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朱丹只是没落的“电视台一姐”中的一个

来源: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作者:陈香香

朱丹在cosmo时尚盛典闹了一大堆口误后,也算是名留中国主持人翻车史了。

一会儿把古力娜扎喊成“迪丽热妈”,对着林允喊林允儿;一会儿看着手卡念人名,都能给张丽娜改了姓。

连续道了三次歉,用了“狮子座”、“一孕傻三年”当理由都没能服众,反而让那句百转千回的“骚嗷~瑞”成了年末最大笑料。

500

围观了整场闹剧的吃瓜群众,与其说是嘲讽,更多人则是疑惑:

“好歹也浙江卫视的前台柱子,业务能力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吧?”

回顾过去的这一年,“专业主持人的窘迫现状”成了常被拿上台面讨论的心酸话题——

从湖南卫视前一姐李湘带货带不过李佳琦,到现一姐谢娜越来越尴尬的现场表现,与一众芒果小花旦的青黄不接;

从经历了“伴娘门”坎坷的光线一姐柳岩,本色出演电影《受益人》后依然水花平平;

再到朱丹回归家庭又复出后,闹出的种种舆论争议……

500

除了拿着央视铁饭碗的主播,地方台的主持人们要么是机会资源越来越少,要么是业务能力整体下滑,能靠副业维持住曾经荣光没有几个。

这种颓势又在竞争更激烈、同质化更严重、受家庭影响更大的女主持人中,体现得更加残酷。

每当回想起她们在当年经典节目中绽放出的光彩,人们便会唏嘘于电视综艺黄金年代再也回不来;

而曾经被热烈讨论过的各大卫视“一姐之争”,也终将在这场行业寒冬中成为一个被遗忘的话题。

那些争过“一姐”的主持人

“这还是我在《我爱记歌词》里看到的那个妙语连珠的主持人吗?”朱丹事件整片刷屏的玩笑话中,某位网友发了句略显沉重的感慨。

500

不像上次主持GQ十周年盛典的偶像Jeffery,虽然也闹出了嘴瓢、尬聊等幺蛾子。可毕竟人家本职工作不在这儿,舆论也多就一笑了之,顶多质疑句主办方乱选人。

但身为十年前中国国民度最高的女主持人之一,竟然会疏于——认识嘉宾并能准确无误叫出嘉宾名字——这些主持人最基本的素质要求,“看着朱丹的节目长大”的一批观众显然不太能接受。

还记得当年,从2003年入台,朱丹用了三年的时间就成了浙江卫视妥妥的当家花旦。

06年以“浙江电视台新春使者”的身份上了央视春晚,07年开始又接连主持了在90后童年回忆里占了重要位置的《我爱记歌词》、《越跳越美丽》等节目。

500

当年的她只要和华少一起站在台上,就有一大批死忠粉守着看电视跟着吼一句“希望就在前方,梦想插上翅膀”。

谁曾想当华少在浙江卫视转型节目《中国好声音》挑了大梁,变成了“中国第一快嘴”后,朱丹却出走去了湖南卫视。

这并不稀奇。当时的各大卫视除了捧红明星,自己也打造并输出明星,主持人就是重要风景线,“美女一姐”的称号更是抢眼。


从前,从仇晓、舒高,到曹颖、李湘,盛产女主持人的湖南卫视不缺业务能力和群众基础都优秀的花旦,也留下了不少明争暗斗的碎片。

500

2018年,李湘在《吐槽大会》上调侃与谢娜的“一姐之争”

直到2012年一大批老牌主持纷纷退居幕后,李湘也转投深圳卫视,湖南卫视一下子陷入了年轻女主持都撑不起台面的尴尬境地。

请来朱丹本是救火之举,当年还专门为她办了个很隆重的欢迎仪式,朱丹也公开留下过希望和谢娜“友好竞争”一姐地位的话。

500

当然,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在湖南卫视主持的第一档大型节目《中国最强音》,朱丹就在总决赛直播时把短信互动信息,念错成了老东家的号码。

关于这次重大失误的猜测很多,有传言说朱丹让芒果台损失惨重,也有猜测这是一场联合炒作。

但结果都是这彻底断送了两者的合作之路,“湖南卫视一姐”的称号之后就被谢娜稳稳地揽于怀中。

反观浙江卫视那边,朱丹离开后,手里的资源全都交到了她的徒弟伊一。

500

伊一(右二)与左岩(右一)

从大学就开始在蓝台实习的伊一,口条顺也机灵,不过论气场和观众缘,和朱丹相比都差了一大截。

另一位科班出身、还获得过央视《挑战主持人》冠军的左岩当时也小有名气,主持的美食节目《爽食行天下》(听过这个名字的,都年纪不小了吧)馋过不少观众。

但两位年轻主持人事业发展前期被前辈压着,后来真人秀热潮一来就更没什么机会表现,也始终没有在国民性上获得质的提高。

百花争艳的“台柱子”们

如你所见,十几年前各大卫视的“一姐之争”虽然激烈,倒也从侧面反映了当年地方电视台发展的红火程度。

毕竟比起如今动辄为“争番位”、“撕资源”闹得轰轰烈烈的流量明星,主持人的行业地位与业务能力与的关联性,绝对是更强的。

能站到一个省台巅峰位置的人,都少不了两把刷子。就算是主持水平颇受诟病的谢娜,能够走红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500

谢娜上个月播出的《仅三天可见》节目上谈到,自己目前没有考虑到改变主持风格

对电视台而言,这些重点培养的台柱子是自己的脸面;

而对观众而言,荧幕上一张张熟悉而亲切的脸和她们手下的王牌节目,也陪伴了无数观众的成长,倾注了一方父老的集体回忆。

比如以国际化著称的东方卫视,盛产兼具大方与活泼气质的主持人。

500

东方卫视主持人(左起):陈辰,陈蓉,周瑾

陈辰、陈蓉、周瑾几个王牌花旦既能在《我型我秀》上收放自如,又能穿上华美的晚礼服在晚会上控场,满足了一代孩子对于“洋气”二字的全部想象。

虽然电视台的后劲儿不足,但不妨碍“东方卫视十大美女主持”成为被网友们讨论至今的话题。

走亲民路线的北京卫视没有太出圈的综艺节目,可靠着《养生堂》在全国收割的中老年粉丝,栗坤和大悦悦就牢牢坐稳了主持人界“国民闺女”的地位。

另一位被称为“BTV董卿”的徐春妮,温柔大姐姐的气质深入人心,也是当地观众心里的女神级人物。

500

春妮(上图左)与栗坤

90后提到“童年回忆”,东南卫视也是一个不能被忽视的名字。


​21世纪初的那几年,东南卫视的《开心100》、《为爱向前冲》和《超级明星脸》算得上是能和《快乐大本营》分庭抗礼的综艺。

几位台风流畅又放得开的综艺女主持管艺、古晓、王绒,在一代观众记忆里混了个绝对脸熟。

只不过随着2004年前后选秀节目的引入内地,东南卫视渐渐失去了市场占有率,她们在外省观众心中的存在感也直线降低。

500

东南卫视主持人(左起):管艺、古晓、王绒

还有一些电视台别看知名度不如四大台,但也培养了不少认知度极高的台柱子。

比如从河北卫视到央视的方琼;

安徽卫视则有周群、李晓峰、张杨果而等一群大小花旦,都是动静皆宜、综合实力很高的主持人,在地方上都有过硬的群众基础。

500

河北卫视“前一姐”方琼(上图左),和安徽卫视前一姐周群

靠娱乐资讯节目打开知名度的光线传媒,走出了如今命运截然不同的柳岩和谢楠。

和大左一起被称为“光线三宝”的两位,先后主持了堪称“90后流行音乐启蒙”的《音乐风云榜》。比卫视主持人更活泼的台风,在观众心目中留下了不可替代的印象。

500

上个月柳岩过生日的时候,谢楠作为娱乐圈为数不多为她发了生日祝福的明星之一,两人的互动也引发了当年观众的一波回忆杀和“青春再也回不去”的感慨。

消失的“一姐之争”,

与回不去的综艺时代

对卫视“一姐”称号关注热度的降低,是从电视综艺的落寞开始的。

2016年,陈辰、栗坤、伊一与谢娜以“四大卫视一姐”的身份,在脱口秀节目《娜就这么说》凑齐。

而三年后,在这届观众连电视都不怎么看了的如今,这批主持人的境遇也在慢慢发生变化。

500

陈辰渐渐退居幕后,只在一些文化类节目上出镜;

栗坤主持了三季BTV的新节目《跨界歌王》之后,今年离开电视台办了自己的影视公司;

刚刚30岁的伊一,至今还坚守在主持的第一线。不过随着明星客串MC的网络综艺成为主流,她能获得关注度最高的舞台只剩下了年年不缺席的跨年演唱会。

而九成奔着看偶像唱跳去看跨年的观众,又只会把主持人串场时间当做尿点;

也有不少主持人像吴昕、柳岩和朱丹一样,先后做了演员和真人秀,却再没有一个正面的热搜是和她的本职工作有关。

500

《深夜食堂》中的吴昕

行业的断层,在曾经的主持人富矿湖南卫视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芒果台的男主持虽然也经常被说“后继无人”,但好歹还有何炅、汪涵两位行业扛把子顶着,常驻《明星大侦探》的撒贝宁和“天天兄弟团”也有广泛的粉丝基础。

可再看看2019年初出现在湖南卫视招商海报上的“四小花旦”——沈梦辰、 靳梦佳、刘烨、梁田,留给她们刷存在感的地方只剩下了《我是歌手》里的经纪人。

其中名气最高的沈梦辰还是个“黑红体质”,刚刚因为在《演员请就位》里尴尬的表现被群嘲。

500

湖南卫视新“四小花旦”(左起):沈梦辰、 靳梦佳、刘烨、梁田

曾经也是湖南卫视一姐候选人,却因为种种原因离开芒果的李莎旻子,前段时间因为参加“神仙打架”的《主持人大赛》,被网友吐槽“业务水平差”。

尤其是和新闻主播、国际记者出身的一众央视范儿主持人比起来,特别镇不住场子。

但显然,《主持人大赛》的刷屏除了让观众拍手叫绝,除了能打通少数顶尖后备力量入职央视的快速通道,仍然改变不了寒冬中主持行业的整体颓势。

当不需要主持人的真人秀渐渐取代了棚内综艺,当客串的流量明星渐渐抢了专业主持人的工作机会,大型的晚会也再没几个年轻观众爱看……

大批曾经的“台柱子”们只能被迫从聚光灯照射的舞台上走下来,在寻找副业的迷雾里,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试探。

500

直播带货的李湘

除了极少数成功转型的佼佼者,更多人盲目地投身另一个行业的结果往往是——论演技比不过专业演员,论新鲜度比不过爱豆,论综艺感又比不过喜剧咖。

这时,也别说什么电视台重金挖主持人、互相争卫视一姐的腥风血雨了。

连个正经好看的节目都很难看到的观众,也只能靠看热搜上“她又被嘲了什么”,回忆那些主持人曾在演播厅里带给我们的宝贵时光了。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2020年1月24日21:58 ,确诊 897 例 疑似 1076 例 治愈 36 例 死亡 26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社区传播病......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