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俄罗斯:买到车牌,就是赚到特权?

作者:宋佳欣,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2019级博士生 

近日,俄罗斯内务部通过了相关法令,允许公民购买政府发行的靓号车牌。本次政府公开发售的专属车牌号码分为常规号和靓号,靓号由特定的字母和数字组成。车主可通过国家公共服务网站申请,在线填写,购买自己喜欢的车牌号。公民除了通过网站在线申请的方式获得靓号之外,还可以额外花钱购买自己喜欢的号码。在黄牛市场,某些热门车牌号码的出价甚至高达20-3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2.2万-3.3万元)。为了规范市场,俄罗斯税法会规定特定靓号车牌的出售价格。

车牌背后的“特权虚荣心”

显然,在市面上出售某些特定系列的号码会很受欢迎。俄罗斯车牌拍卖网站的调查数据显示,俄罗斯公民最希望购得的号码,是政府公务用车使用的牌照。这会让别人觉得,自己认识某位政府官员或公务人员,体现自己的“特殊身份”。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之外,购得此类号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使车主避开交警冗长的盘问检查,车主潜意识里会为自己享有特权而沾沾自喜。俄罗斯政府计划将某些不使用的公务牌照投放市场,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类型的公务牌照都会投入到拍卖市场,例如俄罗斯内务部的“А-МР”系列牌照,以及象征国家权力的、具有纪念意义的牌照永远不会对普通公民开放。

俄罗斯人“特权虚荣心”的产生和发展,可以回溯到上世纪的苏联。苏联时期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体制下,产生了科层结构分明的官僚体系,不同等级的官员享有不同的特权。早在上世纪60年代的苏联,公务用车就享有免于交警检查的特权。由于苏联当时的车牌类型较多,交警有时也难以辨别,哪些车辆是领导专车,因此政府官员有时也难逃例行的检查。当时,交警很怕查到政府领导的车牌,只好戴着帽子捂着脸例行公事。后来交警逐渐确定了某些黑市交易的车牌号类型,例如含有“МОЛ”、“МКМ”等字母的牌照,不在政府掌握的车牌编号范围内,只能通过熟人介绍才能买到。

到了90年代的俄罗斯,政府在原有车牌号的基础上增加了右边一栏,新增一栏标有“RUS”的字母缩写、所属地区代码和白蓝红的三色标识。政府官员公务车辆的车牌区别于一般牌照之处在于,三色标识占据了整个右侧栏。由于三色标识是俄罗斯国旗在车牌上的缩印版,因而政府官员的车又被称为“国旗车”。政府官员为了节省交通主干道上交警例行检查的时间,要求政府给予公务用车更多的专门牌照,比如车牌号以“А-МР”打头的是俄罗斯内务部的专用车辆,车牌号以“С-ОО”开头的是总统办公室专用车等等。交警通常会直接放行此类牌照的车辆,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务用车可以随意违反交通规则。

遗憾的是,特权阶层总是无视交通法规,政府也在施行各种对策,限制此类情况的发生。2006年普京担任总统时签署了一项法令,禁止公务用车使用“国旗牌照”。政府官员表面上响应了总统的号召,在记者摄像头切向他们的牌照时,他们下意识挡住了自己的国旗牌照,但实际生活中并没有贯彻落实。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府官员将自己的牌照改头换面,通过字母缩写的解读依旧可以看出特权阶层的属性。某些来自“统一俄罗斯党”议员们的牌照以“Е-РЕ”开头,意为“统一俄罗斯党前进”的俄语缩写。

需要指出的是,只有在曾经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官员才会乘特殊牌照的车辆出行,以彰显身份。而在西方国家,政府官员汽车的牌照与普通车牌别无二致,只有外交使团的汽车与其他汽车的颜色不同。美国是车牌出售系统最为发达的国家,美国人不追求特殊的字母组合以获得某种便利,但车牌的字符数不能超过8位,禁止使用侮辱或辱骂他人的字符。美国的某些俄罗斯移民利用警察不懂俄语的情况,将辱骂人的俄语词语拉丁化后印在车牌上,直到不久前,美国交警才获得了这些粗鄙字母拉丁化后的清单,制止了这种现象的发生。

俄罗斯居民购买政府发行的靓号车牌

500

抑制黑市交易没那么容易

俄罗斯居民购买“靓号”车牌,与其说是在追求自由选择的权利,不如说是在寻求某种“特权便利”。俄罗斯财政部希望通过拍卖的方式,为国家财政获得更多资金来源,政府会允许某些地区将一部分车牌号进行拍卖,拍卖规则由政府制定施行。俄罗斯居民在拍卖会上如果同时购买靓号车牌和新车,需要额外缴纳一笔费用,如果民众不想花这笔钱,那么他可以放弃购买靓号车牌,选择普通车牌;而靓号车牌将收归俄罗斯国家道路交通安全监察局管理。

俄罗斯政府向居民放开购买靓号车牌,无疑可以增加大笔财政预算收入,然而在这笔有利可图的交易面前,以黄牛党为代表的黑市交易也在蠢蠢欲动。这就要求政府进行公开拍卖的同时,也要打击黑市的违规交易。正规的靓号转让程序需要经过政府审批,已经持有靓号的车主需要登记,向政府缴纳相应的税费,就可以转卖靓号,而黑市交易跳过了这一步骤。

如果俄罗斯政府能制定好拍卖市场的规则,就会一定程度上在抑制黑市交易,然而灰色交易不可能完全根除。总会有人通过各种渠道获得靓号车牌,如果他们通过私人渠道进行二手转卖,就可以逃避向政府纳税,以更高的价格获得更多的利润。这种情况毕竟还是少数,因为俄罗斯政府掌握了绝大多数靓号车牌的授权。

靓号法案目前属于试行阶段,未来靓号在俄罗斯的推广和普及会面临不小的阻力。由于私人交易获利巨大,一些政府官员可能会利用政府向市场投入某些公务车牌号的契机,将某些可以操作的公务牌照通过黑市卖掉,赚取大笔利润;这中间也会涉及到一系列联系卖家与买家的中间人,形成纵横交错的利益链条。

车牌拍卖法令施行之初,这种乱象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俄罗斯政府未来也会逐渐加强收归掌管、买卖车牌号的权限,在给予公民自由选择权利的同时,也会加大打击潜在黑市交易的力度。

代表特权的俄罗斯“国旗车”

500

中国大城市居民:等摇号不如绿色出行

与俄罗斯的情况不同,中国某些大城市的居民一直在进行车牌摇号。近年来,随着中国私家车数量的暴涨,城市道路网的负荷能力趋近饱和。为了减轻城市交通的负担,使社会资源得到更好的分配利用,中国某些大城市例如北京、深圳等地,近年来推行了车牌“摇号”制度。符合条件的居民需要先在网上申请,之后等待摇号。摇号一次就中的几率很小,可能几年之后,才会摇到属于自己的车牌号。居民可能并不中意摇到的号码,但能被摇中已经非常幸运了。

中国车牌“摇号”制度的施行是现实因素影响的结果。就拿北京来说,近年来北京的空气污染较为严重,政府对工业生产、燃煤企业进行治理后,发现PM2.5的主要来源变成了机动车排放的尾气,因而控制机动车增长速度十分必要。除此之外,机动车年均增长快于道路建设历程的增速,机动车保有量与停车位的供需矛盾突出等因素,也迫切要求北京限制机动车的过快增长。2011年,北京开始对小客车数量进行调控,大幅度压缩了小客车无序增长的势头。

即使有车牌摇号的限制,北京道路上的机动车依旧众多,交通堵塞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所以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是解决北京交通拥堵的重要一步。到2020年,北京将实现900公里的轨道交通,中心城750米内地铁站覆盖率将达到90%,此外,政府还将积极宣传绿色出行的生活方式,鼓励“地铁+公交+共享单车+步行”的绿色出行方式。

专家认为,未来的交通规划与管理可以利用人工智能的高新技术,建立以计算为核心的交通规划支持系统,最终实现优化、有序的交通状态。长期来看,大城市的交通拥堵治理需要综合统筹,逐步建立交通导向的城市发展模式,从根本上增加城市的交通承载能力。

如今摇号愈发难等,人满为患的摇号队伍越排越长。如果未来大城市的交通条件得到改善,加之公共交通的便捷度大大提升,等不到摇号大城市居民会更倾向于绿色出行。

如今的车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标识,一块小小的车牌承载了越来越多的含义和情绪,有人欢喜有人忧。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截止到2020年1月23日22:35 ,确诊 637 例 疑似 422 例 治愈 30 例 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可能来自蛇或蝙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社区传播病毒是否变异:存......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