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快乐”的谢娜,为何你的观众不快乐?

文 | 龙承菲

编辑 | 何润萱

 

“谢娜肖战鞠婧祎的小品太尬了。”

 

2020年,几度冲击春晚的谢娜终于成功登上了春晚舞台,和肖战、鞠婧祎一同表演了小品《喜欢你喜欢我》。微热点数据显示,《喜欢你喜欢我》以43.33的热度指数成为鼠年春晚网友最关注的节目。但“微博综艺”发出的、播放量超过1700万的小品视频下,热评第一、第二都表示节目“尬出天际”“有点无聊”,甚至压过了肖战的粉丝控评。

 

500

 

诚然,小品内容受到的批评有剧本多方面的因素。但毒眸发现,在流量艺人肖战同台的情况下,谢娜依然被作为小品阵容中独特的一份子被网友提了出来,认为她“聒噪”“尴尬”“拿腔拿调”。

事实上,这也不是公众第一次对谢娜提出质疑——一方面,作为国民综艺《快乐大本营》的当家主持之一,谢娜毫无疑问是娱乐圈内国民度最高的艺人之一,拥有1.25亿的微博粉丝;另一方面,无论是业务能力还是感情生活,她也是受到争议最多的主持人之一,知乎上“谢娜为什么这么招人讨厌?”的提问,至今有5.6万人关注、超过2万人回答。

 

但与其他遭到大众声讨的艺人不同,谢娜并没有被曝出过超越法律底线的“黑料”,却仍旧收获了堆积如山的恶评:“玻璃心”“爱抢话”“装疯卖傻”“德不配位”……而她大众口碑的恶化,似乎并不是一夜之间调转风向,而是某种常年积累下、由“红”至“黑”的转变。

 

这种“转变”到底出自什么?而遭到网友口诛笔伐的谢娜,是否真的值得被如此“讨厌”呢?

 

500

“剑走偏锋”的谢娜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永远在《快乐大本营》舞台上嘻嘻哈哈的谢娜,第一次登上《快乐大本营》时,却只是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

 

1999年,《少年英雄方世玉》在两岸三地掀起热播狂潮,在香港亚视播出后,创造了亚视史上最高的收视纪录,而谢娜出演了这部热播剧中的小配角丫鬟小丽。同年10月,谢娜作为参演人员之一,首次登上《快乐大本营》的舞台。之后,何炅向湖南卫视推荐了谢娜,2002年谢娜得以首次作为《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登台。

500

 《少年英雄方世玉》中的丫鬟小丽

同时,《快乐大本营》的火爆,让全国各地的电视台纷纷“跟风”。据当时的导演罗昕回忆:“那时全国的综艺节目,几乎都像《快乐大本营》似的。我们在明星的邀请和节目的形态架构上面,也都遇到了难题。”节目遭遇的同质化困境和2004年李湘的出走,都意味着创新迫在眉睫。

 

当时“接棒”的制片人龙梅决定放弃《快乐大本营》本来看家的明星娱乐路线,改做普通人的娱乐,将《快乐大本营》做成一档“有特色的人”的节目。于是从2004年开始,《快乐大本营》逐渐引入“海选”“现场PK”等泛娱乐化概念,出现了“萝卜蹲”“谁是卧底”等一系列互动性、娱乐性强的游戏环节。

 

这种改动,让生性活泼的谢娜脱颖而出。谢娜热衷自黑、搞怪,穿着夸张艳丽的服饰登场、举着一口平底锅用四川方言自称“火锅女神”的片段,成为了很多观众心中的童年回忆。“火锅女神”“马兰坡一姐”谢娜主持时多运用接地气的方言,在游戏环节也往往没有包袱地冲在前面,这直接打破了当时大众对于主持人的“端庄”印象,在令观众耳目一新的同时,拉近了和大众的距离。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快乐大本营》中,“坡姐”谢娜是节目中最为集中的笑点诞生地。

500

坡姐还发展成了谢娜的外号

 

而在节目娱乐化和互动性上的改动,也让《快乐大本营》保持了全国范围内的优势地位。在2007年中央电视台委托国家统计局所作的第五次全国电视观众抽样调查中,《快乐大本营》是唯一进入“观众最喜爱电视栏目”前十名的非央视栏目。

 

此外,湖南卫视对于主持人家族化、标签化的运营策略,也成为帮助谢娜走红的另一阵“好风”。2006年,因为《闪亮新主播》脱颖而出的杜海涛、吴昕加入主持阵容,由何炅、李维嘉、谢娜、吴昕、杜海涛组成的固定五人主持团队“快乐家族”就此成型“捆绑”,作为搞笑“主咖”的谢娜也成为了“快乐家族”主持IP的一部分。2013年,“快乐家族”出演的电影《快乐到家》上映,虽然豆瓣评分仅有3.3分,但最终票房却突破了1.5亿,足可见“快乐家族”这一品牌价值的号召力。

500

当年的快乐家族 

而团队定位中负责抛梗制造笑点、带动气氛的谢娜,经常成为多个搞笑桥段中的亮点,谢娜的个人特色也得到了进一步突出。潜移默化之中,谢娜已经成为了观众心中《快乐大本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至于在谢娜怀孕缺席《快乐大本营》期间,虽然有新主持小花李浩菲顶位,但仍有观众留言表示:“谢娜不在《快本》都没有意思了。”谢娜回归后,首期《快乐大本营》的酷云实时直播关注度达到2.3181%,实时收视创造了2018开年来的最高纪录。

 

观众喜爱她的“快乐”,所以这种“快乐”必须长久地持续下去。甚至连谢娜似乎也被“快乐”裹挟了——走出《快乐大本营》舞台,谢娜挑大梁的《偶滴歌神啊》《娜就这么说》,仍然是以快乐、搞怪路线为主。

 

500

“永远快乐”的谢娜

 

不过,在大众的印象里一直活跃在娱乐节目中的谢娜,最初的人生理想却并不是“主持人”。

 

与大多数在演艺圈大放异彩的女星一样,谢娜同样在艺术的熏陶下长大——父亲是话剧家,母亲是舞蹈演员,就读中学期间谢娜就被选为文艺部长,并参加演讲比赛、组织同学编排舞蹈。

 

家中“一朝生变”,让谢娜相对无忧的童年染上了现实的悲凉底色。在央视《客从何处来》第二季播出后,谢娜发微博回忆这段经历:“爸爸的公司经历了非法强拆,爸爸为了阻拦他们还被他们非法关了起来,家里因为强拆而产生的债务被追债的人把门砸烂,所有东西被抢光。”在《仅三天可见》中,她也提到当时回家之后,发现家里所有的家具都已经变成了父亲亲手制作的木制家具。

500

截图来自《仅三天可见》

 

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她在四川师范大学电影电视学院求学期间,受到当时的老师照顾,会在四川省内拍摄的剧组里演些小角色,既是专业实践,又能赚点学费。之后北上追梦,报考中戏军艺北广等艺术院校接连失利之后,她留在北京,住在逼仄的出租屋里,开始了“演丫鬟”的跑龙套北漂生涯。当时,谢娜的梦想还是“当一个像巩俐那样的演员”。

 

父亲负债、濒临破产的这段困窘又无助的经历,在谢娜的前半生占据了重要部分,甚至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之后的人生规划和心境。

 

在这段被她成为“家中最为困难”的十年中,谢娜养成了一种“乐观”精神:“我会选择性记忆,我只记得开心的事,我会把不开心的事选择失忆,我只看喜剧片,做制造快乐的节目,我情愿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快乐,也要去回避难过的事情……”

500

《仅三天可见》谢娜这期的社交实验题面:“谢娜,你想做一个快乐小孩,还是懂事大人?”

 

姜思达问她如果可以在最困难的十年做出改变、能不能描述一下改变的场景时,她提到“天天开心”;她在长微博中提到,在剧组跑龙套时,她和群众演员们蹲在一起快速吃掉已经放冷的盒饭,还会边吃边说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种极具感染力的“乐观”,也为她的走红铺陈了强力的基础。从谢娜出现在《快乐大本营》舞台到之后的十数年时间里,这种在主持工作中个人形象上的“固定”,让她选择去做一个出现在镜头前就永远“快乐”的人。“这十几年、二十年,当你出现到你的观众或者喜欢的人面前开始,就是一个很长的真人秀。”她这样说道:“我觉得我必须要用这种心态,去面对我的生活。”

500

谢娜在《快乐大本营》

 

为此,“快乐”的特性成为谢娜“人格”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曝光在大众面前的每一个镜头,似乎都是属于这个“快乐”的“太阳女神”的组成部分。在《仅三天可见》对谢娜的跟拍中,完成工作后的谢娜只保持了几分钟的“沉静”,又恢复了节目中搞怪的状态,在姜思达和摄像机的面前走起了扭来扭去的“娜式”步伐。

 

她似乎永远充满活力,永远保持着舞台上嘻嘻哈哈的搞怪状态,并且不会就此改变。

 

500

失灵的娜式“快乐”

 

这场保持“快乐”的真人秀,谢娜并不是没想过放弃:在《女人30+》中,她曾经坦言遭遇过瓶颈期,想过不再做这种“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节目,结果暂停了三个月的工作之后,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快乐大本营》。

 

但是,谢娜的“快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

 

喜剧式的造梗、搞笑,本身很可能造成对表演者的伤害。在《脱口秀大会》中,吴昕就曾经提到:“很多人觉得,喜剧就是要逗大家乐,如果不乐的话,你就是没有做到位。但很多时候其实你真正参与到这个节目中来了,你才知道,它有很多时候是踩着表演者的一些痛苦,来逗大家乐。”这就需要参与者对于这类喜剧表演拥有心理准备,也需要表演者本身掌握搞笑的“尺度”,才能让观众不因为被整蛊的观众而感到尴尬。

 

谢娜受到争议,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她并不能完善地把握这种“尺度”。在一期《快乐大本营》中,谢娜提及有一次借吴昕家的浴室洗澡,发现吴昕家浴室里泡着一盆“抹布”,但实际上是吴昕的内衣。当时台上的吴昕和男嘉宾的表情都有些尴尬,网友的弹幕也表示“这种非得在节目里说吗”“这样子说一个女生的隐私太过分了”。

在长时间以“快乐”“搞怪”作为标签之后,这种似乎并不需要难度的“快乐”占据了她在几乎所有的舞台上的主要色彩。但是,与“快乐”一同不曾改变的,还有谢娜一直被网友诟病的主持水平:2008年跨年晚会时,谢娜将新年祝福说成了“Happy Birthday”;而今年的跨年晚会上,谢娜被质疑屡次抢话汪涵,甚至遭到何炅暗中提示……虽然前者她在《快乐大本营》中解释是“有生之年天天快乐”,后者汪涵在近期的《野生厨房》中也疑似做出回应,表示晚会结束时持续3秒时间没有人说话就会显得长时间没有声音,不存在抢话的情况,但部分网友似乎对这些解释并不买账。

500

谢娜在跨年晚会上说“Happy Birthday”(视频来源:@补课老师金正疯)

 

谢娜想要去改变现状吗?从她在采访中的表现或许可以得窥一二。她曾经提到:“在《大本营》的舞台上我可能永远不会长大。”在《仅三天可见》中,姜思达问谢娜是否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她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种自我肯定或许来自于外界的认可,在北漂娱乐圈逐梦的人群中,谢娜无疑是成功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住在5平米出租房、需要跟群演蹲在一起吃冷盒饭的龙套谢娜,“湖南卫视一姐”“《快乐大本营》主持人”成为了她的“金字招牌”,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能够让她始终保持她的“快乐”。周迅曾经也评价谢娜是特别善良的一个人:“娜娜给大家带来非常多的快乐。”

 

500

与此同时,这种“满足”也意味着,她并不需要再像十年前一样接受痛苦生活的磋磨、并在困境中背水一战。《快乐大本营》的舞台构成了她的安全区,向外迈步就意味着有更多的挑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而对于“选择性记忆”的谢娜来说,或许更倾向于选择能够让自己保持“快乐”的生活方式。

 

这样长久以来,甚至让人不由产生一种疑问,谢娜的“快乐”究竟是主持风格需要,还是掩饰自身主持水平不足的一种“道具”?

 

诚然,仍有大量的观众们喜爱谢娜带来的快乐。对于谢娜来说,挥洒快乐似乎是一种唤醒观众心中童真的过程,也是一种工作的要求:“其实每个人都在长大,但是每个人永远都会有小孩子的一面,而我做的这个工作,刚好就是,必须要跟大家分享这一点的。”

500

谢娜说“我在大本营的舞台上,我可能永远不会长大”

 

但是,观众总会长大,在网络传播日益便捷的今天,观众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也在随之提高——2019年央视《主持人大赛》走红,观众惊叹于选手们的“神仙打架”和专业主持水准,称其“代表了当今中国主持界的最高水准”。事实上,《主持人大赛》的比赛题目多是较为严肃的新闻播报,节目的走红本身就证明了,观众对于优秀主持人的呼唤并不受到主持题材、风格的限制,只会“嘻嘻哈哈”的主持风格,已经满足不了观众了。

 

在观众“长大”的时候,她的固守无疑是一种“原地踏步”。但是,当曾经的《快乐大本营》观众逐渐长大,已经开始追求其他的内容,新一代的年轻观众也有更多样的娱乐生活,还会像曾经的观众们一样,每周守在电视机前、为她搞怪的方言模仿哈哈大笑吗?

 

舞台上的谢娜还在笑着,而舞台下的观众,已经不再笑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