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印度人多,麻烦也多,并且,有一个事关安全的大麻烦还是人多造成的。。。

本文为译文,供参考借鉴,不代表战略学人观点。原文编译自印度学者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的印度东北部人口结构的变化及其对安全的影响专著

500

印度东北部是民族、文化、宗教与语言多样性的独特混合物。

19、20世纪的英国政策鼓励向阿萨姆(Assam)和孟加拉(Bengal)的移民以提高生产率等。这种不受控制的移民受到担心丧失其土地和身份的部落居民的憎恨。

在独立以后和1971年战争期间,逃避宗教迫害并寻找更好生活条件的大规模人口迁移,引起了人口概况的变化,并进一步导致了社会紧张局势。

对维持部落身份的追求,对日益减少的资源的争斗,以及决定当地政治的选举,都表现在反叛运动、频繁的暴力周期与该地区的欠发展上。

阿萨姆邦和特里普拉(Tripura)邦都面临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而导致的叛乱,曼尼普尔(Manipur)、那加兰(Nagaland)邦和米佐拉姆(Mizoram)的叛乱则是基于部落身份问题。

中国与巴基斯坦的物质支持,以及易于进入孟加拉国和缅甸,导致在边境建立了叛军营地。

正如阿萨姆邦的情形,开放的边境、日益严重的宗教原教旨主义和基于宗教的叛乱组织的兴起,产生了严重的安全后果和按部落、宗教划界的暴力循环。

鉴于问题的复杂性,无论在中央还是邦层面,解决方案都必须是复杂的,并要求强大的政治意愿。

印度应对孟加拉国和缅甸采取强硬的外交姿态,以采取行动对付两国领土上的叛军营地,并就为了更好的联通性的过境权展开谈判。

政府必须想出办法将所有的叛乱组织都带到同一张谈判桌上。

印度的“东向政策”(Look East Policy)和“东向行动政策”(Act East Policy)能够提供巨大的经济效益,并振兴东北部地区。

最后一个重要方面是将该地区与印度其余地区整合起来的认知管理(perception management)――通过将这些邦作为印度的心脏地带而非边缘邦。

摘自陈瑜编著《全球智库军事战略研究动态》,新华出版社,2018年。

500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