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皮海洲:套现+走人 暴风的套路是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

来源:重庆晨报

   日前,暴风集团连续发布了两份公告。其中一份公告称,除了狱中的冯鑫外,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辞职,公司目前仅剩10余人,而且存在拖欠工资情形。而另一份公告则提示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两份公告,揭示的其实就是一个事实,即暴风集团目前已陷入极度的困境之中。公司的“官”都辞职了,“兵”也没了,股票也面临着退市的风险。见过惨的上市公司,没见过惨到如此地步的上市公司。甚至公司最大的一个“官”还呆在监狱里。

  暴风集团在A股市场曾经是红极一时。暴风集团(前身“暴风科技”)于2015年3月24日在创业板上市。由于当时整个A股市场处于“疯牛”之中,加上暴风集团自带的“互联网基因”,以至该股上市后受到市场的暴炒,上市后的前41个交易日,该股股价收出37个涨停,其中“一”字涨停28个,股价最高达到327.01元,股票市盈率超过千倍,成为市场上著名的“妖股”。而且暴风集团股票的高估值定位,成了市场上的一面旗帜,吸引着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跃跃欲试,都想回到A股市场上市。

  暴风集团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如此巨大的变迁,实在令人唏嘘。实际上,暴风集团不过是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标本而已,只不过暴风集团的表现过于极端罢了。

  对于A股上市公司,它们上市之时都有一个说法叫作“做大做强”。但这仅仅就是某些企业上市的一个噱头而已。而这些企业为了上市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有的企业甚至造假上市。这些企业一旦上市成功,原始股东们则是争相减持套现,而减持套现完毕,有的甚至还没有减持完毕,只是为了更好套现,高管们则纷纷辞职走人,然后将一个空壳甩给股市,任其自生自灭。

  暴风集团显然就是这样的典型。该公司原本是准备赴美上市的,但在赴美上市失败后,公司拆除VIE结构、重新包装,并终于在2015年3月登陆创业板。而成功上市之后,公司原始股东的减持以及高管的辞职接连不断。2016年3月,暴风集团一半的股票解除限售,减持大幕拉开。其中,最凶猛的当属公司二股东,和谐成长。2016年4月7日,和谐成长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票1100万股,一次性套现9.74亿元。2017年6月、2018年1月、2018年4月,和谐成长三轮减持,合计减持933万股,价格在24元-28元之间,合计套现2.42亿元。

  公司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则是第一个披露减持意向的。2016年3月底发布减持计划,不到3个月的时间,青岛金石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套现接近10个亿。两名“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伟强的减持也不甘落后。二人各持有2.69%的公司股份,2016年3月解禁期一到,江伟强在几天的时间内减持80万股,随后在3个月内清仓,套现5个亿以上;蔡文胜动作稍慢一点,解禁半年内清仓。解禁后1年时间,暴风集团十余家机构股东和个人投资者,包括华为投资、江阴海澜等,基本上都完成了清仓式减持。

  而在原始股东疯狂减持的同时,公司高管团队也是一边减持套现,一边辞职走人。如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韦婵媛,持股数在董监高团队中仅次于冯鑫。2016年9月,韦婵媛从公司辞职。2016年、2017年,韦婵媛分别减持公司股票79万股、218.74万股,套现1亿元左右。2018年一季度,韦婵媛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退出。

  伴随着高管的减持与辞职,暴风集团的业绩也大幅亏损。2018年,公司亏损近11亿元,今年前3季度亏损6.5亿元。截至9月30日,暴风集团总负债10.17亿元,其股东权益为负6.6亿元,暴风集团成为一家资不抵债的空壳公司。该套现的套现了,该走人的走人了,暴风集团基本上也完成了其上市的使命。

  这就是A股的上市公司。对于A股市场来说,这样的上市公司显然是一味毒药。但遗憾的是,A股市场有不少这样的毒药,投资者显然是这类毒药的受害者。因此,对于A股市场来说,暴风集团的表现是给市场敲响了一次警钟。虽然A股市场需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但让暴风集团这种毒药公司上市,显然不是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而是对股市资源的浪费,是对某些人圈钱行为的支持。如何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支持怎样的企业上市,如何让上市公司规范发展,这是摆在A股市场面前的重要课题。

免责声明

站务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央视新闻)截止到2020年1月22日22时30分,全国 确诊 543 例,疑似 137 例,治愈 25 例,死亡 17 例。传染源: 尚不明确;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