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肺炎与野味

这是一篇科普短文。

早上起来看到新闻,钟南山院士说武汉肺炎很可能来自野味,钟南山院士在电视里说“这次冠状病毒肺炎发源地,来自武汉的那处海鲜市场,我们在现场看,相当多(卖)的并不是海鲜,而是野味。”

我们知道,2003年的SARS病毒,也是来自于野味果子狸,果子狸之所以携带SARS病毒,是因为它们会捕食菊头蝠,菊头蝠身体中有非典病毒的基因,是SARS病毒的来源者。

500

果子狸

500

菊头蝠

蝙蝠这种动物,容易携带很多病毒,包括我们常见的狂犬病毒,据说埃博拉病毒也是从蝙蝠身上开始的(未实捶)。

也就是说,中国2003年和2020年这两场疫情,都是来自于吃野味。

普通中国人一说起野味,通常会有自然形成两种观点,一是味道好,二是大补,总觉得食物原生态的就是最好的,在这种观念的推行下,才会有人不断地尝试野味。

这种错误的观念现在必须要进行纠正了。

野生动物味道并不好吃,也不适合食用。

我并没有吃过野味,但很多吃过野味的人都实证过这玩意不好吃。

知乎网友“圆圆的元元”讲过自己吃野猪肉的感受:她们那野猪很多,有打猎队进山打野猪,圆圆爸便会从朋友那拿些回来吃个新鲜,但野猪味道太臭,臭味沾到衣服上洗都洗不掉,猪毛又多又硬,开水烫不掉,拿火也燎不干净,野猪肉太硬,用高压锅压好久才能吃,否则咬得牙疼。煮过野猪肉的锅,骚臭气几天不散。口感又紧又柴,比家养的猪肉口感差很远。

和菜头吃过锦鸡、鹧鸪、黑麂,据他文章里说,锦鸡得用椒盐油炸,“吃起来十分费力,得双手撕才行。”鹧鸪则“吃起来满嘴都是碎骨头,咔嚓作响。”黑麂要用高压锅压,滋味就像十分冲的老山羊肉,嚼得用力一些的话,能从嘴里直接弹出来。

而且野味味道腥膻,味道刺鼻,吃起来根本不是享受美食,而是在受罪。

野兽野禽这个东西,人家本来就是野路子,他们的第一要素是生存下去,不是为了给你们人类食用的,所以他们在进化这件事上,主要侧重生存,皮要厚、肉要糙,气味要足够臭吓得猎食者不敢靠近,还要散发味道吸引异性,身上最好有点毒素方便毒死那些想吃掉他们的动物。

人类为了让动植物更好吃,是花了无数心血一代代让野生动植物产生基因变异或者挑选适合我们食用的品种,又经过精心栽培,才形成了食物今天的样子。

就比如说西瓜吧,今天这个皮薄汁多咬一口全是水分的西瓜(甚至部分品种无籽),过去根本不是这个样子!

500

这是5000年前西瓜复原图,直径大概只有5厘米大小,里面全是籽。

经过人类多年培育后,到17世纪,西瓜是这样的,看着就没胃口。

500

图为画家Albert Eckhout所绘“菠萝,西瓜和其他水果”油画(创作于17世纪)

又花了四百年,西瓜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古代的桃子也没有这么大,只有樱桃大小,成熟后直径只有2.5厘米,里面全是籽,科学家判断他们又酸又咸。茄子在古代也是小小圆圆的,只有乒乓球大小,所以英文里茄子叫eggplant,那时候这玩意儿还微毒,里面也全是籽。

500

沙漠野生西瓜,有剧毒。

至于香蕉,野生的其实长这个鬼样子,可见人类为了收拾这些水果,付出了多大的心力。

500

野生香蕉

几乎古代所有的水果,都是他们原生态该有的样子,为了保证繁殖,多留下基因,里面全是籽,部分还有毒,后来人类说我来保证你们子孙后代绵延不绝,你们只要提供水分和营养就行了,它们才勉强答应,变成了今天这样你能吃到的美味水果。

动物也是这样。

比如说中国人日常食用最多的猪,一般我们吃到的都是公猪肉,公猪小时就必须阉掉,如果不阉掉,雄性激素分泌旺盛,会形成三个结果,一是猪肉有一股很浓烈的膻味,很难下咽,没人喜欢吃。二是长不大,个头小,能量全往生殖系统跑,不长肉。三是好斗,暴躁不安,容易受伤。

中国人最早在周朝时发明了阉猪,大家今天吃到的猪肉才会香喷喷的而不是臭烘烘的。

其实,牛、羊等大多数其它动物也是一样的,公畜都必须在幼年时就先阉掉,否决后患无穷,所以平时我们吃到的猪牛羊鸡肉,其实都是公公牛、公公羊、公公猪、公公鸡(主要是两广地区)......

这其实是一个遍布太监牲口的世界。

为了人类今天能够吃的美味的动物和植物,我们花了几千年的时间,才把它们培养成乖乖的种群,听我们的吩咐长成现在的样子,如果任性地让它们在野外生长,只会又难吃、又有毒。

然后居然有人脑子进水了,坐几小时飞机,赶几小时汽车,跑到深山野林里,或者在某个饭店找个包间,门一关开始吃那些皮糙肉厚还有毒只能猛加调味料掩盖膻味的所谓野味。

根据广东省林业局的调查数据,45.4%的人以为吃野味可以弥补“养分”,37%是出于猎奇,12%人是为了显富。

吃野味进补,是最荒唐的养生方法,这些人就是作,大部分人最后其实是在找死。

比如野猪、蛇、果子狸、穿山甲,会带着多种细菌和寄生虫,有的还是剧毒,很多人吃过果子狸就会发烧。

2003年,吃果子狸结果吃出了非典,17年后,又是吃野味这帮人,在武汉吃出了冠状病毒肺炎。

几千年的科学养殖、祛毒存肉,使动植物违背过去“生存第一”的初衷,慢慢变得越来越可口,还是敌不过某些人“野生的就是纯天然的,纯天然的就是最好的”落后观念。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野生动物吃过多少有毒的东西,你们非要吃,要折腾可以只折腾你们自己,现在好了,还伤害到了别人。

还好这次武汉冠状病毒肺炎,一是传染性没那么强,二是毒性没那么大(钟南山语),也集中从武汉爆发,相对可控,但是现在是春节期间,人群流动性加大,也初步判定可人传人,所以还是要提高警惕,平时出门,多戴口罩。

既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但也不要搞得人人自危。

最后,真的想对那些野味爱者们说一句:你们要自己作死一边玩去,伤害到无辜的人就是作孽!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16 16:2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7342 例(较昨日+392)累计确诊 68589 例 (较昨日+2014)现存疑似 8228 例(较昨日+1918)  死亡 1666 例(较昨日+142)  治愈 9581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