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乌克兰女孩拍卖“初夜权”,为何美式民主散发着农奴味?

美国总统弹劾案,由于许多证据涉及到乌克兰方面,包括拜登儿子的交易内幕,特朗普与泽连斯基通话录音等,因此乌克兰政府也被卷入其中,甚至比美国斗争双方还痛苦。

本来想写乌克兰总理辞职风波及美俄乌三角关系,没想到发现了一条关于乌克兰女孩拍卖“初夜权”的热搜:

来自乌克兰东北部城市哈尔科夫的一位19岁女孩卡佳,去年12月将资料挂在网上(应召网站,说好听点叫伴游),准备以10万欧元价格出售自己的“初夜权”。

500

卡佳称这笔钱会用在自己的“旅游、体验奢华和享受生活上。”她说出售“初夜权”很纠结……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关注。

1月16日《每日邮报》也报道了此事,卡佳自称目前人在美国,会说俄语和英语,处女证明已由医院开具,如果对方存疑,可以在见面交易时,由男方选择医生,再对她检验一次。

出价排在第一位的是一名58岁德国慕尼黑商人,他拥有多家连锁健身房,出价120万欧,并表示愿意与她“结婚”,每个月给她一万欧生活费。

第二位是一名纽约律师,出价100万欧。

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日本人,第三位来自东京,职业是歌手,出价80万欧。

卡佳正计划前往德国与中标者见面……

欧洲一些网友质疑这是人口贩卖,提供服务平台的网站是奴隶交易市场,将中世纪“初夜权”包装在互联网交友的外套之下。

乌克兰女孩拍卖“初夜权”并非新闻,只是这次价格高得离奇才引起了较大关注度。

没有任何一个相关国家的警察介入,也就是说,这种交易存在合法性。

如果这种事在中国,警察不介入是不可想象的,我们的社会上也存在所谓“嫖处女”丑恶现象,但它永远是在阴暗角落里交易的,还充满着各种欺骗套路,但终归是有罪的。

500

“初夜权”跟普通卖淫不一样,废除“初夜权”曾是欧洲走向文明的标志之一,象征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反封建成果。问题是为什么在美国给乌克兰送来“民主”之后,历史出现了倒退?

除了乌克兰,还有捷克,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也出现了这种怪像,只不过是将中世纪“初夜权”,换成了金钱购买方式。

占有“初夜权”,无论是以哪种方式重新出现,都是人类文明的倒退。

“初夜权”的黑暗史

 电影《勇敢的心》中的苏格兰农民起义,导火索就跟贵族拥有男主角华莱士未婚妻“初夜权”有关系。当时英王爱德华为巩固对苏格兰统治,颁布法令允许贵族在苏格兰享有少女初夜权,以便让贵族效忠皇室。

在欧洲封建制度建立前,初夜权往往伴随着宗教祀仪进行,被宗教洗脑的农民甚至会主动去邀请当地祭司去为他新婚妻子举行这种仪式。

中世纪,由于君权和教权并存,土地也由两方分别拥有,教会权力虽然被缩小,但初夜权并没有消失,只是转移到了贵族和地主的手中。

贵族和地主对于其领地上的农民(农奴或自由农)拥有无限支配权,他们可以强制农民结婚,为男人确定妻子,为女人确定丈夫,这也适用于寡妇和鳏夫。只有这样,才能让劳动力继续繁衍下去,地主的子孙永远统治着农民的子孙。

地主支配权也包括性权力。一个养育着女孩的家庭,要向地主交纳额外的护床税,衬衣税,围裙税,处女税,通过这种手段,逼迫农民尽早将女儿嫁出去,以提高领地生育率。

初夜权行使就发生在婚礼之后,只有这样,农民的儿女婚姻,才会被视为合法。不要以为穿着洁白的婚纱和整齐的礼服那才是西方人步入婚姻圣殿的规定动作,老爸交出去的女儿,第一晚往往是交给地主的。

婚礼时,仁慈的地主会带着老婆前来送礼,礼品是一口大黑锅(够煮一只羊为标准),还有一车木料,让乡亲们都知道这里要杀猪宰羊吃大餐了。地主自己还要准备四分之一只的烤乳猪给大家尝尝。

婚礼仪式后,新郎必须允许地主与新娘同床,自己先到外面凉快着,否则,他要交出一笔钱交换,而这笔钱是农民难以承受的支出。

500

初夜权行使后,作为赏赐,允许农民第一孩子为自由民,这也是初夜权能够延续下去的重要原因之一。 

苏格兰人早在11世纪末,就由马尔克姆三世宣布废除了初夜权,改由纳税取代,所以当英王重新允许贵族拥有初夜权时,苏格兰人的愤怒可想而知。苏格兰之外,欧洲大多数地区都保留着初夜权。

1496年(明弘治年间),德国南部土瓦本的一家修道院曾记载过初夜权的情况:一些不愿意接受初夜权的德意志农民,可用别的办法替换。新郎要给地主送上一大块食盐,新娘要交出一笔钱或者一个大铁盘子。

土瓦本以外地区,新娘要给地主一块奶酪赎回初夜权,奶酪要多重?新娘屁股有多重,奶酪就得多重,有的地方是用跟新娘屁股一样重的黄油。

西班牙等南欧农村,可以用戈尔多巴皮革制造的摇摇椅来赎回初夜权。

虽然赎回方式存在,但大多数农民是根本无力承担这些支出。据德意志巴伐利亚(公国)首席大法官韦尔施记载,在这里,初夜权一直保持到了18世纪。

直到法国大革命爆发,砍了国王和贵族的脑袋,受到惊吓的他们才被迫放弃了初夜权。

威尔士,苏格兰等地,初夜权执行人则由地主换成了村落里的族长。而在佛兰德地区(荷兰),除了接受初夜权之外,农民在招待朋友时,让妻子陪客人睡一晚,也是一种待客之道。

在波兰人地区,初夜权是最为恶劣的,波兰人口中的贵族比例欧洲最高,它将地主也算了进去,但没有爵位。他们不需要在结婚才行使初夜权,而是随时进行,不接受的女孩会受到皮鞭的毒打。

整体来看,德意志,东欧,东南欧,沙俄地区的初夜权制度延续时间比较长,西欧相对短一些。

初夜权存在的基础:

一,宗教,女人往往被当成物品,甚至是不洁之物,行使初夜权是为了消除毒素(勇敢而仁慈的地主),而宗教在欧洲占绝对精神统治地位。

二,封建政治,君主为了讨好贵族和地主,巩固统治阶层,允许让初夜权合法化。

三,封建经济,农耕时代,拥有大量土地的地主,急需农民繁衍后代,用初夜权来确认某桩婚姻合法性。

三者互为支撑,缺一不可,而在中国等东亚国家,不存在初夜权,包括元朝。因为中国缺少宗教理论支撑,君王也不会颁布这类法令。民间土豪劣绅那些霸占民女,为非作歹行为,并不是政治意义上的“初夜权”。

欧洲经历“双元革命”(法国大革命,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初夜权就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卖淫是另一回事,这是个古老的行业,主要因素是经济。在宗教上得到宽恕,在政治上得到宽容。

乌克兰经过苏维埃政权洗礼,其实它是苏联工农业最发达的加盟共和国,无论是教育水准还是生活水平都是接近欧洲发达国家的。

但两次“颜色革命”带来的长期政治动荡,使乌克兰成为了美国进攻俄罗斯的棋子,美式“民主”几乎让它变得一无所有。

许多乌克兰人祖祖辈辈都是波兰地主的农奴,波兰就算灭国,地主却还能统治着加里西亚(西乌克兰)农奴。

是布尔什维克让乌克兰人翻身了,包括领土也是苏联界定的,独立之后,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把美国当成进天堂的领路人,现在是要回到农奴制吗?

500

乌克兰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昨天在ZIK电视台节目中表示:

乌克兰现在处于“外部管理”(外国操纵)之下,在世界舞台失去了主动性,变成了所有人想利用就利用的对象。泽连斯基政府要么结束这种状态,要么等着乌克兰资源和财产被剥夺殆尽。

热衷于街头运动的季莫申科好像醒悟了,但这有什么用?能挽救那些靠出卖初夜权女孩的命运吗?能让乌克兰工厂开工?能让人才回流?

政客们不是想着如何让这个国家重新恢复生机,而是等待美国援助款什么时候到帐?但美国的钱能白拿吗?

龙应台说“不要大国崛起,只要小民尊严”,那拍卖初夜权的卡佳在她眼里很有尊严?乌克兰垮了,百姓小民能得到什么?

500

不知道香港黑衣女渴望的美好结局,是不是暗示她也想开价10万欧元?曱甴们永远不明白:

国家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永远息息相关!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至 2020-02-16 16:22 全国数据统计现存确诊 57342 例(较昨日+392)累计确诊 68589 例 (较昨日+2014)现存疑似 8228 例(较昨日+1918)  死亡 1666 例(较昨日+142)  治愈 9581 例(较昨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