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玩具总动员4》获最佳动画,网飞血本无归,这届奥斯卡的意料之外都在情理之中

外语片首次获得最佳影片,《小丑》华金获得最佳男主角,《爱尔兰人》颗粒无收,Netflix继续陪跑。奥斯卡在摇摆和撕扯中又过了一年。

作者:Dkphhh

伴随着韩国导演奉俊昊第4次走上颁奖台,拿走最佳影片的小金人,第92届奥斯卡颁奖礼正式落下帷幕。

《寄生虫》拿下最佳影片是本届奥斯卡最大的惊喜。这是历史首次由外语片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

500

韩国导演奉俊昊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成为亚洲第一人

至于其他的奖项,即便有意料之外,也都在情理之中。

500

《小丑》主演华金·菲尼克斯获得最佳男主角。漫改超级英雄电影风靡全球十几年了,终于拿回了第一座有分量的奥斯卡小金人。

最佳动画长片被《玩具总动员4》摘得,Netflix寄予厚望的《克劳斯:圣诞节的秘密》(以下简称《克劳斯》)铩羽而归。

500

这是自设立该奖19年以来,迪士尼(包含皮克斯)第13次获奖。这个奖项连带着拿到最佳动画片的《发之恋》都不算意外。

新势力Netflix去年入选美国电影协会,成为“第六大”,今年奥斯卡24项提名领跑,来势汹汹却后劲不足,再一次吃了闭门羹。

Netflix的三部电影,《爱尔兰人》、《婚姻故事》、《宗教的传承》,从题材到制作都是奔着奥斯卡去的,结果只拿了最佳女配角。如果《寄生虫》拿下最佳影片是惊喜,那《爱尔兰人》颗粒无收应该是惊吓。但这个惊吓是意料之内的结果。

500

加上拿下最佳纪录长片的《美国工厂》,Netflix的24个提名只换了两个奖。个中原因不言自明,好莱坞的传统势力对流媒体依然是抗拒态度。

这届奥斯卡是久违的大年,每个奖项都有多位有力竞争者,但这次的结果注定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最佳动画《玩具总动员4》实至名归?Netflix有话要说

自2001年奥斯卡设立最佳动画长片奖,到今年是第19年。算上刚刚获奖的《玩具总动员4》,这19年中,有13座奥斯卡动画小金人被迪士尼收入囊中。对于迪士尼来说,今年唯一的不愉快是票房破纪录的《冰雪奇缘2》连入围资格都没有。 

《玩具总动员4》画面表现很漂亮,剧情紧凑,和以往迪士尼的动画相比,这一次还融入了恐怖片和动作片的元素。再加上追寻自我的主题,感觉《玩具总动员4》不像一部给小孩看的动画,可能成年观众会更有感触。

500

比起前几年的《汽车总动员3》和《超人总动员2》,皮克斯这次算是有所突破了。但《玩具总动员4》远不如当年第一部《玩具总动员》震撼,也不及去年获奖的《蜘蛛侠:平行宇宙》那样惊艳。

500

今年稍稍有点新意的作品都是Netflix带来的,一部是Netflix自己的《克劳斯》,另一部是《我失去了身体》,由Netflix负责全球发行(除中国、法国等国家和地区)

《克劳斯》是Netflix首部自制动画。用一个寓言故事讲述了圣诞节的起源,总体来看一部标准的合家欢动画,亮点是二渲三的画面,这个技术具有突破性。

500

《我失去了身体》是奥斯卡舞台上很少见的纯2D动画,已经在法国昂西动画节上获得过最佳动画长片。它的表现手法很有实验性,但明显不对奥斯卡的胃口。

结合过往几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获奖情况来看,今年真正的角逐其实是在《玩具总动员4》和《克劳斯》之间展开,最终奥斯卡把奖颁给《玩具总动员4》,更大的动机可能还是想维护现有的秩序。

500

《我失去了身体》

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评奖规则对《克劳斯》也不是特别有利。自第90届奥斯卡修改规则以来,最佳动画长/短片的评委从动画专业人士变成了自愿参与评奖的学院全体成员。这个规则和最佳电影和最佳国际电影(原来的最佳外语片)一样。

所以这个奖项的专业性被大大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大众化的审美。2019年的安妮奖最佳动画长片的入围作品和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基本一样,但是国际动画协会把奖给了《克劳斯》。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也说明,业内人士更喜欢Netflix的作品。

500

这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还有《驯龙高手3》和《遗失的环节》。前者是梦工厂系列动画的最终作,四平八稳的合家欢动画;后者是来自莱卡的定格动画,画风有新意,但是剧情稍显薄弱。

《发之恋》获最佳短片,国产动画《姐妹》陪跑

最佳动画短片一直以来都是动画新人证明自己的舞台,风格也偏向实验和艺术。能够获得奥斯卡的肯定,对于这些新人的成长也大有裨益。这个奖项也是奥斯卡为数不多外国作品有机会获得提名的奖项。

今年获奖的是最佳动画短片是Matthew A. Cherr的《发之恋》,一部5分钟的2D动画。动画围绕一对黑人父女展开,通过头发展现了父女关系。以下为全片:

Matthew A. Cherr本人是运动员,退役后成了一个涉猎广泛的制片人。《发之恋》是他在Kickstarter 上众筹的一个项目,最后筹集了20万美元,打破了当时Kickstarter 短片类项目的众筹记录。《发之恋》还被索尼动画买下了发行权,作为《愤怒的小鸟2》的贴片一同上映。

另外4部提名作品是:

中国动画导演宋思琪的《姐妹》,她是加州艺术学院的学生。动画本身探讨的是中国的计划生育,这部片子的入围和这个题材可能有一定关系。

500

布拉格表演艺术学院学生Daria Kascheeva的《女儿》,她来自捷克。

500

皮克斯的新人导演Rosana Sullivan的《小野猫与斗牛犬》。这是皮克斯第一次放弃自己引以为傲的3D技术,尝试2D动画。

500

法国动画导演Bruno Collet的《Mémorable》,这部动画已经获得了2019年法国昂西动画节的最佳动画短片奖。

500

这届奥斯卡有好多第一次,但还是没迎来流媒体的第一次

《小丑》代表漫改IP电影再次入围最佳影片并拿下第一座最佳男主角。和之前有“政治正确”嫌疑的《黑豹》不同,《小丑》过去几个月拿下金狮奖最佳影片和金球奖最佳男主角,又以11项提名领跑本届奥斯卡,凭得是实力。华金·菲尼克斯的表演也对得起影帝称号。

而且,这部电影为超英电影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毕竟一成不变的模式化叙事和激光特效已经让观众审美疲劳了。

唯一不确定的是,漫威愿不愿意冒险尝试。从商业角度看,打破被市场证明的范式总是有风险的。作为DC的破局之作,《小丑》是被逼出来的。而迪士尼治下的漫威是市场的赢家,看起来也保守得多。

500

Netflix的《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双双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公司总共获得了24项提名,是本届奥斯卡获得提名最多的出品方。

今年Netflix的24项提名基本涵盖了大部分主要奖项,除了前面提到的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电影,还有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美国工厂》、《民主的边缘》、《放弃求生》三部纪录片也分别获得了最佳纪录长/短片的提名。

2014年获得首个奥斯卡提名,到2017年获得第一个奥斯卡奖,再到今年力压迪士尼和华纳,领跑奥斯卡,Netflix这几年在电影上的表现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可惜的是,今年Netflix重金押注的《爱尔兰人》颗粒无收。这个结局在情理之中,在好莱坞的保守势力看来,不能在电影院上映的电影就不是电影。

500

Netflix为了获得奥斯卡的认可可谓是不惜血本,这些钱不仅仅用在了请大导演和大明星拍“网大”,还有每年的奥斯卡公关。

奥斯卡公关几乎是好莱坞公开的秘密,直接给评委塞钱肯定不行,但是出品方可以通过商务宴请和评委搞好关系,然后请影评人在媒体上为自己的电影美言几句。一般出品方,视入围的电影数量,可能花费在500万到2000万美元。《纽约时报》猜测今年Netflix公关费用可能高达7000万美元,花这么多钱一方面是因为Netflix入围主要奖项的电影太多了,另一方面Netflix也花得起钱。

其实就算没有获奖,Netflix也已经对好莱坞造成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Netflix依旧需要一座奥斯卡最佳电影。

500

说证明自己可能有点矫情,但对于好莱坞这样一个看重底蕴的地方来说,没有这座小金人的电影公司始终低人一等。它关乎Netflix能请得动什么样的导演、编剧和演员,它关乎Netflix在观众中的地位,它关乎Netflix这个品牌的分量。

从竞争的角度来看,过去Netflix是唯一一家愿意花大价钱做原创内容的公司,但随着苹果和其他传统影视公司加入竞争,Netflix也需要一座小金人和他们划清界限。

随着奥斯卡进入第92年,围绕着这个美国电影大奖的争议其实变得越来越多。颁奖这件事情早就变成了利益分配。负责颁奖的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也要在夹缝中平衡各方利益。

500

为了政治正确,所以每个性别和种族他都要兼顾。为了让美国的奥斯卡变成世界的奥斯卡,他们还得加一些海外面孔。涉及到新旧媒体的利益之争,他们也摇摆不定,一方面对流媒体示好,另一方面又不想砸了自己本来的饭碗。而这些潜藏在规则之下的考量,也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样的摇摆和撕扯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所谓的电影风向标这几年已经公信力其实越来越低了。作为一个艺术类的奖项,要顾及的利益越多,就越不纯粹。

所以大家也不需要为自己心目中的最佳没有获奖而感到惋惜。现在的奥斯卡颁奖本质上就是一台歌舞晚会加明星脱口秀,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