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恨国贼到工业党和“爱国贼”的转变(之三)

前面在官网写过两篇文章,观友评论不少,这是第三篇。今天谈一个关于选票民主的问题,是个人的一些感悟,比较粗浅。

以前网上流传一个所谓王朔说的段子:没选票,没土地,没政治权力的一群人,聚在一起高谈民主的坏处。我仿佛看到,一群太监在说性生活多伤身体,幸亏咱们阉了;或者是一群乞丐在说钱是多么肮脏的东西,还是咱要饭干净。

这句话说的很缺德,但是,猛地一听,好像是很有道理,把没有西式选票的我们恶心的够呛。但是,生殖器对于太监来说是个好东西,钱对于乞丐来说也是好东西,这两点是毋庸置疑的。这个段子把民主对我们国人重要程度类比成生殖器和钱,这显然是偷换概念,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觉得我不能没有生殖器和钱,但是可以没有西式选票民主。

西方社会犯的错误,就是把手段当成目的,选票民主仅仅是公民参政议政的一种手段而已。我接触过的一些在中国的外国人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是诟病的,但是对特朗普这样花式总统也是嗤之以鼻,当你问他,民主选举也选出了这样奇葩的总统,该做何解释?他说,没关系,下次选举把他选下去,换一个就可以了。所以,他认为民主选举制度就是好的,你不喜欢的人上台不要紧,下次把他选下去就可以了。

可是,看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很可能下次选举的时候,特朗普还会大概率当选。在一个内部矛盾冲突比较激烈的国家,国民是很难达成共识的,那么选出来的总统也很奇葩,爱他的选民爱到死,恨他的选民恨到到死。总统为了下次大选,往往会忽略国家和人民的长远福祉,对国家存在的本质问题视而不见,甚至故意制造族群分裂,比如这次新冠病毒应对不力,特朗普就开始用“Chinese virus”打甩锅牌,不曾想把本来就存在的种族矛盾进一步激化起来,亚裔族群激烈的反抗,影响美国族群间的稳定。

相比较而言,中国这一届的领导班子强调过的一句话,是寻找人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找到最大公约数,也就找到了国内的最大共识,反腐是共识,环境治理是共识,改善民生是共识,扶贫脱困是共识,社会稳定安定是共识,国家安全是共识等等。

其实寻找“最大公约数”就是寻找我们百姓的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标。一旦寻找到,我们这个并非是西式选票民主的国家的行动力是极强的。说到底,中国是以目标为导向的,当目标正确的时候,我们巨大的动员能力和行动能力是无可匹敌的。从共产党建党开始,就是以目标为导向的,每一届的领导班子都在寻找目标和实现目标上做着艰苦的努力。

正因为这样,中国是更有政治智慧的国家。举个例子,斯大林去世的之后,赫鲁晓夫在1956年2月25日在共二十大上作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内部报告。抨击了前任苏共领导人斯大林在位期间的严重错误,苏联逐步实行去斯大林化,报告既出,就一发不可收拾,严重影响了中共和东欧共产集团的主导思想,并引发了一系列动乱,甚至对中国后来的政治走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包括后来的大跃进等都与这有这某些联系。

我个人认为苏共的解体从1956年就埋下了种子。作为苏共的领导人,斯大林的过错是肯定有的,因为错误,就把功绩也一并抹杀了?也就把苏共的几十年的执政合法性也一并抹去了,这注定了人心不稳,作为一个领导人,你要清楚你的目标是什么,你的目标是带领苏联国民往前冲,不断的改善人民的生活。彻底的否定了斯大林,也就是彻底的在百姓心中否定了苏共的领导力,从这点上看,赫鲁晓夫是很蠢的。

我们再看看邓小平是如何处理对文革和主席的评价的。对主席的评价是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份文件中做了说明。在起草决议的过程中,不少受到文革冲击的人希望全面否定主席,当时这种呼声还是很高的,这是在邓选中有提及的,邓小平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力排众议。后来,起草《决议》的小组,来来回回的修改,对主席的描述都无法令邓小平满意,最后较大的修改共9稿,历时20个月才定稿。

为此,邓小平在每次修改都有谈话,一直谈到他比较满意的第九稿,其中有9篇谈话已经摘录收入《邓小平文选》,我通读过多遍,受益匪浅。

500

邓小平没有学习赫鲁晓夫,简单粗暴并且很仓促的做法,他对文革是全盘否定的,但是对主席的评价要求起草组做到,宜粗不宜细,看主流,一切向前看,另外功过七三开。

并且,总结了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实事求是、独立自主、群众路线。这三点依然为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所坚持和传承的,正因为实事求是,我们才能客观看待自己,才知道自己哪些是做的对的,那些是需要改进的,而不是像公知一样,为西方舆论马首是瞻,正因为独立自主,我们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像韩国日本还有个美国这样的太上皇,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才有底气说“该改的一定要改,不该改的一点也不能改”。

回过头来看,邓公的出发点是为了中国未来的发展,因此对毛泽东思想的精华部分积极继承,失误之处给与规避。他的目的不是整倒谁,目的是要让中国能够保持稳定的社会环境去发展生产力,去不断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

人生阅历到了之后在读某些书,会更有体会,包括上面提到书籍也是这样。这些问题想通了,对西方所谓的选票民主也就看的更为透彻了,道理也很简单,很朴实,总结一下个人的感悟和体会:

一个人也好,一个公司也好,一个政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千万不要被表面所迷惑,把手段当成目的,你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自己的人生目标,是最核心最关键的。

当一个人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把掌握知识作为第一目标的时候,而不是把成绩放在第一位,他一定能够把知识吃的更透,他的成绩一般不会太差。

一个公司如果把服务客户作为第一目标,而不是是把利润放在第一位的时候,这个公司一定会后劲十足,遇到危机的时候,能够处惊不变,应对自如。

这方面最典范除了华为这类公司,我最钦佩的就是京瓷的稻盛和夫,京瓷公司在80年代的时候,公司持有大量的现金,很多美国的资本找他们,说他们的现金利用率不高,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不高,应该把现金拿去投资,赚取更多的利润。

稻盛和夫却认为,现金是公司的血脉,公司要长期为客户服务,必须要有足够的的现金储备以应对不可知的危机,资本肯定笑话他迂腐,接下来就是八十年代末的日本经济危机,由于日元大幅度升值,导致京瓷出现了自成立三十多年以来的首次亏损,但是,由于有大量的现金,京瓷平安度过危机。稻盛和夫的书《活法》和《六项精进》是很值得一读和实践的。

同样道理,一个国家把不断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安全感和幸福感,而不是更多为某些利益集团服务的时候,这个国家也会越来越富强的,能得到人民拥护的,这才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根本所在。

不管是西式民主也好,还是中国的民主协商也好,除了正确的目标和价值观之外,执政团队的能力是很关键的,类似解放战争时候的粟裕,如果没有粟裕,可能战争不会进展的那么顺利,我相信换成另外一个指挥员,未必会打的那么精彩,但是因为解放战争是得人心的,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胜利可能会迟来,但绝对不会不来。

谁也无法保证中国未来一百年所有的执政团队都出类拔萃,但是,只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不断发现国家的问题和新目标,把社会的安定团结作为目标,把不断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作为目标,经济不脱实向虚,把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作为目标,我相信,中国的未来即便遇到不那么出色的执政团队,也能够带领中国人民不断的前行。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