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马云批判应试教育,印度教育比我们残酷多了

马云呼吁教育改革考试又上热搜。

 有人认同,也有人提出了担忧。

 

考试的确不是检验教育好坏的唯一标准,但如果连考试都没有了,那么所谓的“寒门子弟”就连唯一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了

 

500

在印度,教育和考试问题症结,同样存在诸多争议,一直备受国人喜欢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在批判印度的教育制度。

 

多年后,《摔跤吧爸爸》的导演和编剧,又创作了一部关于教育制度批判的电影——《最初的梦想》,依然在批判当下的印度教育模式。

 

500

它直面教育体制的不公与压榨,却也给了这种教育环境下,考试“失败者”们一些治愈和温暖。

 

如果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糟糕,不妨看看他们这群‘失败者’的故事。

唯成绩论,是应试教育改革的最大弊端吗?

高中生拉格海姆,家境优渥,父母毕业于名牌大学印度理工学院,(与中国的清华北大旗鼓相当),而且都是社会精英。

作为精英家庭的小孩,拉格海姆没有优越感,父母的高期待,反而给了他很大压力。

500

为了迎接高考,拉格海姆杜绝了一切娱乐,每天奋战18个小时。

周末,父母要带他去逛游乐园,他永远都说写完再去。

500

每天勤勤恳恳学习,本该有个好的成绩。可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刻,他崩溃了。

拉格海姆没有被录取。

500

只想过成功的喜悦,却没有意识到失败的后果,一切猝不及防,瞬间击溃他的骄傲。

500

拉格海姆,觉得自己是个 “失败者”,他不知未来该如何是好,转身到阳台,纵身一跃,跳下了高楼。

500

自杀之前,嘴里还一边说着:全世界都会取笑我,我是个loser

幸运的是,经过ICU抢救拉格海姆没有死。

但他却没有求生意识,一直无法醒来。

拉格海姆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父母繁忙,缺乏深入沟通,但没有顾及到孩子的焦虑。

「等成绩出来,我们开香槟庆祝」拉格海姆的父亲,曾兴奋的告诉他。

500

拉格海姆也没想过,自己高考落选后,该如何承受结果。

精英父母的期待,自己长久的努力,高考成绩成了拉格海姆衡量自己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也成为压倒他最后的一根稻草。

更令他崩溃的是,班级里平常成绩一般的人都考上了,唯独他落榜,顿感颜面扫地。

500

印度一直奉行严格的种姓制度,教育更是奢侈品,高考是大多数平民阶层翻身的唯一途径。

和中国的高考类似,印度的人生大考JEE以其难度之高及录取率之低而闻名。

「每年,在印度的学习圣地科塔,共有60万人在准备JEE,最后只有不到5000人可以升入印度理工,录取率0.8%。

为了能踏上这条真正千军万马通过的独木桥,JEE考试50%以上的学生是复读生,每天坚持学习12个小时及以上。」

高考落选,拉格海姆选择自杀,逃避社会、家庭和自身压力,就不难解释了。

相比而言,国内高考比起印度,要好多了。

500

马云说,要改变教育模式,不应该只有考试,只看成绩。

如果考试是唯一的KPI,教育就不会是正确方向。

很多人,为马云鼓掌。

但对穷人家庭的孩子来说,成绩和高考,也是他们改变命运的途径。

考试和成绩,不是应试教育最大的弊端,除了文化课外,增加音体美课堂,培养学生兴趣爱好、陶冶情操,同时注重学生心理、身体素质,才是当下学校教育发展的重点。

500

不过,在中国,实现绝对的公平教育太难,师资条件就是一大难题,地区经济发展也达不到平衡。

琴棋书画、文房四宝,富人家的孩子,有条件去上各种辅导班、兴趣爱好班,去费用昂贵的私人学校,穷人家为孩子教育支出已经艰难,哪有多余资金全面培养孩子。

解决应试教育的问题,首先要保证学校教育资源的公平,再谈马云的「唯成绩考核」现象。

考不上好大学,一生就完了?

考不上好大学,人生就意味着失败吗?

高考只是可供选择的出路,而不是唯一的生路。

就像电影中所说:

每年有100多万孩子参加考试,只有一万个孩子入选,剩下的99万孩子都不知所措,所以他们不会把一次考试当成人生的失败。

500

记得《哈利波特》系列里,邓布利多曾对哈利波特说:

It is not ourabilities that show whatwe truly are, it is our choices。

(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高考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但高考过后,依然有多条路可选择。

成绩、文凭很重要,但没了它们,也可以有精彩人生,可能过的会比较艰辛。

著名一些的如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曹德旺,仅是小学文凭,9岁才上学,14岁被迫辍学,在街头卖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后来几经波折,实现了自我的理想。

再接近生活的,自己身边的一位朋友,他高中毕业,自学计算机编程,也为此报了补习班精进自己的能力,目前在一线城市也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

500

也有人,选择了复读,继续备战高考。

一个人的格局,除了成绩和文凭,面对逆境,还能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同样重要

心理学上讲:

当一个人对自己的评价是积极的,那么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好,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前进,若总用消极的字眼去暗示自己,不好的事情汹涌袭来。

电影里父亲安里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整夜守在拉格海姆身边,给儿子讲过去他在校园中作为“失败者”的一段经历。

500

随着故事的逐渐深入,拉格海姆开始有了意识,之后为了让意志消沉的儿子振作起来,安里把当年一起干蠢事的朋友叫了过来。

500

原来,海格拉姆的父亲和朋友们,遭遇过比他更失败、难熬的经历,他们又是如何从低谷中走出来的呢?

那群被贴上“失败者”的人,最后怎样了?

没考上大学,就是失败者?

不,即使电影里,拉格海姆的精英父亲,父亲的朋友们,在学生时期,也被当做一群“loser”

 

500

父亲安里,就读于印度最有名的理工大学。

倒霉的是,一开学就被分开人人厌恶的最差的一栋宿舍楼H4。

这栋楼里面的学生被视为异类,其他学生们送外号“失败者联盟”。

据说在这里生活的新生们,处境艰难,不仅被会逼迫扮演动物,问女生要衣服,犯错的时候还会让你脱了裤子坐到啤酒瓶上……

500

500

而这栋宿舍楼还聚集着几位“杰出的失败者”。

第一个失败者,性傻。

之所以有这样的外号,是因为他本人几乎把骚浪贱,发挥到了极致。不仅说话尖酸刻薄,还打飞机成瘾,各种色情杂志铺满床头。

500

宿舍的第二个失败者,妈宝男。

妈宝到什么程度,他的父亲明知道H4宿舍楼臭名远扬,硬要把儿子送到这边锻炼男子气概,希望能把儿子“带坏”。

500

第三个失败者,酒鬼。

不论在哪,酒不离身,常常喝到不省人事。

500

第四位,酸酸。

尖酸刻薄损人一流,一刻不骂人心里就憋屈的慌。

500

第五位,号称宿舍楼的大哥大德里克。

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关键时候,总能出来掌控大局。

500

相比于其他楼里刻苦读书的学生,在这栋楼里,他们不是看小黄书,就是一起撩妹,或者一起玩“湿身大战”。

500

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一群不知上进的混混。

500

安里一开始不愿接受这样的生活,后来与他们日渐相处的过程中,被他们的真实,热情打动,之前所谓的各种霸凌,都是大家逗趣的方式。

机缘巧合下还赢得了院学校女神玛雅的芳心。

500

学校每年一次的运动会即将开始,安里得知,过去三年来,老大德里克带领的H4战队,每年都是倒数第一。

“失败者联盟”这个称号,由此得来。现在安里也成功的作为失败者的一员。

500

而他们的对手H3号楼,校史上连续15年夺冠。他们想要在比赛中获得胜利,真心难。

普通人眼里,他们考上印度最好的大学,为家人争光,很是优秀,但是在校园中他们这群人是别人眼中的失败者。

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尽管表面嬉笑打闹,内心依然敏感,自卑。

选择当别人眼中的失败者还是突破自我?电影给了我们一个正确的导向:直面失败

500

影片中,为了一雪前耻,起初他们奋发图强,可还没坚持几天,又乱作一团。

最后为了让这次比赛赢得胜利,安里与大家约定,戒掉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事。

距离比赛开始时,安里决心不再与女朋友玛雅见面,性傻决定不再看任何黄片,酒鬼也努力戒酒,甚至在戒酒的过程中差点失去性命。

500

比赛时,知道敌强我弱,他们一边努力一边制定一套全方位的攻略。

比如,足球pk时故意假摔,夜晚用电话色诱对方队员,让其得不到充足的休息。

500

比赛拉拉队狂喊贱贱的口号,干扰对方情绪。

500

最终,他们过五关斩六将,与对手打成了平手。

500

500

策略虽好,但大多属于投机取巧,取胜关键还是要有匹配的实力。

所以到了篮球赛时,尽管再有策略,他们还是输了。

500

拉格海姆听完父亲的故事,猜想他们当时一定非常绝望。

500

事实上,他们虽败犹荣,虽然输了比赛,却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H4宿舍楼,脱掉了“失败者”标签。

明明只是一场简单的运动比赛,为什么大家看得如此之重?

安里的这句话令人感动:

比起输掉,以后被别人叫失败者,总比被人叫懦夫好,败给自己更加糟糕

500

多年过去,这些曾经被认为的“失败者”,拉格海姆的父亲安里成为了国内某行业精英,性傻常年从事海外跨国生意,一直离不开母亲的妈宝男,在美国深造20余年,其他人也有着不错的生活和工作。

 

500

电影中强调了父母要如何正确教育孩子,其实也向大众传递一个观念,如何正确的面对失败。

 

500

聆听他人友善的见解,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学会自洽,与自己比较就好,哪怕只是进步一点点

 

成功人士为何成功?

 

他们大多数在人生低谷的时候,选择的不是跳楼自杀,而是绝地重生。

 

人生低谷已经是下限,爬起来继续走下一步,你会发现:你正在走上坡路。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