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后说,“我不想回家,总觉得小区邻居在背后议论我……”

素材来源:新闻坊、澎湃新闻

“出院一周了,我没敢再出门,因为总觉得小区邻居在背后议论我,看见我就躲。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

“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呼吁一下,不要让我们白天回家,我们想晚上回家,在天黑之后回家。”

这是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热线近日接听的来电,这样的独白,让人心疼。

500

经历这次疫情,许多看惯了生死别离的医护人员,心理都有些崩溃。

500

对在新冠疫情中战胜病毒的他们来说,身体上的伤害还不是最恐惧的,最大的是心理问题和社会问题。

新冠治愈者:请不要歧视我们

有一些患者,治愈后仍然不肯出院,担心回到社区会遭遇歧视,医院反而更像自己的家。

500

一位78岁的老先生,身患新冠肺炎和膀胱癌,病情稳定可以出院了,老先生却哭着说“我不想回家”。

儿子以他为病毒携带者的原因,不让他回家,老先生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和医生说“给我安乐死吧……”

500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一位护士长在咨询室泣不成声。让她如此痛苦的,是一个叫小林的16岁男孩。小林和他的父母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被隔离在不同病区,每次查房,小林都会问起父母的情况。然而没多久,小林的父母就已双双病逝……

500

2020年2月29日,这个四年一遇的日子里。已经失去双亲的小林,心电图也变成了一条直线……

500

病魔无情,制造了很多人间悲剧。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夫妻、及父母一家四口都因新冠肺炎去世,仅其儿子留在英国而免灭门之灾。

常凯在奄奄一息中,寄语亲朋好友及远在英国的儿子: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500

70岁的李爹爹在新冠重症隔离病房经历过生死关,他没想到,治愈回家后,还要忍受的被周围人冷落和躲避的“自我隔离”生活。

500

1月27日徐盛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当天下午,救护车拉着警报开到家门口,房东下了最后通牒:一个星期之内搬走。父母四处打电话找房子,因为家有感染者和湖北人的身份,找了十几家无果。

500

2月11日徐盛出院,住处仍没有下落。眼看搬家期限将至,2月16日,徐盛在网上发出求助信,信中说,“我们战胜了‘病毒’,却被像‘病毒’一样排挤、隔离,无处可去”。

当天下午,镇长联系徐盛,安排了酒店住处。镇政府跟房东协商,为房东提供两个月住宿,2月25日,徐盛一家终于回到自己房中。回到了家,出门也不那么容易。3月14日,一位湖北黄石康复者的房门被社区贴了封条和告示,社区称要打个洞穿链子把门上锁,他无法接受,“我们又不是犯人,何况家里还有无感染的人要生活”。

500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这次疫情和2008汶川大地震还不太一样,这次的新冠疫情,所有人都不是旁观者。

心灵伤痛普遍存在,又要如何持续关怀。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张晨医生说,目前已经开通了心理咨询等等。

500

张晨医生还提到一点,未来还会有无法预见的问题。比如新冠肺炎孤儿,这些小朋友的问题要怎么办……

这个被儿子拒绝在外的老爷爷

看得很心酸

救命的战“疫”已经胜利在望,

但救心之战才刚刚开始。

500

(完)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