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前被抱错未打乙肝阻断针,男子患肝癌不接受医院道歉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今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而当其母亲欲“割肝救子”时,血液检测却表明儿子并非亲生。经调查后发现,原来是28年前医院失误导致婴儿抱错,从而使两家孩子“错换人生28年”,也使姚策在出生后未能注射乙肝阻断针。

4月30日,两个家庭终于在江西九江相聚,然而两个家庭与28年前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关于赔偿问题的谈判却陷入僵局。截至目前,双方谈判结束,医院与两家家属依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5月14日上午,“错换人生28年”事件当事人姚策@姚策_ 在微博就其与涉事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事件处理协商情况发文《致各位的一封信》表示,“对于医院一天时间转变,我既欣慰,又心寒。”

500

“从第一次发声说调查迄今为止一个多月了,结果呢?没有结果。”姚策在文中提到,“对我而言我感觉我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欺骗。”

据@梨视频 5月14日发布的消息,姚策在接受相关采访时称,“我不会接受这种所谓的基本认定以及没有直接关系的官宣式的道歉。”“我唯一的诉求就是医院要把我的治疗负责到底。

500

“错换人生28年”事件经过

据江西电视台“都市现场”4月30日报道,2020年2月17日,江西九江许敏夫妇28岁的儿子姚策,突然被查出肝癌晚期。而要救儿子的话,只能做肝移植。

许敏决定,将自己的肝割下来救孩子的命。可是在做体检的时候,许敏发现,自己和丈夫的血型都是A型,可儿子的却是AB型。而后的DNA检测也证实,许敏夫妇并非姚策的亲生父母

500

(图片来源:都市现场)

许敏立刻和当年生产的医院联系,并找到了当时和自己同一产房的产妇杜新枝核实情况,结果让她很震惊。

1992年6月15日,许敏和河南女子杜新枝同在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产,而且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同一产房都产下了一名男婴。但在之后的过程中,院方把两家人的孩子给弄错了。

500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年2月,姚策被确诊为肝癌,医生说随时会有危险,若不治疗,生命维持时间不会太久。其实早在2岁时,姚策就被检查出乙肝。

当时许敏十分不解,产前检查一切都正常,孩子小小年纪没有接触多少外人,家族也没有类似病症,为什么孩子会得乙肝?如今,许敏咨询多位专家教授,确定孩子是母婴垂直传播的,因为他的亲生母亲是乙肝。

“正是由于这种换位,导致本该在我出生时,应该打在我身上的阻断针,被错误地打到了别人的身上,使得本应该避免的疾病发生了。”姚策说道。

现在,许敏夫妇把割肝救子的希望寄托到了儿子姚策的生母身上。但没想到的是,姚策的生母杜新枝竟然也身患肝癌,刚做完切除手术,正在接受化疗。

5月10日和11日,姚策及其家属受邀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方协商赔偿。

当事人微博发文表示:需要一个更合理的方案

5月12日下午,@姚策_ 发文《抱错医院态度:当事人回应》表示,“涉事的淮河医院此次表示同意借款先给我治病,并附加条件,要求我们于5月28日前,在开封当地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根据一审判决归还前面借款的要求。”

500

“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果我答应医院条件,医院借钱看病,我的委托律师表示目前诉讼结果是对我是最不利的时间。”

“如果我不答应,我连看病的钱都没有,院方连借款也不垫付了。这不是要把我的家庭逼上绝路吗?我希望院方和当地卫健委以及其他相关部门能够重新商议,给我一个更合理的方案!”姚策在文末说道。

500

医院接受专访表示: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据荔枝新闻5月13日消息,荔枝新闻记者专访了牵头处理此事的院方负责人之一、淮河医院医患关系科主任张鹏,他代表医院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披露和解答。

荔枝新闻:错换人生28年整个事件引起了舆论的很大关注,对于整件事,淮河医院院方的基本态度是什么样的?

张鹏:这两个孩子的确是在我们医院出生,且出生后两人人生几乎没有交集,因此得出从医院抱错的结论。错婴的责任我们肯定要承担,对于错婴一事,给两个家庭造成的情感伤害,我们作为院方表示歉意。在谈判过程中,我们也向家属表达了歉意。但是对于姚策的病情是否与医院有直接因果关系,这还有待于调查。

这两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法外还要讲道理和人情。我们敢给患者提供本人病历,绝不回避任何问题,就像我之前就说过,最重要的是治病救人,我们也希望为患病的姚策在法律框架内提供人道主义救助。

荔枝新闻:事发至今,医院对此事如何处置的?

张鹏:从许女士第一次到医院来,我们就感到此事重大,迅速进行了汇报,院领导也感到很震惊,十分重视。

从寻找当年病历,到寻找许女士的亲生儿子,我们都抽调了大量人员主动配合。双方认亲后,我们曾赴江西九江看望患病的姚策,送上两万元的慰问金和三万余元的药物。此外,我们医院还派人陪同姚策去上海看病。后续两个家庭来开封协商的机票等也由医院安排。

荔枝新闻:目前双方的协商是否顺利?

张鹏:目前谈判已经结束了,期间有磨合、有波折,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荔枝新闻:双方的分歧主要在哪里?

张鹏:家属认为医院给姚策造成了乙肝和肝癌,让医院承担姚策肝癌诊疗期间的所有医疗费、生活费,但是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也属于国有资产,每一笔费用都需要有理有据。在因果关系还没建立的前提下,你就叫我们完全承担,我们不是不给,但是要依法依规。

500

(图片来源:荔枝新闻)

荔枝新闻:家属称,院方同意给予姚策一定的治疗费,但需要“借支”。

张鹏:我们是一家公立医院,是国有资产,这个事情要依法依规处理,这也是上级单位的意见。我们处理医患纠纷,不能说对方家庭负担特别重,我们这个医院就是做慈善去给对方多少钱,而是要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公家的钱我拿出来要“借”,这5万也是从后续的精神抚慰金里借支的

荔枝新闻:家属称,院方同意“借支”的前提是,他们需要在5月20日之前,六个当事人打包,在开封市鼓楼区提起诉讼,为什么会有这个附加条件?

张鹏:事实上,最开始提出起诉时间只是我们的建议,因为姚策的病不能拖,让两家打包起诉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拖得越久对姚策的病情越不好,律师建议在侵权结果的发生地开封起诉。但是最后我们也说了,尊重两家家属意愿,不管是时间还是起诉地点,我们告诉家属抓紧时间走司法途径。

荔枝新闻:当年导致错婴发生的相关人员调查情况如何?是否有追究责任?

张鹏:有专门的联合调查组还在调查,还没有一个最后的认定结果。

当事人再次发文表示:一定会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

5月13日上午,@姚策_ 发文《致各位的一封信》,对网友的关心和帮助表示感谢。

姚策同时表示,“从最开始的我父母去找资料时的推诿、冷眼,到认亲前后的发声积极协商担责,再到事件平息时的矢口否认、附加条约,最后再到曝光时的发声道歉。我发现这一系列的做法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良知和担当,而是舆论的压力。

“这一次由于身体原因,我是委托了律师前往协商的,而且是在院方表示基本同意诉求内容的前提下去的。结果换来的却是矢口否认抱错事件与疾病与医院有关,仅愿从人道主义支付五万元精神补偿费?都还在调查,还在调查凭什么否认?从第一次发声说调查迄今为止一个多月了,结果呢?没有结果。”

“(医院)送了三个条件:1、5月28号前提起诉讼;2、于当地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3、当事人全部打包诉讼,只有答应以上条件,才能借支医疗费用。幸亏我的律师告诉了我其中的险恶,不然我自己去可能就会被逼就范,对我而言我感觉我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欺骗。

“我不服,我不允许这种失误被一句轻描淡写地道歉带过,我不允许这种失误被‘基本认定’和‘并无直接关系’的‘官宣’所掩盖。我要尽我的全力去发声!”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病我可以不治,命我也可以不要,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我要竭力说‘NO!!!’”姚策在文中表示,“我不是要证明我多与众不同,我只想让所有的人知道,我们正面错误,是为了更好地避免错误的再次发生!是为了避免悲剧再次上演!”

“不论结果如何,我一定会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姚策在文末说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