。从政治倾向来看,用户与从事政治活动的用户、政治人物和政治组织的联系数量有所不同。由于所有这些人都倾向于分享政治内容,因此政治接触会随着这种联系数量的增加而增加。最后,内容的个性化代表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网络特性。它解决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社交媒体网站试图向用户展示与其偏好紧密相关的信息。根据他们的个人资料信息和/或过去的浏览行为,用户或多或少可能会接触到政治内容。由于有意接触涉及积极寻找信息,作者假设这一过程由社交媒体素养调节。它包括用户在社交媒体中访问、理解、评估和创造交流的能力。例如,一些用户可能更有能力在新闻源中识别和整合高质量的政治信息,而另一些用户可能具有政治动机,但只偶然发现了较少的定性信息,例如民粹主义政治家的信息。因此,社交媒体素养已被确定为促进有意接触的重要前提。

站务

  • 风闻社区升级系统,暂停服务

    亲爱的用户: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服务和用户体验,风闻社区于北京时间8月5日20时至8月17日20时对服务器进行系统维护优化。升级期间,风闻社区将暂停服务,由此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更新升级后,将有全新功能上线,期待与您再次相见!如您对风闻社区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电邮shequ@guancha.......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