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从我军干部用上95短突说起:军官佩带手枪,只是为了耍酷?

近日,北部战区第79集团军组织首长机关进行短步枪射击训练,以庆祝七一建党节。看到这一新闻啊,帧察众慨叹万千,这真的是以实战标准作为要求,各级首长机关的指挥员们,开始用上步枪了!

500

军官或广义上的指挥人员拿着小手枪的形象,通过各类影视作品可谓深入人心,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河马就简单说说自己的理解。

——想当年,手枪也是用来玩命的!——

这得从人类最早实用的军用半自动火器——转轮枪,开始说起。

500

现代军警用转轮手枪的杰出代表,法国GIGN部队制式配发武器中长期存在的Manurhin MR-73

最初的手枪,机械结构上和步枪没有区别——或者说在来复枪(rifle)之前,滑膛的长枪与短枪没有区别,单发装填,单发发射,整个过程非常冗长……倒入发射药,通条捣实;倒入弹丸,通条捣实;安装火绳/燧石/火帽,BOOM。

500

效能存疑的演示动画——没用通条,直接用枪托吨吨吨,无法确保发射药在狭小空间内剧烈燃烧,就可能导致未能引发爆炸,或者爆炸威力不强,导致弹丸射程、威力的缩减

500

火绳

500

燧石

那种古老的单发手枪,可作为近距离自卫武器,战场上士兵用得,这大佬政要、富豪巨贾也用得;也可作为近距离突击武器,虽然就那么一下,骑兵用得,刺客杀手也用得。

那么,能不能连发呢?至少射击间隔不要那么久……今天的我们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的自动射击原理,导气的、后座的——在那个年代都没有,想啥呢!弹药一体的纸包还没呢!就连供弹具都非常原始。

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即使能量/火药气体运用对于那个年代太玄虚了又怎样?上机械!用外能源(这里说的外能源,是以人力扳动击锤(联动,或早期不联动弹轮)),使得快速发射成为可能!

500

近距离持续火力之——外能源的邪道I

500

近距离持续火力之——外能源的邪道II

加上前文提及火帽,雷汞的运用使得可靠击发成为可能,不再受限于阴雨潮湿等天气环境……

500

小时候很多人都玩过的这类玩具,用的是真·火帽

就在这个时间节点,手枪开始显得特殊起来。即使没有应用一体弹药,但是转轮既作为供弹具,又是药室、枪膛的一部分,虽然装填过程依然冗长到让人难受、想哭,但是至少弹轮里这几发连射的时候,还是很爽的。

500

黑火药转轮手枪,装填的4大件,发射药是必须的,填料是防止火星引燃其他弹轮造成事故,弹丸也是必须的,最后的就是火帽了

虽说双动转轮手枪(就是扣扳机能自动旋转弹轮并完成发射整个动作流程的)出现较晚,但是单动转轮手枪(扳一下击锤,打一下),美国人已经用无数的西部片教大家如何速射了——扇就是了!Fan the hammer。乃至现在一些游戏里也能看到这种速射动作。

500

扣下扳机(单发转轮在击锤就位前扣扳机并不会发射)用小指反复按压并快速释放击锤,就能实现速射,是所谓Fan the hammer/revolver

500

动态图是这样的

当年美军残暴血腥地镇压北美洲土著居民的时候,转轮枪作为实际上的半自动武器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骑着马冲到近前,pew pew pew连射,加上很多家境富裕的军官可能还有备用的转轮手枪,这种突击火力不可谓不强大。

500

骑着马挥舞着转轮手枪追杀印第安人的美军

虽说从古至今,都有将转轮作为步枪供弹具的应用尝试,但是转轮的枪膛和枪管之间的空隙,不仅使得武器性能受到影响,对射手来说也很不舒服。如果不慎将支撑手手指放在空隙附近,甚至会导致手指被火药燃气切断。

500

游戏《战地1》中出现的转轮步枪,Pieper M1893,懒惰如河马就选择这个作为配图

500

漏气问题,其实也是有解决的方案,比如纳甘转轮手枪,在击发的瞬间会将弹轮往前推,使得弹轮的枪膛部分与枪管形成气密,使之成为转轮手枪里少有的几种能安装消音器的型号,不是主流

500

这个复杂外形要加工,还是很蛋疼的

更何况,转轮武器还有个问题——昂贵难造,看看转轮的结构就知道加工之复杂……所以,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河马在狠狠卖弄一番自己的知识水平以后,想说的是:

转轮手枪同期的步枪是啥玩意儿?

一言以蔽之,各种各样的单发货,简直费拉不堪!

(转轮)手枪为什么成为军官的身份象征?不仅仅是因为军官经济上富余,可以负担得起一支(转轮)手枪,更是近距离火力上的巨大优势。

这是轻武器技术发展的历史行程决定的!

不管是遭到进攻时进行防御,亦或是带头冲锋时发扬火力,在当年,手枪的优势都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轻武器并不是一个纯粹考虑技术的话题,一定要多看历史条件、战场环境。

这种情况持续了不短的时间——就像当年丘吉尔还年轻,日不落帝国国势还昌隆,要不是他那一支毛瑟C96手枪近距离连续而强大的火力,他很可能就在那场战斗中被土著人伏击打死了。

500

德国对世界的贡献2333

500

差点换个人发表“铁幕演说”.jpg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二战的时候,冲锋枪为代表的自动武器开始大行其道——手枪的半自动火力优势,也逐渐消弭,手枪作为军官佩枪,也越来越靠近现在的概念,即所谓身份象征。

手枪好不好?当然好,当前的战场,依然有其作用和地位,其轻便短小的体积,即使是MP7这样T字布局(类似大号手枪)的冲锋枪,也无法替代的,若近战应用得法,依然有不小的威力。战争,并非只有近战一种形式,步枪为何一直是人类军队的单兵标准武器——因为其通用性足够强。

500

巴顿将军常年佩戴他那支夸张的象牙柄转轮手枪,成为他的“商标”,之前他带的是M1911,自己改小了扳机力,还走火打伤了自己的大腿……

500

苏联红军干部带头冲锋的经典照片,手中挥舞着的是TT-33手枪

——重新扛起长枪,更是不忘初心——

一如TT-33手枪成为我国的54式手枪那样,苏联红军的那一套,也深刻影响到了我军的建设历程——在我军正规化建设时期,实行的就是“全盘苏化”策略。

从今日来看,“全盘苏化”的步骤虽然非常粗暴,但是于我军现代化建设虽有些差池,但总体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拓展知识面,全局、深入、多角度看待军事问题,也是帧察团队一直倡导的态度,强调细节原本没有问题,但是有意或无意忽略全局抠细节,但不可取。

打了这些预防针,就是要说一些我军正规化建设中的,全面学习苏联学出来的问题。无论横向还是纵向对比,从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以来,更准确说从1927年9月末10月初的三湾改编以来,我军从诞生至今就是全世界绝无仅有、首屈一指的,强调军官和士兵,在人格与灵魂上平等的军队。

500

高级军官下连当兵这件事儿,最近也在重现

苏联红军虽有红这个字,但是许多地方,保留了旧俄军和西方军队的固有问题——森严的等级制度不仅仅是为了战争机器的高效率运行,也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如果说亲吻军旗这种偏西式的礼节尚可以理解为文化差异,但是起床号后列兵要向全班资历比自己长的战友挨个敬礼,就很让人窘迫了;而军官的大盖帽、士兵的船形帽区别,不仅仅是歪戴船形帽不符合中国人衣冠平正的传统习惯,其背后的区别,更是到了于我军而言恐怖的地步:军官就是老爷,士兵就是奴仆,勤务杂务军官必须撒手不管,粗活累活全都交给士兵来干。

以人民海军为例,50年代初在苏军帮助下组建潜艇部队时,苏军教员就曾经禁止我军干部与战士一起劳动,理由是“这不是军官该干的事儿”。而海军航空兵初创时期,更是曾因看电影场次安排这种小事,使得情绪激动的战士们甚至喊出了“打那些戴大盖帽的”这样的话,这让一早投身革命,矢志创造新中国,消灭了无数戴大盖帽的国民党的人民军队干部们,颇为寒心。

手枪问题,也源自当年的正规化建设。不止一位当年曾经拿着盒子炮花机关之类叱咤风云的老革命吐槽,搞了正规化建设以后,战士们手里拿的都是长枪短炮,自己的长枪被收走了,发下来一支小手枪——即使是全尺寸战斗手枪,面对步枪、自动步枪、机枪、冲锋枪,那不还是贼小么?

500

火力优势?不存在的!只有单排弹匣半自动了

从那以后,我军的干部标准武器,就变成了手枪……这种“全盘苏化”的套路,实在是糟糕。我军的干部,是有着靠前指挥、身先士卒传统的,一支小手枪在关键时刻能顶什么用?我军正规化建设时期,已经不是那种士兵拿着单发步枪,因而军官手枪不仅象征身份、更有着近距离强大火力的时代了!

这种情况,其走向还颇为极端,具体体现就是11式手枪。

500

单排弹匣的确可靠性更好,但是团以上军官也是作战人员,拿这玩意儿有啥用?因此11式手枪(包括更早的77式手枪),在军迷中颇有恶名,叫“将佐自裁用拳铳”

当然,真打起仗来,干部们上前线拿着什么?当然是除了手枪以外再携带主武器咯!

500

连长指导员,作为军队干部,会有一把手枪(图左,54式手枪枪套)但胸前就带着步枪子弹袋,显然是使用步枪作为武器的(在其出现的时代,可是相当先进的携行具,影响深远,苏军美军都拿来用,在英语中名称也非常鲜明,叫chi-com chestrig,中共胸挂)

“实战化训练”这个词,不仅仅是我军,全球军队都这么喊,还喊了很多年,真要做起来,却不是容易的事情——2018年,我军开始依照新大纲施训,而首长机关在训练中,也不再一味进行手枪射击训练,拿起了95-1短突击步枪。

这种训练,并不是简单地步枪射击训练而已。首长机关的军队干部们,最初也只是战士士兵,自然在入伍之初就进行了新兵训练,完成了多个科目的步枪射击练习(并不是某些自媒体在那里咋呼的,解放军只打100米胸环靶),重新拿起步枪也无甚难处。

给军官们配上短突击步枪,并不是要求他们作为一线步兵,拿起步枪与敌人作战。首长机关进行步枪应用训练,除了训练本身,更有一种贯彻训练实战化的意味和效应,是为在训练上身先士卒。

500

朝鲜战争中,证明美军能学习、会学习、擅于学习的敌军将领李奇微

李奇微身上携带的装备,就很有实战化特点——志愿军虽然擅长穿插,但是李奇微也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所以也不可能投出携行具背带上的手雷,但他传递的信息非常明显“我不是麦克阿瑟那种夸夸其谈之辈,我是来打仗的!”对鼓励美军部队,有不小的作用。右胸挂手雷,左胸挂急救包的姿态,也为李奇微赢得了一个绰号“老铁奶”(Old Iron Tits)。

除了作出姿态以外,首长机关进行步枪训练,乃至在实际演习中携带步枪,有更重要的作用——

500

5.8mm弹匣的专用装弹器,难得一见啊!

即使在古代,都有“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诗句(出自【唐】杜甫,《前出塞·其六》)。现代战争的战场环境,是更好更深入地贯彻先进侦察概念,拥有多种先进侦察手段。军官干部如果携带望远镜、佩戴手枪,接受下级敬礼,并且在战场上比比划划,发号施令,那就是敌军的绝好目标。

首长机关训练使用步枪,强调的就是这样一种实战化——拿起步枪以后,军队干部的形象与普通战士的区别进一步减小,就不易招致敌人集中火力的优先杀伤,有利于保存我们的战斗力。

战争机器的每个零部件都是很重要的——首长机关,无论是策划、下达作战指挥的策略、亦或是调度后勤这样的职务,都有其重要的作用。如果因为只佩戴手枪,成为敌人目标而阵亡的,那就非常可笑了。人民军队从不畏惧牺牲,但是我们更要杜绝无谓的牺牲。

500

平均每人消耗弹药63.2发,两个弹匣还多——拨开我军新闻报道中通稿常用的语句迷雾,背后是对战争的进一步审视,和对实战化要求的贯彻实施(这位戴眼镜的干部,操枪方式也颇为传统,在不射击时,采取的是食指虚接扳机的动作)

所以当看到首长机关在训练中,开始和战士们一样用起步枪,而不是过去惯用的“各种姿势”手枪慢射时,河马在各种意义上都感到很欣慰,这也是我军的实战化训练深入有序展开的一个重要侧面。

感谢军改,靶场上那句“立姿装子弹”的口令,在我听来,犹如天籁。

500

欢迎扫码关注“扬基帧察站”获取更多内容!

风闻热评

王俊凯替我问出了多年的疑惑:酒那么难喝,你们为什么要喝酒?
月半川 :

因为酒不难喝呀。

我出生之后对我爸的记忆就不是很深,因为我爸是在船上工作的,当年中国的铁路和公路远不如现在发达,在水网密布的华东地区,很多货物运输必须依靠轮运。我爸在市里的轮运公司上班,一年休假只有90天。我爸对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自古忠孝不两全,在外挣钱,顾及不到家也是没办法的。
童年里,我对父亲的理解是很模糊的。

90年代中后期,轮运公司的效益已经式微,基本上也没能扛过97年那一波大下岗。那年我爸在家待了挺长一段时间,不肯去上班了。最后的最后我妈逼着我爸回到船上,再后来轮运公司还没能熬过去,选择了倒闭。我爸幸而能按正式员工身份退了下来,也保住了一份退休金。

人回来了,家庭收入却出现了问题,毕竟退休年龄没到,钱是不够的。加之,家里孩子多,两个同时在上学,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份开销并不小。本来我爸是有一手木匠手艺的,但是学的是做桶,当塑料桶盆进入千家万户的时代,这门手艺也吃不了饭了。

那几年大概是他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因为他在骑人力三轮车,供两个孩子上学。

我忙着备战高考,他忙着蹬着三轮车养家糊口。

辛苦是值得的。高考结束,我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了家。从我出生到18岁,一直没有离开小镇,小镇上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因为我赶上了80年代-90年代最后一波生育高峰,小镇的高中生源还够。只是毕业后没多久高中被撤销了。毕竟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唯一没想到的时,高考之后,踏离故土就已经是千里之外。

从江苏来到了湖南,其中缘由不谈,和我爸接触的就更少了。当四年大学读完,回家的时候,我和我爸开玩笑:“我在家的时候,你在船上。你回来了,我又出去了。”
他也跟着呵呵的笑,当然,手里一定有根烟。

再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回家就更少,电话倒是没有忘记打。一般接电话的多是我妈,最后会把电话给我爸,我俩也不知道说什么,聊了两句,他就:你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
这时候,我就很认真的回答他:“我又不喝酒,你也不喝酒。下次我回去给你带两条烟。”

我爸爱抽烟,不会喝酒,但是会做饭,因为我爷爷是厨师。虽然我爸盐会放的多,但是他确实是半个厨子。每次我爸都喜欢招呼家里亲戚,逗趣的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呀,喝两杯。
但是,他从来不喝酒,因为真不会喝。对此,我三个舅舅有点不大满意,他们都是一斤的量,每回被我爸一句喝两杯勾起了酒瘾,我爸却从来不喝,都是我妈陪着。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算了吧,我俩都不能喝,我给你带两条烟。
好的,不要忘了。
嗯,那没事我挂了。
嗯,88

那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机缘巧合去了一家酒厂参加活动,酒厂送了我一瓶相当不错的酒,酒香醇厚,回味绵长。我很开心,我打电话回去说,我手里有瓶好酒,我俩真能喝两杯。

9月份,天气渐凉,我拧着酒从上海回去了。我爸难得也尝了一口酒。那酒是真的不错,毕竟是我看着从酒窖里挖出的酒糟蒸馏出来的,几百年的老窖,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味道。我很高兴,毕竟这酒也不是市面上能随意买到的,我爸也很开心,毕竟儿子回来了。
临走的时候呀,我爸还和我道歉:今年的咸鸭蛋呛坏了,不然就让你带走了。

过完国庆,我打电话回去,告诉我爸,我国庆出去旅游在机场给他带了两条小熊猫。他告诉我他最近眼睛感染了,刚去眼科医院洗了眼睛。我说正好,到时候你用香烟补补身体。小熊猫的,不呛。
他说:好。

第二天,他爬梯子的时候摔下来了,我赶回去,夜里12点把他从医院接了回去,办了丧事。

下次回来,我和你喝两杯呀!
好呀,再喝两杯。

酒不难喝呀,喝着喝着你就习惯了,甜的不是人生,醇厚带辣才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