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ACG

国产漫画的2019:少年热血作品稳居头部,衍生、文旅、消费品跨界受关注

自造血、女性向、改编、付费是国产漫画行业在过去这一年的关键词,跨界、短视频和人物角色的商业化则成为这个赛道里的新机遇。

又到了做国产漫画年度盘点的时候。

2019这一年,漫画人的日子更难过了。资本热潮退去,影视和游戏行业的不景气给漫画行业带来的影响还在继续。怎么通过付费阅读、广告变现、出海……这些前端付费的方式赚到更多的钱?是否有更多的多元化后端变现方式?漫画公司在优化自身的“造血”能力,平台也在探索更多的商业化可能。

所以过去这一年是国产漫画行业思变的一年。

我们看到不少流量漫画工作室离开了这个行业,同时我们也看到在漫画付费深耕多年的公司,在2019年过得比往年都好。比如,三福互娱网漫改编的电视剧《谋上爱瘾》8天分账千万元,燃也文化、触漫等公司获得了新一轮融资,时代漫王、杭州若鸿文化等公司的业务有了新的成绩……

值得庆幸的是,行业虽冷,但依然在向前发展。漫画改编紧贴移动时代,首部真人漫改竖屏番《通灵妃》在腾讯微视等多个平台上线,漫改竖屏互动剧《只好背叛地球了》开机;头部漫画IP跨界有了新势能,《狐妖小红娘》国漫主题旅游景区开建了,《一人之下》王也成了大理旅游动漫大使;“漫画+营销”,画出了一个内容的大风口;越来越多的作品在海外上线,将中国文化向海外输出……

大浪淘沙,是金子都能留下来。

500

头部作品:玄幻、热血类稳居榜单,平台生态渐成

每周周日,三文娱都会发布周刊,作为周刊内容的一部分,腾讯动漫,快看漫画和有妖气三个平台国产漫画的月票榜/畅销榜Top10产品被记录在内。迈入2020年,我们再来看2019年的51期周刊,可以对这三个平台的用户愿意为哪些漫画付费有一个较为客观的了解(注:月票的获取需要一定的门槛,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用户愿意为哪些作品付费的意愿)。

当下,行业已经不再单纯地追逐单部漫画的阅读量和人气,所以我们在找出平台头部作品的时候,选择了用户付费意愿这个维度。

2019年的国漫行业依然是头部作品霸榜的一年。与网文不同,漫画的创作周期相对更长,新作品的脱颖而出需要较长时间的积累,二是国漫作品的绝对数量依然不大,作品池的基数决定了头部作品的数量较少。我们先来看看三个漫画平台的51周月票榜或畅销榜的上榜产品情况。

1.腾讯动漫

腾讯动漫是一个综合性漫画平台,在线漫画作品总量接近30000部,平台的内容和用户都呈现多元化。在统计的51周里,有91部国产漫画位列月票Top10榜单。其中,有7部作品的上榜次数超过了20次,分别是《化龙记》(26次)、《驭灵师》(29次)、《百炼成神》(30次)、《灵契》(31次)、《一人之下》(39次)、《尸兄》(45次)、《我是大神仙》(48次)。

500

而上榜次数在1-3次的漫画有54部。这里面有不少2019年新上线的作品。这对漫画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新作品需要在生态良好的平台找到粉丝,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成长为一部头部作品,再是一个有商业化价值的IP。

“对于新作品,刚上架期间的推广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给新作更多的资源支持。”腾讯动漫告诉三文娱,平台对新上架的作品有三个月的资源“保护”机制,叫“新作保护期”。这个保护期分为多个阶段的,刚上线,作品没有数据,平台会通过内部评审组给新作打分,根据分数给予相对应的资源曝光,一个月后作品有了一定的数据积累,再根据客观数据表现来分配资源。比如上线1个月就有20万收藏量,2亿人气的《大王饶命》,在刚上线的时候,腾讯动漫就制作了活动页面、视频PV、配合App开屏、独立频道等进行一系列推广。

500

那什么是好作品?腾讯动漫的用户愿意为哪类漫画作品付费?2018年腾讯动漫曾提出“动漫是一种年轻人内心情感的表达方式”—— 即用户看一部漫画,能感受到开心悲伤,和角色产生共情。他们其实是在为自己的感受买单,所以故事的节奏、让读者被代入剧情的功底,极为重要。

51周里,腾讯动漫月票榜Top10的上榜作品详情:

500

2.快看漫画

从类型上看,快看漫画的作品类型多为女性向,这与平台的用户有直接关系——50%为00后用户,随着少年向、青年向漫画作品增多,男性用户的占比有所上升,但截至2019年年底女性用户占比仍有60%。

500

图:快看漫画用户构成 图源:快看漫画官方

 2019年快看漫画的付费重心不在单点付费,而是会员。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平台上头部作品进入会员体系,比如《谷围南亭》《一代灵后》《女巨人也要谈恋爱》等。

500

 快看漫画告诉三文娱,畅销榜有一定程度的代表性,比如榜单中排名前四的作品《斗罗大陆》《闪恋总裁契约妻》《魔道祖师》《皇帝的独生女》分别代表少年热血、霸道总裁、玄幻、穿越四种不同类型题材的作品,这些题材的漫画比较受读者欢迎的。同时,这也说明读者口味是多种多样的,要求平台不能局限于某一种题材,要给读者提供更多不同类型的作品。在快看漫画推出会员模式后,也发现会员模式独有的优势,比如会员的用户留存高、收入持续高、用户接受度高、作品进入门槛低。

但无论是会员模式还是单点付费,从这些上榜作品里我们都能看到作品的品质以及故事的优质。这对创作来说,无疑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换句话说,只有源源不断地提供优质作品,内容付费才能更健康地持续下去。

500

3.有妖气

截至2019年6月末,有妖气独家作品超过3800部,签约作品超过200部;注册用户3000多万。

对于头部作品在平台的强力统治力这方面,有妖气是三个平台中,最为突出的一个。51周里只有36部作品登上过畅销周榜Top10,有9部作品在榜20周及以上。比如,《镇魂街》在全年一直保持着月票周榜的第一名,和《雏蜂》全年在榜,而《心之茧》《端脑》等少数几部作品在周榜中保持着较为靠前的位置,且连载时间大都超过了一年。

500

相对于前两个平台,极少新作品能登上有妖气畅销榜Top10。

但头部作品依然会为平台和创作者带来不错的收益。比如,负责有妖气版权运营和IP授权的天津仙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1568.67万元,净利润1217.08万元。


漫画改编:影游改编是重点,漫改竖屏剧或成新风口

从头部作品的开发情况看,动画化是第一步,接下来是游戏、真人影视化改编。

受游戏版号和影视行业监管趋严的影响,2019年的漫画改编数量相对于2018年有所回落。但游戏和影视,依然是漫画改编的两种重要内容,特别是游戏版号恢复下发以及流媒体平台在内容付费上的尝试,都释放出了积极的市场信号。

500

原著为网文,在2019年上线的《陈情令》《庆余年》等真人影视作品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漫画和网文一样都是IP源头的重要内容形式,头部漫画的影视化改编自然也受到各界的关注。比如,2019年,腾讯动漫大热作品《猫妖的诱惑》《妖怪名单》《通灵妃》等的漫改都有实质性的落地,《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的影视项目也在全方位推进中。头部漫画作品经过几年的内容沉淀,以及动画化项目和跨界合作等出圈事件,到2019年已有不少作品具备了影视化开发的优势。

但相较于网文,动漫IP的影视化改编也更具挑战性。其中很大的原因,与故事情节、人物角色的可视化有直接的关系。粉丝心中对于自己喜欢的角色和行为有了记忆,但二次元的人物形象和真人形象直接又存在差异。了解二次元用户的漫画平台,要怎么做出符合年轻人口味的内容?在《通灵妃》漫改真人竖屏番上,我们看到了腾讯动漫对当下漫画作品改编的思考和尝试。

500

《通灵妃》原著是一部人气高达408.4亿的漫画,作品因为人物设定讨喜,不局限于传统的霸总玛丽苏套路,深度探讨万物有灵的大爱精神等主题而被粉丝追捧。漫画的动画化项目总播放量超过了10亿。改编的竖屏番单集时长1分钟,上线两周播放破2亿。播放量持续上升的同时,粉丝也因为改编忠实原著核心梗,将内容和笑点、槽点、爆点、甜度高度融合和集中,甚至融入动画主题曲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在这部作品的改编背后,腾讯动漫所提供的是“IP+编剧+粉丝”的运营方式,将二次元IP漫改长内容策划能力,应用到了短视频内容策划上。《通灵妃》原作是长篇漫画的体量和结构,人物多、剧情较为复杂,如以传统电视剧本形式进行改编,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个“有毒”的短剧。但它的成功,开启了剧集和短视频相融合的更多可能性,未来我们也会在短视频平台看到更多的漫改短剧上线。

500

据了解,《通灵妃》漫改真人竖屏番也将是“火星小剧”的第一个产品,也是腾讯微视在剧集框架搭建完成后的开端。相对于其他影视化项目和游戏,漫动画和漫改真人竖屏番成本较低,能短时间内得到用户的反馈。这可以作为漫画作品成功从二次元触达到三次元受众的重要内容。

到了2020年,我们也看到有新的漫改作品开机,比如基于漫画原著作者抽纸小jin《只好背叛地球了》改编的竖屏互动剧,于近日开机了。

500

如果看漫画改编的成绩,也绕不开游戏化改编。

游戏恢复版号下发后,三文娱曾在2019年4月统计了999款拿到游戏版号的产品。其中,就有不少漫画改编项目。比如,《瑰雪黑阳》《杯莫停》《画江湖之侠岚》和《晴空学院》是基于动画或漫画改编……

500

《狐妖小红娘》《王牌御史》《造物法则2》等漫改游戏也在2019年正式上线。作为国漫大IP手游《狐妖小红娘》不仅在iOS端收获了4.7分的高评,也一度位居iPhone中国区畅销总榜Top10。2020年,《一人之下》腾讯自研手游会上线,《从前有座灵剑山》和《妖怪名单》的同名手游也开发完毕,正在为上线做测试调优。

500

快看漫画方面,《贫穷父女》《女巨人也要谈恋爱》两部真人影视项目正在筹备中;《不说谎恋人》、《整容游戏》、《前任战争》等10部漫画IP授权做影视剧集,有的刚做完剧本,有的马上开机。


商业变现的前景和钱景:内容付费,衍生、文旅、跨界融合

目前,国内漫画的变现方式主要分为前端的在线付费和后端的商业化。

后端商业化主要为一系列的版权开发,包括动画、影视、游戏等,线下演出、舞台剧也包括在内,这是传统的重度开发。轻度开发模式包括漫动画、广播剧、互动阅读、真人竖屏短剧等,这里面都可以开发ToC(付费观看)或ToB(广告)的收入,以及基于人气动漫角色的授权。

1. 创新和突破

2019年,在前端和后端商业化开发方面,漫画平台都在不断地深入和创新。

腾讯动漫方面,漫动画、真人竖屏短剧等创新内容既在作品粉丝中收获了口碑,还登上了各平台的热门搜索榜以及创造了一周内播放破亿的成绩。除了这些创新,2019年平台几个头部作品角色的游戏授权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比如《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我叫白小飞》《通灵妃》《妖怪名单》等。腾讯动漫告诉三文娱,2020年会把作品角色和游戏授权的合作继续深化。

500

快看漫画方面,到了2019年,旗下作品在图书、动态漫画、竖屏动态漫、舞台剧、虚拟授权、银行卡、实体等,都做出了从0到1的尝试。

跳出漫画平台所做的事,我们还在2019年看到漫画和消费品的结合越来越紧密。“2019年开始,我们明显发现消费品开始关注国漫内容和用户,开始进行探望和沟通。”腾讯动漫告诉三文娱,近年来国漫的影响力趋势也在逐步提升和扩大,现在的年轻人也关注中国本土的产品、关注中国独有的文化。目前,腾讯动漫在和李宁、彪马等品牌沟通合作,也在和汉服洛丽塔垂类开展合作沟通,与潮牌服饰的合作也登陆了时装周。

500

500

除了消费品,“漫画IP+文旅”也是一个有很大的突破。《狐妖小红娘》与杭州合作,为杭州的“动漫公交形象使者”定制了51路西湖环线;和杭州文旅达成了国内第一个国漫主题景区合作。此外,《一人之下》也以其潮牌“人有灵”与云南扎染技艺联合推出“人有灵·云南版”。

500

漫画出海在这一年也有了新的突破和发展。以往,漫画出海更多是作为平台和工作室创收的一项业务,赚取授权金和分成。但随着国漫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期待国漫“走出去”,2019年“中国动漫日本行”系列活动就让他们为之一振。

“中国动漫日本行——从水墨中来”展览于2019年G20 峰会期间在日本大阪举行,其目的是为促进中日动漫文化交流。活动上,腾讯动漫带着十一部蕴含中华传统文化的动漫作品,向他们展示了中国文化。这是中国动漫以“国家队”名义迈向世界的第一步,这个从0到1的过程,中国动漫走了近一百年。腾讯动漫一直致力于在动漫世界打造具有“中国符号”的优秀IP,在将其以年轻人喜欢的方式融入到当代国漫中,以动漫之力助力传统文化传承。而未来,中国动漫的未来也必将乘着中华传统文化复兴之风,飞得更好、更远。

2.内容付费

头部漫画作品在思考的是如何通过IP衍生和授权获得更大的收入规模。

但对于80%的漫画作品来说,依靠漫画内容的章节付费、会员分成、及广告变现以及出海等实现“自造血”是让公司持续经营下去的首要工作内容。

我们采访的漫画平台和漫画创作者都看好漫画付费这件事。

“就目前快看的数据来看,我们也只是推动了一部分作品转入会员,收入就已经比前一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相信随着2020年快看更多独家签约作品转入会员后,会有更大的增长空间。”快看漫画告诉三文娱,通过平台的数据可以发现,会员付费模式用户越用越不舍,续费率基本上可以达到视频网站的水平,这有利于包括平台、创作者在内所有相关方获得稳定、可预期的收入。相比之下,单点付费就有点看天吃饭,收入波动非常大,有利于个别头部,但中腰部作者获得机会很少。

而按章节付费和广告收入,也在2019年进一步发展。

早在2018年,腾讯动漫全年给动漫作者付费分成已经达到了1.2亿。腾讯动漫告诉三文娱,平台上很多节奏快、看起来让人很痛快的作品,收入就很好,这类作品走的是商业路线;很多有强大的世界观和深刻情感的作品,经过多年的培育,有着非常忠实的用户群体,在收入上也有非常好的表现,而且这一类作品的价值,就不仅仅是看漫画章节的收入了。

2019年,腾讯动漫付费作品的数量一直在增加,付费阅读收入也同比2018年实现了持续增长。同时,也在尝试激励广告和同IP的游戏联运等。

广告变现一直是一个备受关注的方向,如果可以基于流量通过广告获得大规模的收入,这将为漫画公司和平台带来不错的收益。到了2019年,我们已经可以从行业里看到一些免费主打广告变现的App。但相对于信息流广告,要在漫画作品内植入广告,提高转化效率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

首要的一点,是找到尽量不打扰用户的位置和时机设置广告展示的位置,保持用户阅读的畅快感。目前来看,IP与品牌或者产品结合(比如番外、小剧场、剧情植入等)的合作方式受到用户和广告主的喜爱。

3. 衍生品

近年来,国内成人玩具市场得到了高速发展。

2019,我们曾统计了16家以衍生品和玩具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有13家赚钱了,4家做到了营收及扣非净利润双增长。我们也统计了摩点众筹176个ACG众筹项目,有90个都在2019年发布,整个数字超过前5年之和。这些项目以没有IP的原创潮玩,和IP相关的衍生品。

500

其中,基于漫画作品推出的绘本都有不错的表现。比如,2016年上线的《非人哉》第一部漫画单行本,完成率625.84%。这个项目,刷新了这个品类在当时的众筹金额。

500

漫画作品在漫画平台的数据以及众筹完成度

泡泡玛特相关负责人表示,潮流玩具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平均27岁左右,其中75%是女生,25%是男生。这部分人群收入水平比较高,有自己的喜好和审美、消费观念,他们喜欢为自己热爱的东西买单,是当下最有价值的一批年轻人。

这批用户和玄幻、热血类漫画作品的用户有一定的重合度。《一人之下》冯宝宝、王也,《狐妖小红娘》涂山苏苏,《斗罗大陆》唐三……这些动漫人物都在现实生活中都有极高的人气和粉丝,这对这些人物形象开发的手办、潮流服饰,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

500

所以,受他们欢迎的玩具中,不都是国民级IP的衍生品,也有没有IP但极具风格化的玩具。

IP衍生内容分线上和线下。

线上,短视频漫动画、广播剧有声书,以及IP衍生歌曲都取得新的突破,分别与喜马拉雅、企鹅FM和猫耳开展相应衍生内容的合作。线下,演出、舞台剧也都有不错的表现。早在2018年10月30日,“人有灵”系列实体单品正式开启预售,其中有1600件限定款首发,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上线不到12小时,三款角色编号限量款售罄;上线3天,每天销售近千件。创造了腾讯动漫限量服装周边售卖最快记录。

500

如果说2017年漫画动画化、影视化改编、付费阅读等各环节渐成规模,2018年漫画产业有待于更成熟的产业化运作,那么到了2019年,漫画变现的渠道就已初见规模,头部IP跨界和消费品、文旅的融合在前景和钱景方面都值得期待。展望2020年,深谙漫画作品、二次元用户的漫画平台会进一步完善平台生态建设,深化头部漫画IP的全链打造。而在商业化的市场运作下,也必然会让一些漫画从业者离开这个行业,但好的内容和作者也会得到更好的资源扶持。这时候,内容质量将迎来整体上升,整个漫画行业的生态也将更加完善。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23 13:3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1586 例(较昨日-1786)累计确诊 77042 例 (较昨日+650)现存疑似 4148 例(较昨日+882) 现存重症 10968 例(较昨日-509)死亡 2445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