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再谈为什么是华为

最近一个日本推广5G的帖子,看了大家的讨论,感觉很多人对5G地意义认识不清,有的认为5G没啥了不起,将来会有5G7G;有的认为5G完全没必要,4G足够用了;还有的认为华为就是因为5G所以被美国针对;还有的认为运营商赔本上5G没必要。

这些都是错的,或者是不全面的,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再谈一谈为什么美国会针对华为,日本美国中国为什么会国家行为推进5G等等各方面。

一、5G本身是一个产业

众所周知,5G基站覆盖范围将远小于4G,其密度也将远大于4G,所以其市场容量也将远大于4G。中国4G基站数量340万个,约占全球一半以上,那么全球就是600万左右。5G基站有个说法是4G基站的三倍数量,市场容量也至少是三倍。

而这么庞大的市场,并且利润率也将远超其他行业,却没有美国甚至北美玩家,过去还能收收高通税,现在5G高通税也下降不少,美国看着自然不爽,尤其是4G市场前二玩家分别是中国华为和中国中兴,5G如果美国不出手恐怕将会更严重,所以美国出手了。

二、5G是一个社会基础设施,很大可能将改变社会形态,出现新的经济形式

4G够用绝对不是新说法,从3G开始就有这说法了,但是事实证明,只要你有路,车总会多起来。跑什么车不知道,猜不到,但一定会把你路占了。

4G不夸张的说,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形态:出现了新的互联网巨头,为社会提供了新的就业岗位,催生了现在在国外所向披靡的抖音短视频。最重要的,这种改变,是单向的,只有早晚问题,没有改不改的问题,全球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哪个国家先产生巨头,哪个国家就会在未来竞争中占有优势。

这也是美国、日本、欧洲、中国等等国家都用国家行政力量对5G这一按说属于商业市场行为进行推进的原因。

所以5G有用没?有!并且不仅仅是上网速度快一点的问题,而是很大可能会改变社会形态,促进新产业发展,并在未来国际竞争中取得优势。

三、华为不仅仅是5G

通常我们说华为的优势在于其执行力,执行力来自哪里?我觉得除了其公司行政制度之外,至少还有两点,一是分红制度,劳动成果由劳动者全额分配,通俗说是挣钱多;二是相对廉价的高级劳动力,包括不算优秀但合格并拼命的工程师,以及优秀人才的科学家们。

华为在美国的竞争对手们数一数你会知道华为有多可怕:思科、朗讯、高通、苹果、谷歌、微软。这些公司是美国在上一次互联网革命或者更早涌现出来的佼佼者,其中多家都曾经是市值第一大公司。

塞点私货,我个人觉得恐怕最让美国担心的是人工智能,版里有人曾经对AI不以为然,我个人却认为人工智能将会是未来五十年甚至100年,甚至加上生物领域对人脑的研究可能更长时期内的行业引领者,可能改变人类社会形态甚至改变人类形态的一个技术。

而华为在AI领域出手就是芯片,从移动NPU到各级平台通吃。这不仅在侵蚀美国的现在技术垄断地位,甚至在断美国的根。当然在行业变革期,一家公司不一定总能领先,比如微软已经落后,华为在AI领域能走多远多强也不一定,未来不一定一定属于华为,但华为起点够高,执行力够强,所以威胁也够大。

四、华为为代表的公司打破了美国统治世界的蓝图

军事实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这三者是美国统治世界三大支柱。在美国的蓝图中,中国为美国生产廉价底端低利润的工业品,所以象IBM的PC都可以卖给联想,只要你安分守己,美国愿意给你粗活干,而美国人,比如IBM的工程师们,上门解决故障按小时收费,从去机场开始计时。这些工程师们收入当然极高,但是真实水平如何?其实也就中国本科生能干的活,为什么中国本科生毕业要去流水线打工?

在这里对本科生就业多说两句,有些年轻人觉得本科生去流水线打工是不可思议的,实际上这是2000年代初的常态,那时候别说其他冷门专业,就连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干本专业的也不多,太多都转业商务、推销了,哪象现在啥专业都去培训班培训一下就转行码农了。

如果中国一直这样下去,最终随着低端劳动价格的补涨,将会失去劳动力红利,吃尽人口红利的时候,就是各代工厂各流水线向越南印度等更廉价的地方转移的时候,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但是正是由于华为、三一、格力、以及互联网的BAT们对技术的追求攀爬,创造了大量的工程师就业需求。从而使中国的大学生们得以摆脱低端劳动力命运,同时也因他们的相对高收入产生了第三产业的庞大市场以及就业岗位。

这还只是工程师红利,将来如果吃到科学家红利的话,中国就必然会威胁美国的统治收割全球三大工具中的“领先科技”,或者说垄断领先科技。

这是中美贸易战争的根本原因,而华为及其他立足本国人才市场,向产业链高端攀爬的企业们是中国的底气之一,也是对美国的威胁之一,同时也是美国要对付中国、对付华为的原因。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