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恨国贼到工业党和“爱国贼”的转变

本人七零后,七十年代中期生人,在2016年之前,一直是恨国党,现在是彻彻底底的工业党和“爱国贼”。

事情还要从小学说起,小学到高中的教育让我一直比较困惑的就是语文、政治、历史课程。尤其政治课,印象最深的是初中一年级是“公民”课,期末考试,我的分数是58分,原因很简单,我没有完全按照老师的标准答案答题,而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做的解答,老师说,哪怕一个标点符号不按照他的答案写,也要扣分的。从此后,一直到中考之前,我的政治课成绩一直是60分左右。

另外一门课程是语文课,让我一点也提不起精神来,看到课文,就是划分段落大意,提取中心思想,按照我的天性,我是在是无法理解很多课文的中心思想。所以,语文考试,我基本没有上过80分。

但是,我喜欢看书,各种课外书都在看,历史、科学、童话,尤其是当时的武侠小说,几乎读遍了,其中金庸的武侠小说中的中国的传统价值观,无论是对岳武穆的褒扬,还是对郭靖仁义厚道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的刻画,还是书中展现的正面人物的仁义礼智信,对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虽然,政治和语文拖了后腿,理科是我的强项,基本都是满分。中考前,政治老师把我天天拖到办公室去背政治,老师亲自盯着,结果中考考了89分,顺利的考上了重点高中。

即便再不愿意学中文课和政治课,但是由于升学的压力所逼,被摁着脑袋把课程都背下来,课程当中的意识形态教育也是入脑了。但是,仅仅是机械的入脑,而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

这段学习的精力,埋下了日后恨国党的种子。

大学毕业后,读研究生,研究生读的是机械相关的专业,也是国内很顶尖的学校,至少是前五,前三的排名。大学和研究生期间,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学业上了,并且通过自学,成功的跨专业的掌握计算机系的大量课程。

硕士毕业,进入华为从事软件相关的工作。这期间工作是很忙,但是,总还是有周末的,接下来几年,逐渐开始买一些课外书看。除了金庸的小说对我影响比较大之外,那么接下来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籍就是林达的一系列书籍《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之一》、《总统是靠不住的:近距离看美国之二 》、《我也有一个梦想:近距离看美国之三 》、《近距离看美国:如彗星划过夜空四》,只是简单罗列几本,此外还有刘瑜的书《民主的细节》、《观念的水位》、《送你一个子弹》,包括秦晖和金雁夫妇的书《从东欧到新东欧》,包括易中天用贯穿着自由主义思想的中国历史书《易中天中国史》此外,以及《1984》、《动物庄园》、《古拉格群岛》、《墓碑》等等,以及胡适、李慎之、南京大学高阳的书籍和文章。

后来微博出现了,在微博上,我开始关注北大的贺卫方、人大的张鸣、所谓的艺术家aiweiwei,所谓的音乐人高晓松等一众人员,还买过高晓松的一系列书籍通读过。甚至,aiweiwei被税务局查账的时候,需要补缴税款,艾某人发起了众筹,我还给他捐款了,事后他给每个捐款的人写了一个借条,借条很精美,现在回想起来艾某人的行为艺术,当时感觉对方有创意,敢于表达。

随着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多,我的三观被颠覆了,突然认识到我们的国家是这么丑陋,我们制度是这么的邪恶,我们所处的社会这么肮脏,幸亏有这么多勇于发声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像我这样的浑浑噩噩之辈才得以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自此,我认为自由主义是个好东西,民主自由是好东西、人权法制是好东西,美国是山巅之城,是世界的灯塔,虽然,在当时,我还没有去过任何一个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虽没去过,但心向往之。

总结,我成为恨国党的脉络很清晰,从小学到高中,我们的中文、政治、历史的教育,我认为是不成功的,灌输式的教育远远不如公知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循循善诱来得好。如今,我把上述的书目称之为恨国党入门必读书目。

后来,我又如何成为工业党和爱国党了呢?

2010年,我第一次出国,目的地是美国西海岸,从洛杉矶自驾游到旧金山,沿着一号公路,走遍西部海岸线,并且还深入到了西岸内陆的一些城市。

2010年美西自驾游,国人还很少去尝试。这一次的尝试,除了旅游,就是访友,拜访了西海岸各个大学的同学,包括在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同学,还有华为北美分舵的同学,还有已经移民定居在洛杉矶的同学。一路上,好山好水好风光,尤其斯坦福大学之行对我震撼很大,看着他们学生的精神面貌,以及围绕斯坦福产生的一系列伟大公司,只能让人仰视。

但是,这次之行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在旧金山,以为朋友租来的车子车窗被砸,丢失了一些物品,由于购买了保险,租车公司给他换了一辆,第二天车窗有被砸,又丢失了一些物品。至此,这个朋友再也不敢把物品放在车子里。后来在旧金山见到华为北美分舵的同学,才得知,在旧金山,车子里面不要放物品,尤其背包之类的,被砸是大概率事件。

这是一次不爽的经历,后来在洛杉矶的麦当劳,还遇到过警察冲进来直接把一个人铐起来带走了,后来才知道这是个小偷。这都是小插曲,在我们返程中国的前一晚,住在洛杉矶机场附近的一家宾馆,由于到宾馆的时间比较晚,大家都没有吃饭,我的朋友就带着两个随行的女眷,去最近的foodmart买食物,我在给车子加油,很久之后,他们才回来,三个人脸色都很不好,慌慌张张,因为一进入那个foodmart才发现,房子里面的人,全是黑人,一个个不坏好意的看着他们三个,有的黑人还配着刀子,嘴里骂骂咧咧,门外有黑人直接在屋檐下小便。幸亏我的朋友180公分以上的身高,一身的肌肉,猛一看还以为是军队的特种兵,那些黑人才没打他的主意。后来,美国的同学得知此事,跟我讲你们太幸运了。

一次美国之行,深入进去之后,经历了很多,才发现林达书中讲的不完全对,他们只讲了美国的岁月静好,但是没有讲到美国岁月静好之后的无序、危险和肮脏。

此次出过旅行之后,我就开始去各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加拿大、英国、日本、韩国、泰国、中国台湾等地,每到一地,都去尽量深入的了解各地的情况。并且不断的墙外去看各种信息。随着见多识广之后,发现那些公知好像是有问题的。

我发现民主自由并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也不是一个国家有序的基础。

举个例子,大家如果去日本的京都,会发现他们很多的公园和公共设施,一般都会立碑纪念,我仔细看过,很多的碑都是1895年立的,看到这,我就想明白了,修建的资金很大部分是来自于1894年大清帝国在马关条约后赔给日本的2亿两白银。

再比如大英博物馆,参观完大英博物馆,看到他们从世界各个文明古国劫掠过来的历史文物与源自英国本土的少量文物的巨大反差对比,我才知道英国是一个多么没有历史的国家,这是一个多么强盗无耻的国家。法国的卢浮宫和美国的很多博物馆也大多如此。

后来,我开始读另外一类书,诸如李斯特的《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包括最近读的《临高启明》,发现西方所有政治文明的基础说到底是工业文明,无论日本还是英国,劫掠的基础就是他们工业化了,有了先进的作战武器,并且配合一个劫掠他人的强盗之心。

说到根本就是马克思经济学的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西方国家明白这个道理后,颠倒过来,变成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所以,他们乐于推广民主和自由,却会千方百计的阻止其他国家在工业化上得以长足发展,英国殖民印度的时候,就是把印度作为资源型的殖民地,声称“连一个马蹄铁都不能让印度造出来”。

自此,我不再相信什么民主自由,尤其疫情期间,西方媒体说中国防疫缺的不是别的,而是民主和自由的体制,听到这个话,我是嗤之以鼻的。

中国的脊梁不是这些说风凉话、自命清高的公知,而是扎扎实实做实业的工业党和宣传工业党的人。2019年5月,美国政府开始制裁华为,前两天华为发布2019年年报,销售额增长19%,这才是中国的脊梁。

过去十多年,我给很多国内知名的企业做过技术咨询,我看到了大量的类似华为的这种扎扎实实做事情的中国民营企业和构建大国重器的国有企业,比如:

安防领域的海康和大华、通讯领域的华为、中兴,医疗领域的联影和迈瑞、互联网领域的阿里和腾讯、汽车领域的吉利、家电领域的格力和美的、小米、oppo、vivo,京东方、中芯国际、中国中车、中国核电、振华重工、中国商飞等等,这次承建火神山的中国建筑,看起来好像不高大上,但是全球300米以上的高楼70%是中国建造的,其中中国建筑是主力,盖一层楼的房子不是高科技,盖700米的房子,绝对是高科技。

以中国人的勤劳和智慧,在民用领域,20年之内,我们会涌现更多的品牌,会涌现出更多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企业。

除了民用领域,中国的军事工业也是突飞猛进,歼二零、运二零、航母、大驱、导弹。这次疫情发生后,英国和美国的部分政治人物叫嚣让中国赔款,没有这些大国利器作为后盾,估计在国外的武力恫吓之下,很可能再签城下之盟,哪个中国人会保证1840年的历史不会重演?

公知们的想法是很怪异的。还记得十年前,公知和恨国贼都在讲中国是山寨大国,没有自己的品牌,都是山寨产品。十年过去了,中国涌现了一批品牌企业,有的占领的国内市场,有的冲到的国外。

后来,中兴通讯被打跪下了,恨国党们不提品牌了,又在讲我们没有掌握核心技术,被别人卡脖子了,包括科技日报的主编都出来讲“你的国没有那么厉害”。当美国人打华为的时候,公知们也是一片哀嚎,当华为亮出备胎计划的时候,这些鸟人们又哑火了。

公知们的脑回路是有问题的,工业是要一步一步发展的,比如C919,虽然使用的是通用电气的飞机发动机,但是我们预留了自己国产发动机的接口,并且我们的涡扇20发动机已经接近研发的后期了,替代通用的发动机是时间问题,就类似于华为有自己的芯片,但是还要使用美国芯片,为什么?为的是不断的吸取国外的优秀技术和经验,不要闭门造车。

目前,在国内,我看到的默默无闻的做实业的人,还是在踏踏实实做事,如果不信,你可以去看华为余承东的微博,从新冠疫情开始之后,余承东发过两条微博,都是华为捐赠灾区的事情,自此便无微博,直到2月份,华为开工后,余承东的微博有开始宣传华为的新款手机,他没有转方方日记,没有奋起疾呼。因为他们没时间扯这些事情,他们在疫情的第一线保证通讯的正常,保证全国的通讯线路能够正常使用,保证4000万云监工能够流畅的观看火神山的施工现场,他们还能做的的就是给在武汉一线坚守在客户现场的一线员工2000元每天的补助。

包括联影这些企业,也是从新疆把休假的员工召唤回来,冲到武汉一线为火神山医院安装调试CT设备,可能他们连看一眼方方日记的时间都没有。

一个国家只有把农业现代化、工业化、信息化逐步发展起来,国家才是强大的。所幸,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有了这些物质基础和技术手段,我相信国家的治理现代化也会快步前进的。物质基础有了,上层建筑慢慢构建的越来越完善了,中国怎么能没有希望?从这一点看,我们生活在最有趣的一个时代,我们这代人可能比父辈们更幸运,他们见证了建国之后的一穷二白到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我们这代人在有生之年能见到从强国变成最牛逼的国家,如果是这样,我有什么理由不爱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