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杨安泽,又一个“堕落”的华裔政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李建秋的世界”(ID:lijianqiudeshijie)】

“上星期的一天,我去超市购物……三名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超市的门外,其中一个抬头看到我,眉头就皱了起来。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为自己是亚裔感受到了不自在,甚至为有一点愧意……”

“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拥抱和展现我们够美国人。”这是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里面的发言。

500

其实我有点感叹部分华裔们的不争气,或者说自恨的一种态度,似乎作为一个“亚裔”是一件特别羞耻的事情,我对美国的部分亚裔非常失望。

杨安泽,父母是台湾省的移民,毕业于哥伦比亚法学院,当了五个月律师以后开始创业,获得过全球100位商界创新人士称号,并于2015年被奥巴马政府授予“总统全球企业家大使”称号,杨安泽最出名的事情是参与了民主党的党内初选。

我们来看杨安泽的发言,杨安泽发现在过去几周,针对于亚裔美国人的身体和语言攻击数量激增,而杨安泽的对策是:向二战时期日裔美国人学习,“出来,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物品、投票,穿红白蓝设计的衣服、当志愿者、资助援助组织,并竭尽全力促成这场危机的结束”。

我很不能理解杨安泽这种做法,因为针对于亚裔美国人的攻击,是不对的,这种不对可以说在美国这个舆论的大环境下,没有人可以否认。亚裔美国人是受害者。

但是在一个受害者的情况下,受害者居然还需要自己去做一系列事情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这是何等悲哀的一件事情?

杨安泽提到了日裔美国,那就说说当年日裔美国人。

日裔美国人的故事,要追溯到二战时期的太平洋战争,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以后,整个美国社会的白人开始散布对日裔美国人不利的谣言,FBI以及美国政府明明知道这些谣言,但是并没有辟谣。以至于反日情绪急速上升。

美国罗斯福此后下达了9066号行政令,行政令授权战争部长指定特定的区域作为军事区域,其结果是住在美国西岸的所有日裔美国人全部被囚禁了,全部被驱逐在集中营,日裔美国人损失惨重,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禁止他们从银行账户提款。

集中营没有煤气炉,也没有自来水,几家供应洗衣间,餐厅和厕所,集中性外面铁丝网环绕,部分日裔美国人还被射杀。

为了讨好白人, 日裔美国人组成了著名的442步兵团,他们在家人被囚禁的前提下,参军为美国效力,在对纳粹德国战争中,展现出疯狂一般的勇气,,该团在不到两年时间内获得了18143次嘉奖,其中包括7次总统部队嘉奖(101空降师只获得2次,陆战1师仅获得3次)、21枚荣誉勋章、52枚优秀服役十字勋章、1枚优秀服役勋章、560枚银星勋章、22枚军团优异勋章、15枚士兵勋章、4000枚铜星勋章、9486枚紫星勋章等。442团成为了美国陆军历史上获得荣誉最多的团级部队。

在这种前提下,442团的日裔士兵在退役后发现,他们依然受到歧视。

罗斯福当年在召集这批士兵的时候说:“美国精神不会,也从不考虑一个人的种族或血统”。我想请问罗斯福总统一句:是吗?你是不是在说谎?

杨安泽是错的

杨安泽到现在还认为,只要亚裔美国人再多表现一点,再多奉献一点,歧视就会消除。不可能的,当年日裔美国人不是没有试过,日裔美国人已经达到了连白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大家都看过《兄弟连》这部反应101空降师的电影,那么试问一句,作为整个美国历史上获得功勋最高的442团,美国为他们拍几部电影来纪念?

反过来,从某种程度上,亚裔是占了马丁路德金的光,是黑人们在民权运动兴起以后,亚裔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在黑人掀起的运动下,获得了作为少数种族权利,讲实话,我觉得黑人在种族问题上,比亚裔真的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这段历史其实并不复杂,而且在美国也是作为公开的事实,1988年,里根专门签署了法案,代表美国政府向拘禁事件道歉,且赔偿了超过16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以官方的形式说明了这种行为是不对的。

杨安泽百分之百的知道这段历史,他居然让亚裔重演这段历史?这是要自卑到何等程度才会做这种事情?

华裔们的自卑感

种族歧视在美国不是一个新闻,也不是一个新鲜事,早先华裔实际上是被当成工具人在使用,在经历过白人们多年污蔑华裔不聪明,肮脏,不开化之后,在现代美国,华裔在整个美国族群里面,收入高,学历高,犯罪率低,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尽管整个华裔族群的收入,学历都已经有大规模改善,难道华裔就摆脱歧视了吗?并没有。

六七十年代美国主流媒体赞美华裔是“模范少数族裔”,其本意并不是赞美华裔,而是借华裔去对抗当时轰轰烈烈的黑人运动,是要告诉黑人:你看,华裔一直在受歧视,但是人家现在表现优秀啊,不是白人歧视黑人,而是黑人们自己不行。

根本性的问题没有消除,结果直接导致了1982年陈果仁凶杀案,由于当时日本汽车抢占了美国汽车份额,大批的美国汽车公司破产,两名叫迈克尔·尼兹和罗纳德·艾班斯的白人,在偶然碰见华裔陈果仁的时候,使用棒球棍打死了陈果仁,这两个白人和陈果仁素不相识,打死陈果仁的原因很简单:日本汽车占领美国市场,美国汽车商破产,导致自己失业,至于陈果仁本人,这两名白人甚至根本都不认识。

白人法官Charles Kaufman表示,白人父子过失杀人,缓期三年,罚款3,780元,当庭释放。


这个案子我们就不说了,就说说《纽约时报》MICHAEL LUO发的一篇稿子,关于这篇稿子,你可以自行搜索。

文中,这位叫MICHAEL LUO华裔受到了种族语言攻击,有个女人对他高呼:“滚回你那该死的国家去”。

然后MICHAEL LUO写了一个公开信,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他说自己的父母当年逃到台湾,然后说:

他们养育了两个孩子。我们俩都毕业于哈佛。我在《纽约时报》工作。算是人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族裔了。可我依然常常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我得特别提醒各位的是,《纽约时报》在美国的媒体界是非常非常左派的一个报纸,民主人权,种族平等,是经常叼在嘴上说的,如此左派的一个报纸,登了MICHAEL LUO的稿子,MICHAEL LUO所给予自己不应该受到歧视的原因:毕业于哈佛,在纽约时报工作,模范少数族裔。

如果真的是为了人权,难道不是在美国,无论任何族裔,无论任何肤色,无论任何工作,都不应该受到歧视吗?而不是说你毕业于哈佛,工作于纽约时报才受到歧视,对吧。事情还没完,这位在《纽约时报》就职的MICHAEL LUO,在2008年的时候写了一个稿子,以更加猛烈的话语开始抨击亚裔。

想到《纽约时报》这种报纸,一个三句话不离人权,民主,种族平等的媒体,它的工作人员就是这样的人,他们还要告诉你什么叫“种族平等”。

无话可说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觉得似乎中国强大了,外国人就不歧视华裔了,这根本不搭界,而且压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白人不歧视黑人,至少不敢明目张胆歧视黑人,是因为那帮出生于喀麦隆,出生于肯尼亚,出生于赞比亚,安哥拉的那帮黑人,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强大吗?不是吧。

杨安泽全文:

上星期的一天,我去超市购物,准备和妻子伊夫琳(Evelyn)和两个儿子一起窝在家里。夜幕降临,购物者纷纷一车车往外推食物和必需品,这个纽约北部的停车场里的气氛显得怪异而奇特。

三名穿着连帽衫和运动衫的中年男子站在超市的门外。他们挤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抬头看到我,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的眼神里带有一种非难。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一点:

我为自己是亚裔感受到了不自在,甚至为有一点愧意。

我已经多年没有经历这种感觉。在长大的过程中,隔段时间,就会遇到一次跟种族色彩有关的局促不安。我以前也腼腆些,这于事无补。但是经历了成年、婚姻、职业生涯、为人父母、担任领导职位甚至参加总统竞选之后,那种感觉就不见了——我以为。

我对在这个国家的位置感到放心。背景不论,我比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要过得好。当喜剧演员Shane Gillis指名道姓骂我时,我认为他并不应该丢掉工作。几个月前,我在新罕布什尔州遇到一个年轻人从他的汽车窗户向我大吼“Chink”,几乎不为所动。我唯一的反应是想:“嗯,很高兴我两个儿子都没有在身边,不然还必须得向他们解释一下这个词的意思。”

但是情况已经变了。

据报道,在过去的几周,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身体和语言攻击的数量激增。向非营利性“Crsis Text Link”寻求咨询的来电者中,亚裔的比例已从符合人口比例的5%上升到了13%,增加了160%。某种程度的轻蔑或疏远意味,已经发展成不加遮掩的敌对甚至攻击。

我们都知道为什么。冠状病毒在摧残社区和生命,人民生活和家庭遭到破坏。人们正在寻找要责备的人。

在COVID-19之前,已经有太多美国人过着月月光的生活,长时间工作也不过是能避免青黄不接。如今,我们大家对未来更加恐惧,担心我们的父母、祖父母和孩子。我们担心自己的工作、账单和下个月的房租或房贷。

二月初,当我仍在竞选总统时,有人曾问我:“我们怎么防止冠状病毒在美国引发对亚裔的敌意?”

我回答说:“事实是,人的天性总是以貌取人,包括种族因素。对于亚裔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及时控制这种病毒,不再成为威胁,然后那些种族主义都可能自行消退。”那时,距离“中国病毒”成为议题还不到几周。

现在是了(译注:“中国病毒”已经提出),我们也必须弄清楚如何与之作斗争。我是做企业的,了解通常负面的回应方式行不通。我当然认为种族主义言行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仅仅靠说“不要对亚裔种族主义”是不能奏效的。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能改善像我在超市遇到的那种情况。人们受伤害,他们抬头看,看到一个与他们不同的人,他们错误地将这个外人与自己的遭遇联系起来。

UCLA篮球运动员Natalie Chou说,她穿着UCLA的队服时自我感觉更好,部分原因是它提醒人们她是美国人。

二战期间,日裔美国人以高涨的自愿水平参军,以表明他们是美国人。现在,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的许多人也正在加紧努力,力图证明我们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美国约有17%的医生是亚洲人,正争先恐后走上抗疫前线。

我们亚裔美国人,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拥抱和展现我们够美国人。我们需要站出来,帮助我们的邻居、捐赠物品、投票,穿红白蓝设计的衣服、当志愿者、资助援助组织,并竭尽全力促成这场危机的结束。我们应该不带一丝犹豫地表明,我们是美国人,在这个最需要的时候,将为我们的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证明我们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我们不是病毒,但是我们可以成为治愈的一部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