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21世纪30年代后期大规模局部战争理性粗估(上)

当然还有现役炮兵发展及其沿革与假定。过去及现在的问题有哪些,未来会怎样进化。开坑,明日谈。只是一种架空研究与普及,并非一定预期什么,希望什么。

1:从无烟火药开始广泛应用或者更早的黑火药后膛枪时代说起。普法战争时代,当人们不再敲鼓排队走队列,而是找掩蔽物开火,西方机动战术体系下的同层次交锋歼敌杀伤能力是薄弱的。如果不算俘虏,人均杀伤战绩达不到拿战水平。日俄战争时代,骡马化很差的日军就有不俗人均战绩,让西方军界预期因为无烟火药一战是短期战争。

但实际上:榴弹时代的炮火会大幅度削弱轻步兵战斗效率,相互之间压制能力更强。以卫国战争1942-1943年的苏联红军为准,一场战役野战单位以内半摩托化军队的人均战绩是个位数百分比。即:一场战役中苏军某2500人的步兵加强团伤亡650至700人,即便是互有攻守,可能只杀伤150-200敌军。1979年人均摩托化水平类似1943年苏军的中国军队山地攻坚战中杀伤相当于自身兵力10%左右的敌军,很可能是越军炮火威慑不如德军的缘故。

上述是以卫国战争时期苏军,1979年中国军队这样正常范畴的良好军队为标准的。20世纪有些军队(不止一支军队,具体是谁我就不点名了)并不属于正常范畴内的军队。如有些军队面对更甚于东线的美英水准的炮火,能以1942年苏军战役内野战部队人均火力使用标准互有攻守下的杀伤战绩达到20%,甚至进攻中人均战绩20%,这属于意识形态军队的超常发挥而不可为正常军队的参考。

2:1979年对越作战时实际作战伤亡损失应该是4万人,消耗各种炮弹迫弹80多万发(不算火箭筒弹)自己伤亡1人发射20发炮弹迫弹为主的中口径炮弹,但航空没有参战。1943年苏军消耗各种压制炮弹八九千万发,伤亡600万人;当然其中没计算82以下小口径迫弹、坦克炮弹、航空弹药;整体火力使用应该是类似水平;

一般认为79到84年的中国军队动员部队平均线人员表现是越军三分之一,只能算良好军队;精锐主力属于“半意识形态军队”等同越军人员表现。个别连队应该有20世纪某些真正意识形态军队标准。

1984年712,14军40师某团人员表现应该与越军相当。地形和防御优势被越军兵力抵消、综合发挥的摩托化水平炮火(死伤1人发射60发身管炮弹为主的火力,接近朝战联军标准)带来1:9死伤比(400以上伤亡:3700以上伤亡)

换句话说:79-84年的中国军队是多数平庸军队+少数意识形态连队组成的。

79年到当代四十年纸面军费变化除以工业通胀(农业通胀为一二十倍,工业通胀应该只有四倍左右,低于农业服务业)再考虑类似曲线的之前增量态势;现役军火保有货值应该是1979年15倍。陆军火力进步也应该是15倍左右(虽然现在海空导弹防空陆航等技术兵种比例更大,但得考虑当时军工产出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接近半数用于武装民兵及预备役的大量轻武器及弹药)

炮兵下限武器从85加进步到D30 122榴或130加,不到两个层次或者说10倍。上限从152牵引榴进步到300远火及其他类型巡航导弹和短导,综合可比货值是三个层次20-30倍的区别。

如果类比的话:1979年的中国军队是1943年的苏联红军,平原对中高强度对手或山地攻坚对中下水平火力对手,炮火战绩占师群以内野战兵力比例为10%左右。

上甘岭战役的美韩联军(人员表现和苏军或79年中国军队类似)对像样对手加强师群火力杀伤战绩能力达到自身师群兵力100%(从8000多战死数且没有多少俘虏来看,上甘岭中方实际损失是3万以上)自己死伤一人发射的炮弹数量从20发中口径炮弹进步到100多发榴炮弹,还有一定航空火力,差不多就是15倍的进步。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